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文和帶人沿著山頂一直向東跑,高高的山頂有幾個人在活動,目標非常明顯,追擊的日軍緊追不捨,兩者距離在逐漸拉近,高文和命令肖東和章達臥倒在地,架起勃朗寧輕機槍向著追擊的日軍猛烈掃射,“噠噠——,噠噠——”。

追擊的日軍距離高文和還有一百多米,山林樹木茂密,肖東和章達的勃朗寧輕機槍冇有給日軍造成太大的殺傷,隻是打得樹枝亂顫,樹葉橫飛,暫時遲滯的日軍的追擊,追擊的日軍不敢跟的太近,利用這個空擋,高文和帶人從山頂上下來,來到山坡上,準備穿過山溝到對麵的山上去。

來到山坡上,高文和有些傻眼了,兩座山峰距離變近了,但是中間的山溝變成了山澗,深不見底,隻能聽見,“嘩,嘩——”的流水聲,前有山澗,後有追兵,高文和幾個人陷入了絕地。

高文和回身看了看追擊的日軍,幾十名日軍沿著山頂撲了過來,距離隻有一百多米,樹林中人影晃動,日軍鋼盔在陽光下閃著亮光,形勢危機。

郝明貴看著眼前的情景,狠狠的說到:“隊長,冇有去路了,和小鬼子拚了,子彈打完了,我們就衝山澗跳下去,決不當俘虜”,高文和愣了一會兒冇說話,山坡下一棵高大的柳樹,柳樹枝條長長的,在風中搖曳不停。

“大家不要著急,看我的”,高文和背起m1突擊步槍,疾步走到高大的柳樹旁,抓住一根長長的枝條,先後退了幾步,猛的向前跑了幾步,腳下一使勁,身體騰空而起,隨著藤條蕩向對麵的山坡,瞬間高文和穩穩的落在對麵的山坡上,鬆開柳樹枝條,柳樹枝條有飄了回來。

站到對麵的三坡上,高文和心裡有了底,揮手喊道:“快,快,學著我的樣子,飛過來”。

高文和的動作提醒了李久福,作為山裡長大的孩子,小時候經常柳樹枝條作鞦韆,盪來盪去,李久福抓住蕩回來的柳樹枝條,急促的說:“快,快,學著隊長的樣子,盪到對麵去,我來斷後”。

少年兒童嬉戲的一個小把戲,冇想到今天有了大用場,救了大家的命,大家學著高文和的樣子,接二連三的盪到了對麵,魯明興奮的說道:“隊長,真有你的,我家門前有一個高高的老榆樹,也是枝條長長的,這種盪鞦韆的小遊戲,我小時候幾乎天天玩,哈哈,我估計小鬼子不會玩”。

郝明貴學著高文和的樣子,抓住一根長長的柳樹枝條,輕鬆的盪到了對麵的山坡上,回身估計了一下距離,足足有二十米遠,“隊長,冇想到你還有這個本事”,郝明貴佩服的說。

高文和伸手接住蕩過來的肖東,回答說:“這是我少年時的拿手把戲,在我們桂北,到處都是山澗,我們經常這樣飛來飛去”。

大家脫險了,來到對麵的山坡上,山坡下是一條深不見底的山澗,日本人追過來也無可奈何,高文和低聲說;“大家安靜,追擊的日軍就在對麵的山坡上,山澗是一條天然屏障,日本人奈何不了我們,我們好好教訓教訓這夥小鬼子”。

接這著高文和吩咐,兩個人一組,一個人負責射擊,一個人負責觀察,高文和,李久福,魯明槍法好,負責射擊,郝明貴,肖東,章達負責觀察,三個小組在山坡上各自尋找狙擊位置,山坡上樹木茂密,榕樹,榆樹,還有樺樹等等,狙擊位置數不勝數。

高文和隱藏在一棵榆樹樹乾後,m1突擊步槍架在一棵樹杈上,觀察對麵日軍的動靜。對麵山坡上日軍湧動,雖然樹木茂密,但還是可以清晰的看見閃閃發亮的頭盔,郝明貴趴在前方四五米的灌木叢中,舉著望遠鏡,尋找可以狙擊的目標。

“左前方,十點鐘方向,一百五十米”,郝明喊道,順著郝明貴指引的方向,高文和果然看到一個活動的日軍士兵,似乎是在窺探什麼,身體大部分探了出來,高文和舔了舔舌頭,心中默唸著,距離一百五十米,左前方向,十點鐘方向,風走朕位,“啪,啪——”,扣動扳機,連開兩槍。

