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郝明貴架好六零迫擊炮,裝定射擊諸元,調整射擊角度,炮口對準公路上正在行駛的日軍車輛,向高文和請示,“隊長,合適開炮,這裡可以打擊日軍的卡車”,高文和觀察了一會兒山腳下的日軍態勢,回答:“稍微等一等,我們的目標是日軍炮兵,擊毀日軍炮兵陣地,冇有了炮兵的支援,日軍要想衝過虎尾峰阻擊陣地,就會很困難了”。

魯明看著山坡下的日軍,“隊長,我們這裡距離日軍太遠了,我估計至少有四百米,很難殺傷敵人,我建議,我們應該向右前方運動二百六七十米,那有一個小山丘,可以做阻擊陣地”,魯明指著右前方一個小山丘說,小山丘稍微有些凸起,上麵有幾棵茂密的榕樹,距離公路不足一百米,是個打埋伏的好地方。

魯明成熟了,很有戰鬥眼光,高文和心想,但還是否決了魯明的建議,“我們隻有六個人,不能提前暴露目標,日軍估計有上千人,日軍還是重裝部隊,裝甲大炮,我們的伏擊對日軍不會有什麼影響,還會馬上被日軍炮火獵殺,等一等,虎尾峰戰鬥打響,日軍炮兵一定會參戰的,打掉日軍炮兵陣地就是勝利”。

“轟,轟——,噠噠——”,虎尾峰方向傳來了炮聲和密集的槍聲,陸參謀和日軍接上火了,高文和心想。山腳下的日軍車隊,受到槍聲的襲擾,暫時停頓了一會兒,馬上又開始前進,最後麵的日軍炮兵部隊,就地展開,直接把皖江公路當成炮兵陣地,寬闊平坦,視野開闊,可是冇有任何遮擋物,一旦受到攻擊都是活靶子。

日軍炮兵就地展開,六門九二步兵炮,還有四門口徑120毫米的加農炮,日軍120毫米的加農炮屬於陸戰重炮,可以遠距離擊毀坦克和裝甲車,如此重裝部隊,陸珊要想守住虎尾峰陣地,難度可想而知。

“砼砼——”,日軍炮兵開始炮擊,一發發炮彈,帶著火光和煙塵,射向虎尾峰守軍陣地,必須馬上打掉日軍炮兵陣地,時間耽擱久了,陸參謀她們怕頂不住,高文和覺得機會來了,舉起大拇指,向著日軍炮兵陣地,瞄了瞄,急忙命令郝明貴,“大貴,仰角75度,密位900,目標日軍加農炮,開炮”。

“吱,——”,“轟——”,郝明貴得到高文和的命令,發射了一發六零迫擊炮彈,炮彈準確的擊中一門日軍120毫米的加農炮,120毫米的加農炮被炸燬,幾名炮手也被炸飛。

六零迫擊炮打120毫米的加農炮,軍事術語是不對稱打擊,平時重裝的120毫米的加農炮根本不會把小小的六零迫擊炮放在眼裡,但是在這種近距離攻堅戰中,六零迫擊炮還是很有優勢的。

雙方距離四百米左右,正是六零迫擊炮發揮威力的距離,120毫米的加農炮有效射程達到二十公裡(兩萬米),對於近在咫尺的六零迫擊炮確無能為力,隨著郝明貴發生炮彈,高文和也發生了一發迫擊炮彈,“吱——,轟——”,擊中日軍炮兵陣地最前麵一支正準備發射的九二步兵炮。

一瞬間炸燬九二步兵炮,同時引爆了九二步兵炮炮膛裡的炮彈,“轟——”,九二步兵炮炮膛裡的炮彈爆炸,炮管和其他部件飛上了天,又從高空落下,猛的砸向公路上的日軍隊伍,幾名日軍士兵被砸倒在地,哭爹喊娘。

在馬路中間,停放著一輛卡車,十幾名日軍士兵,正在充忙的卸下木箱子,高文和憑經驗判斷這輛卡車是日軍運輸炮彈的卡車,絕不能放過日軍日軍運輸炮彈的卡車,高文和一炮擊中卡車車廂,“轟,轟——”,引爆了卡車內的炮彈,引起了更大的爆炸,濃黑的煙塵直上天際,又逐漸散開。

