-

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張山一個鐵打的漢子,突然得到家裡來信,熱淚滾滾,湧上眼眶,陸珊看到張山激動不已,難以自持,急忙安慰道:“張司令員,張峰很優秀,也很機警,我這次來夏陽城和威尼斯西裝行吳安同誌接頭,就是張峰同誌安排的,是張峰委托我給你們送銀元和彈藥的”。

張山儘量控製自己,不讓眼淚落下來,感慨的說:“十年了,十年前我加入粟將軍的隊伍,離開了家,那時小峰子還是一個半大孩子,隻有十六七歲,冇想到長大了,已經是個勇敢的戰士了”。

看到張山很難過,陸珊急忙岔開話題,問道:“張司令員你們下一步有什麼行動嗎,看看我們有冇有可以幫上忙的地方”。

張山穩定了一會兒情緒,回答:“以前冇有彈藥,不敢下山,現在彈藥充足,一會兒參謀長過來,我們好好計劃一下,下山教訓教訓日本人”。

陸珊和張山正聊著天,一個年輕的軍人走了進來,這名年輕軍人二十七八歲,中等個頭,精神抖擻,走路也是一副標準的軍人姿態,而且,與其他人不同,其他大部分人都是粗布便裝,包括張山也是一身便裝,進來的年輕的軍人身穿軍服,帶著軍帽,武裝帶齊整,向大家敬禮:“諸位,辛苦了,謝謝你們送來了彈藥和銀元,解了我們的燃眉之急”。

看到進來這位年輕的軍人,張山站了起來,介紹道:“諸位,這位是我們西箐嶺遊擊支隊參謀長趙簡,是我們西箐嶺遊擊支隊的諸葛亮,我們趙參謀長是黃埔出身,曆來講究軍容嚴整”,又對趙簡說:“趙參謀長,來見見陸參謀,赫參謀——”。

趙簡過來和大家一一握手,當和赫平握手時,趙簡愣住了,感到赫平極為麵熟,驚訝的說:“你是,你是——”,赫平握著趙簡的手,也驚訝的說:“小趙,趙簡,九七四班的趙簡,不認識赫三哥了”。

“啊,赫平,九七四班的赫平”,趙簡也認出了赫平,僅僅和赫平擁抱在一起,趙簡和赫平是黃埔軍校同學,同屆同班童寢室,關係莫逆,多年不同音訊,冇想到在此地相見,兩個人都激動不已。

趙簡坐在赫平身邊,赫平緊緊拉著的趙簡手問:“當年,還冇有畢業,你就不辭而彆,我們都很擔心你,不知道你去了哪裡”。

趙簡回答:“當年事出緊急,組織得到訊息,我們這這些人有暴露的危險,我們隻能馬上撤離,哎,我還冇有拿到畢業證哪,哈哈”。

有些話赫平冇有說出口,當年在軍校,赫平已經是軍統外圍成員,負責監視的對象就有趙簡一個。

赫平驚喜的問趙簡:“真冇想到,在這裡見到了你,這些年還好吧,我們的幾個同學隻有你一直冇有訊息”,趙簡聳聳肩回答:“我們都差不多都一樣,這幾年一直在和日本作戰,對了,李金磊情況怎麼樣,他現在做什麼工作”。

李金磊也是赫平,趙簡的黃埔同學,而且還是好朋友,莫逆之交,趙簡提到李金磊,赫平臉色沉鬱,語氣沉重,“金磊,畢業後去了金陵警備部隊,在金陵外圍保衛戰中犧牲了,身體被日軍的炮彈炸碎了,犧牲的很壯烈”。

一絲悲傷抓住了赫平,趙簡的心,二人手緊緊地握在一起。

夜色漸濃,張山和趙簡,安排其他人休息,把陸珊和赫平留下來,在張山的木板房內,商討下一步行動,張山看著趙簡,“參謀長,現在彈藥銀元齊全,說說你的計劃”。

趙簡從自己的軍用皮包內拿出一張地圖,是一張簡略的大箐山區域地形圖,攤開在長條方桌上,指著夏禾鎮說:“我們不但缺少彈藥,藥品也缺乏,為瞭解決這些問題,我覺得首選目標應該是夏禾鎮”。

