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景茶樓二樓空間不是很大,隻有幾張小餐桌,霍嚴克在一張緊靠窗戶的餐桌旁坐下,赫平坐在霍嚴克對麵,高文和站在霍嚴克側後方,另一扇窗戶旁,既可以監視霍嚴克的行動,又可以觀察樓下的動靜。

這時,江景茶樓門前已經來了很多人,吵吵鬨鬨,人聲起起落落,好不熱鬨,“掌櫃的,兩碗綠豆粥,一盤肉包子”,“掌櫃的,豆漿一碗,油條三根——”,“張先生,是您啊,快請坐”。

赫平看著坐在自己對麵,誠惶誠恐的霍嚴克,口氣溫和了許多,“霍隊長,你不要緊張,你的事情我們是瞭解的,最近一段時間,中規中矩,冇有什麼惡行,我說過,我們還是朋友,我們不會為難你,今天找你是有一件事情相求,需要得到你的幫助”。

有事相求,霍嚴克心裡很奇怪,這些人神出鬼冇,神不知鬼不覺就來到了自己的身邊,還有什麼事情辦不到的,急忙回答:“長官,不要客氣,有什麼事,儘管說,隻要我能夠辦到的,在這永平縣城,霍某還算小有名氣,一般的事情還可以”。

赫平沉穩的笑了笑,回答:“這件事,對於你也許是舉手之勞,我們大概有十幾個人,想進入夏陽城,現在夏陽城警備很嚴密,你有辦法嗎”。

這些人想進入夏陽城,霍嚴克心裡盤算了一會兒,這些人如果一直待在永平縣,一直糾纏自己,很麻煩,也會很危險,日本人如果知道自己和他們有牽連,還為他們這些山城華夏軍帶過路,一定不會放過自己,還是早點打發他們離開為上策。

霍嚴克沉默了一會兒,回答:“幾位長官要進入夏陽城,我有辦法,我有進入夏陽城的特彆通行證”,霍嚴克的話,引起了赫平的興趣,“霍隊長,你有進入夏陽城的特彆通行證,說說看,你為什麼會有進入夏陽城的特彆通行證”。

原來,永平縣稅務稽查隊隊長職位不高,霍嚴克的警銜隻一個準警尉,但是位置特殊,需要經常進入夏陽城彙報稅賦情況,報送各種表格,還要解納大量的銀元法幣進入夏陽城,因此有夏陽城日軍警備司令部簽發的特彆通行證。

霍嚴克隨身掏出兩個深藍色的小本,手掌大小,小本封麵寫著隸書黑體字——特彆通行證,赫平拿起一個特彆通行證,打開一看,一麵上方寫著日語——通行してください(準予通行),下方是一個正方形名章——池田川穀,另一麵,上方印著一行漢字楷體——永平縣稅務稽查隊專用,下麵是空白處。

霍嚴克陪著笑臉,“長官,池田川穀是夏陽城日軍警備司令部司令,隻要看到他的名章,城門通行無誤,冇人敢阻攔,下麵是空白處可以填上二位長官的名字,二位長官如何稱呼”。

赫平把兩本特彆通行證推給霍嚴克,拿出自己的鋼筆,遞給霍嚴克說:“霍隊長,這兩本特彆通行證很及時,麻煩你把我們的名字填上去”,赫平停頓了一會兒,“我的名字是**,哪位長官的名字是聞和,新聞的聞”。

“刷刷——”,霍嚴克很熟練的寫完了特彆通行證,遞給赫平,赫平打開特彆通行證,看了看,一本寫著永平縣稅務稽查隊警長**,另一本寫著永平縣稅務稽查隊警長聞和。

霍嚴克解釋說:“特彆通行證持有人最低級彆是警長,還必須我本人親自填寫,我的字跡在日軍警備司令部有備案,我把我的身家性命都托付在二位長官身上了,如果二位長官有事,我的腦袋也不保,日本人行事曆來翻臉無情”。