李久福在望遠鏡裡看到這一切,興奮的直跺腳,“好啊,好呀,大貴,記這個樣子,狠狠的打,在發射幾分炮彈”,“吱——,轟——”,郝明貴和高文和接二連三的發生迫擊炮,幾分鐘的時間,整整一箱迫擊炮彈,二十四發炮彈就打光了。

日軍的炮兵陣地被炸的亂七八糟,120毫米的加農炮和九二步兵炮被炸得七扭八歪,幾十名炮兵屍體,橫七豎八躺在馬路上,山坡上,說實話,六零迫擊炮對120毫米的加農炮和九二步兵炮損害有限,畢竟120毫米的加農炮和九二步兵炮都是鋼鐵製造,大部分120毫米的加農炮和九二步兵炮修複既可以再使用修複。

六零迫擊炮突襲日軍炮兵陣地,最主要的效果是有效殺傷日軍炮兵,炮兵是個技術軍種,需要嚴格長時間的訓練,冇有炮兵,120毫米的加農炮和九二步兵炮都成擺設。

“噠噠——”,突然射過來幾發子彈,打在高文和隱身的榕樹上,李久福大喊道:“隱蔽,日軍衝過來了”,隨著喊聲,李久福向西麵山坡開了幾槍,“啪,啪——”。

臥倒在地的高文和觀察了一下戰場形勢,從南麵山腳下,西麵山坡上分彆上來兩股日軍,兩股日軍人數大概有七八十人,手裡幾乎都是百式衝鋒槍,帶著鋼盔,來勢凶猛,距離高文和炮擊的位置不足一百米了。

高文和心裡有些懊悔,自己一時高興,光顧著炮擊日軍炮兵陣地,忘記了日軍也會反擊,馬上會找到他們的六零炮陣地,他和李久福對望了一眼,互相點點頭,行動默契,二人分彆向南麵和西麵的日軍扔出一顆手雷,“轟,轟”,手雷在距離追擊的日軍二十多米的地方爆炸,濃煙滾滾。

高文和和李久福扔出的手雷,冇有對日軍造成任何殺傷,但是還是嚇得兩股日軍,趴在地上,暫時停止了追擊,二人扔出的手雷的本意,並不是殺傷敵人,隻是為了拖延時間。

肖東端起勃朗寧輕機槍,向著山腳下撲上來的日軍猛烈掃射,“噠噠——”,高文和大喊道:“肖東,停止射擊,快撤”。

隨著手雷爆炸的煙塵,高文和大喊道:“散開,西向北撤退,快撤”,郝明貴站起身,看著兩門六零迫擊炮,戀戀不捨的請示:“隊長,這——,這兩門迫擊炮怎麼辦”,六零炮就是郝明貴的最好的朋友。

敵人已經進攻到麵前了,郝明貴還對兩門迫擊炮戀戀不捨,婆婆媽媽的,高文和心裡大怒,嗬斥道:“扔了,扔了,快撤,一直向北”。

一共六個人,高文和,郝明貴,李久福,魯明,肖東,章達,兩挺勃朗寧輕機槍,翻身向山頂爬去,山勢陡峭,還好山坡上樹木茂密,既可以隱身,又可以藉助樹枝樹乾向山頂攀登,半個多小時後,高文和幾個人登上了山頂。

在山頂上,高文和回身看著山坡上日軍追擊隊伍的情況,兩股日軍合二為一,分成三路向山頂撲了過來,距離大概二百多米,剛纔的手雷還是起了一定作用,拉開了日軍追擊隊伍的距離。

高文和判斷了一下形勢,翻過山頂是一道很深的山溝,山溝裡還有一條小河,高文和想起幾年前,也是在這一帶,被日軍追擊,自己大意帶著隊伍走入山溝內,被日軍壓製在山溝裡,形勢危機,幸虧陸珊使用埋伏的計謀,才得以脫險,還損失了幾位弟兄。

因此,高文和決定,不能再範過去的錯誤,下到山溝內會很危險,沿著山梁向東,然後再向北,把敵人引到野豬嶺一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