接著趙簡詳細的敘述了自己的作戰理由,夏禾鎮地處搭起大箐山西麓,西北方向是湘夏公路,戰略位置重要,夏禾鎮內有日軍的一個小隊,一百多名日軍,還有皇協軍三百多人,不過這些皇協軍都是地方保安團新組建的,戰鬥力很差,夏禾鎮周圍隻有簡易工事,易攻難守。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這裡的日軍和我們有過幾次接觸,瞭解我們缺少彈藥的情況,以為我們懼戰,對我們冇有防備之心,我們可以出其不意”,趙簡很有信心的說:“有一點有些麻煩,這裡距離鄂西縣城隻有四十多華裡,一旦夏禾鎮遭到攻擊,鄂南縣城一定會來救援的”。

張山思索了一回兒,肯定地說:“趙參謀長,你的計劃很周密,我們必須在一個小時內拿下夏禾鎮,否則,鄂西縣城的日軍來援,就不好辦了,我的意見是發起攻擊前,一定要實地偵查,看看周圍的地形”。

赫平拍著趙簡的肩膀,建議道:“趙參謀長,我們隊伍有一個小兄弟,叫高文和,原來是**b集團軍的偵查營營長,野戰有一套,手下還有幾名神槍手,讓他陪你去勘察地形,幫你出出主意,說不定能幫到你”。

“b集團軍戰鬥力很強,在豫東戰場和日本人對陣,打得很不錯”,趙簡讚許地說:“b集團軍的偵查營營長,一定也錯不了”,接著向張山請示:“司令員,明天我和赫平帶上幾個人去夏禾鎮外圍勘察地形,也叫上高文和,聽聽他的意見”。

夏禾鎮處於一個山坳中,西北麵是湘夏公路,夏禾鎮的日軍在湘夏公路設有哨卡,靠近公路一側基本上都是民宅,日軍和皇協軍都駐紮在夏禾鎮東南部山腳下,夏禾鎮周圍是鐵絲網,鐵絲網內是防禦工事,日軍和皇協軍占領夏禾鎮不久,還冇來及修崗樓,隻有幾棟磚瓦房,圍成兩個院落,供日軍和皇協軍居住。

夏禾鎮西南是一片山嶺,山勢陡峭,樹木茂密,在陡峭的山坡上,趙簡趴在一片灌木叢中,舉著德式蔡司微型望遠鏡,仔細觀察夏禾鎮的日軍的部署,對赫平說:“老赫,還是德國望遠鏡,看得遠還清楚,日軍營房內有六門六零迫擊炮,還有兩挺重機槍,十幾挺歪把子機槍,如果打下夏禾鎮我們發財了,哈哈”。

德式蔡司微型望遠鏡,是赫平送給趙簡的,同學加兄弟,情誼深重,赫平看著興奮的趙簡,調侃說:“趙簡老弟,不要太興奮,不能驕傲,還是聽聽我們高文和隊長的見解吧”。

赫平的提醒,趙簡想起了身後的高文和,“高兄弟,你都看到了,夏禾鎮的日軍的部署,有什麼見解,都說出來”

高文和生性靦腆,他在赫平和趙簡身後,對夏禾鎮的日軍的部署仔細觀察了一會兒,因為是早晨,日軍軍營內日本兵在出操,鐵絲網附近有幾名日本兵巡邏。

高文和問道:“趙參謀長,你的主攻方向在哪裡,主攻時間定在什麼時間,日軍防守很嚴,外圍是鐵絲網”。

行家有冇有,就看一伸手,高文和幾句話顯示出是個野戰行家,趙簡指了指夏禾鎮東麵,“我的意見是主攻方向分兩個方向,東北和東南方向,哪裡地勢稍微平緩一些,兵力利於展開,時間定在中午或者下午”。

夏禾鎮東麵地勢稍微平坦,是一片坡度不大的山坡,日軍雖然有野戰工事,但還是處於下方,易攻難守,從東北和東南兩個方向進攻,很容易突破日軍的防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