“霍隊長,你放心,即使有事也牽涉不到你”,赫平拿起特彆通行證看著,霍嚴克的字體是隸書,很有力,真看不出這樣一個人,還能寫出這樣一手好字,“霍隊長,隸書字體,很有力,字寫得不錯啊”。

赫平對霍嚴克有了好感,霍嚴克心裡放鬆了許多,解釋說:“日本人冇來之前,我做過幾年小學教師,後來靠著我姐夫的關係,謀了一個差事,混口飯吃”。

赫平問:“你姐夫,是一個高官嗎,權勢很大呀,稅務稽查隊隊長可不是一個簡單的職位啊,一般的人謀到這個差事,很不容易啊”。

提起自己的姐夫,霍嚴克似呼是很驕傲,回答道:“我姐夫是夏陽城山田公館的行動科長,李明浦,是山田先生的紅人,也是山田先生的而學生,安排我這樣一個職位,還不是難事”。

李明浦,赫平聽說過這個人,冇有見過,陸珊和高文和見過,上一次陸珊和高文和米蘭西餐廳遇襲,領頭的人就是李明浦,看來是個難對付的角色。

“奧”,赫平裝出一副懵懂無知的樣子,又問:“李明浦,聽說過這個人,山田公館聽起來是一個私人住宅,或者是私人彆墅,有什麼特彆之處嗎”。

霍嚴克回答:“長官,有所不知,山田公館隻是對外稱呼,實際上地下秘密警察,掌握夏陽城生殺大權,還經商做生意,壟斷夏陽城的礦業生意,永平縣也有山田公館產業”。

“送佛送到西,我們既然是永平縣稅務稽查隊的警長”,赫平話歸正題,“得有相應的交通工具,總不能趕著一輛馬車進入夏陽城吧,霍隊長,想辦法給我弄一輛車吧”。

霍嚴克露出為難的臉色,回答道:“不瞞二位長官,永平縣稅務稽查隊的警車都是有備案的,不能隨便外借,我自己有一輛敞篷吉普車改裝的小卡車,主要是為了裝一些貨物,不知二位長官滿意不滿意”。

霍嚴克說的敞篷吉普車改裝的小卡車,就是車頭是敞篷吉普車,有兩排座,後麵掛著一個車廂,即靈活機動,又可以多啊拉一些貨物,這也是民國時期普遍的改裝小卡車。

“笛笛——”,中午時分赫平開著敞篷吉普車改裝的小卡車,離開了永平縣城,駛上了永夏公路,永夏公路是永平至夏陽城的唯一一條公路,距離長江不遠,為了防止長江水患,永夏公路路基很高,有兩米高,實際上起到堤壩的作用,路基下是漫漫的白樺林,景色不錯。

赫平是司機,高文和坐在副駕駛的位置,後排座上是陸珊和江嵐,車廂裡是郝明貴,李久福,魯明,肖東章達,上麵裝著兩大桶水,水桶裡是活碰亂跳的大狸子魚。

裝上兩桶大狸子魚,是霍嚴克的建議,車廂裡空空蕩蕩的,容易引起懷疑,霍嚴克打心裡說,不希望赫平出事,如果赫平出事,霍嚴克也脫不了乾係,就隨便亂髮特彆通行證這一條,就是掉腦袋的罪過,還可能連累他姐夫李明浦。

改裝後的敞篷吉普車很實用,車廂裡可以存放武器,昨天還在為如何進入夏陽城發愁,今天都解決了,還有了特彆通行證,一輛敞篷吉普車,陸珊心裡舒暢,“赫參謀,還是經驗豐富,上次遇到霍嚴克時,心裡就有了想法,要這個霍嚴克給我們辦事,這個霍嚴克會不會反悔,出賣我們”。

赫平回答:“這個事,我們可以放心,這個霍嚴克上次為我們帶路,我們成功的營救了布朗中校,破壞了日本人的抓捕布朗中校計劃,這次又給我們特彆通行證,日本人要是知道了這件事,霍嚴克有一百個腦袋,也不夠日本人砍的,上了我們的船,就是我們的人,這個霍嚴克以後還要好好利用,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