兩槍都擊中目標,目標中的日軍士兵,身體抽搐了一下,摔倒在灌木叢中,因為距離太遠,隨風傳來了微弱的呼叫聲,接著“啪,啪——”,李久福和魯明相繼開槍,兩名日軍士兵應聲而倒。

“噠噠,噠噠——”,對麵日軍猛烈還擊,子彈紛紛落在高文和前麵的灌木叢中,“大貴注意隱蔽”,高文和提醒趴在灌木叢中的郝明貴道,郝明貴笑著回答:“放心吧,這夥小鬼子使用的是百式衝鋒槍,火力雖然猛烈,但是有效射程短,射擊精度差,射到我麵前已經冇勁了”。

“轟,轟——”,一名日軍擲彈手投射兩枚榴彈,兩枚榴彈越過李久福的頭頂,落到後側的山坡上,濺起一片塵土和樹枝,落在李久福的身上和頭上,“啪,啪——”,李久福馬上開槍還擊,李久福是一等一的神槍手,怎麼能吃啞巴虧,對麵山坡上的一名日軍擲彈手應聲倒下。

李久福位置在高文和的左上方,位置高一些,看到一名日軍擲彈手拿著一發榴彈正準備放進擲彈筒內,“啪”,迅速扣動扳機,一槍擊中日軍擲彈手的右肩,日軍擲彈手一哆嗦,擲彈筒失去準頭,“轟”,榴彈偏離方向,落到距離李久福左側二十多米的地方爆炸。

“隊長”,李久福興奮的說,“大貴說的有理,日軍的百式衝鋒槍射擊精度差,適合近戰,有一條山澗隔著,他們過不來,我們耗死他們,哈哈”,這樣的山地戰,正適合李久福這樣的神槍手。

追擊日軍的指揮官是井田俊,也是陸珊和高文和的老對手了,這次支援坪山縣的日軍隊伍指揮官是川島文郎,十二旅團參謀長官,井田俊作為十二旅團的直屬隊長,任務是保證支援坪山縣的日軍隊伍的後勤安全。

支援坪山縣的日軍隊伍在虎尾峰遭到猛烈的阻擊,隊伍就地展開,炮兵直接把皖江公路當成炮兵陣地,炮兵陣地無遮無攔。

井田俊馬上意識到,炮兵陣地一旦遭到攻擊,後果不堪設想,井田俊心裡充滿擔憂,果不其然,炮兵開始炮擊十幾分鐘以後,突然遭到六零迫擊炮的襲擊。

兩門六零迫擊炮輪番攻擊,二十幾發迫擊炮彈,幾分鐘內之間,都落在了日軍炮兵陣地上,日軍炮兵死傷慘重,基本上失去了戰鬥力,冇有炮兵的支援,要想通過虎尾峰勢必登天,虎尾峰地勢險要,山路狹窄,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井田俊憤怒以及,心裡暗暗下決心,一夥可惡的華夏軍,隻會偷襲,一定要抓住他們。

井田俊迅速做出判斷,這夥偷襲炮兵陣地的華夏軍,潛伏在左側山坡上,距離遭到襲擊的炮兵陣地,大概有四百米,井田俊命令直屬隊,分兩路偷偷摸了過去,在接近對方六七十米的地方,被華夏軍發現。

井田俊也想起來了,幾年前也是在這個地方,自己曾經帶隊追擊一股華夏軍,翻過這座山梁,在兩山之間,很可能是一道很深的山溝,自己隻要死死咬住這夥華夏軍,他們就插翅難逃,因此帶隊瘋狂的追擊

華夏軍扔了幾顆手雷,開了及幾槍,迅速沿著山頂行動撤退,井田俊知道,這夥華夏軍隻敢沿著山頂向東撤退,,冇有向北,翻過山峰,向野豬嶺一帶逃竄,一定是遇到什麼障礙,井田俊雖然對這一帶地勢不熟悉,也知道翻過山頂可能是山溝或者山澗,這夥華夏軍已經無路可逃了。

井田俊把追擊的日軍隊伍分成三路,自己親率一路從山頂上追擊,登上山頂,井田俊發現,果然山腳下是一條很深的山溝,山溝裡還有溪水,華夏軍如果下到溝底,是自取滅亡,隻能沿著山頂向東逃竄。

井田俊帶著幾十名日軍瘋狂的追擊,忽然這夥華夏軍不見了,井田俊觀察了一下地形,這裡地勢險峻,兩座山峰距離逐漸拉近了,中間的山溝變成了山澗,深不見底,隻能聽見,“嘩,嘩——”的流水聲,前有山澗,後有追兵,這夥華夏軍去哪裡了,還能飛到天上去嗎,井田俊心裡疑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