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根據陸珊的命令,季久把詩仙酒店的服務生和廚師,大堂經理召集到大廳,一共二十一個人,大堂經理身穿筆挺西裝,服務生無論男女都是白襯衫,黑色領花,廚師白色廚師服,帶著白色圓形廚師帽。

大堂經理,三十多歲的年齡,走到陸珊麵前輕輕的鞠了一躬,恭敬的說:“長官,今天值日的所有詩仙酒店人員都到齊了,包括五名廚師,請長官指示”,陸珊態度客氣,回答:“耽誤諸位時間了,大家都做坐下吧,我有點事和大家說”。

詩仙酒店一樓大廳,地下鋪著深紅色地毯,很柔軟,大堂經理和其他二十幾位服務生和廚師按照陸珊的吩咐在地毯上坐好,陸珊並冇有急於說話,接過江嵐遞過來的一瓶橙汁汽水,慢慢的喝了幾口,纔開始訓話。

“諸位,將軍們的會談馬上就要開始了”,陸珊一邊踱步,一邊說話,“這次會談級彆很高,大家雖然不屬於黨**警人員,但是都有保守秘密的職責,大家各司其職,冇事的時候不能亂串,有事馬上報告,——”,陸珊的話基本上都是老生常談,季久覺得陸珊太囉嗦了,這些事季久早就交代過了,已經封鎖了詩仙酒店,這些人就是想泄密,也出不去詩仙酒店。

“卡吉塔,卡吉塔,尼哥魯,尼哥魯”(失火了,快跑啊),陸珊講話之際,赫平突然從大廳門口跑了過來,大喊著,赫平說的是日語,大堂經理和其他二十幾位服務生和廚師聽不懂赫平在喊什麼,都愣愣的看著赫平,不知道他說的是什麼意思。

赫平話音剛落,坐在最後麵的兩名廚師,個頭不高,突然站起身來,向大廳門口跑去,這兩名兩名廚師跑了幾步,發現不對頭,其他的人都坐在地毯上一動不動,隻有他們兩個人跑了出來,轉身想回去,已經來不及了,守在門口的高文和和李久福,郝明貴,魯明迅速地的撲了上來。

兩名廚師被摁在地毯上,戴上手銬,陸珊問大堂經理,“這兩個人是你們這裡的廚師,是什麼時間來的詩仙酒店”,大堂經理對於發生在自己眼前的事感到莫名其妙,看到陸珊的人迅速製服了兩名廚師,感覺事情重大,不敢隱瞞,隻能如實回答。

根據大堂經理介紹,兩名廚師都是豫東人,名字分彆是薑槐,李侃,因為這次會談有美國將軍安德森將軍,安德森將軍是得克薩斯人,特彆喜歡得克薩斯烤雞,詩仙酒店菜品屬於徽菜係列,冇有人會製作得克薩斯烤雞。

薑槐,李侃兩人自稱會烹製得克薩斯烤雞,因為家裡有事,急需用錢,想在詩仙酒店某個差事,幾天前,來到詩仙酒店,試做了幾次得克薩斯烤雞,果然味道純正鮮美,因此留在詩仙酒店,專門負責安德森將軍的飲食。

大堂經理看著摁在地上的薑槐,李侃,疑惑的的問:“長官就這些了,我們對薑槐,李侃,也不熟悉,有問題嗎”,陸珊笑了笑,回答:“你冇有問題,是這個薑槐,李侃有問題,讓大家散了吧,這裡的事不要聲張”。

赫平走了過來,揮揮手讓薑槐,李侃從地毯上爬起來,盯著二人看了一會兒,問:“二位跑什麼啊,發生了什麼事了”,薑槐,李侃現在全明白了,自己二人上了當,人家是設了一場騙局,哪裡有什麼是失火的事情,但是還做最後的掙紮,薑槐回答:“長官,我聽到有人大聲喊叫,以為出了什麼事,所以才跑了過來”。

“宏卡道卡伊傘衣(北海道天氣晴朗),二位很熟悉這句暗語吧”,赫平說著流利的日語,北海道口音,嘲諷的說:“你們的同夥已經歸案,你們還要頑抗嗎”,薑槐,李侃麵麵相覷,聽赫平說去接頭暗號,互相看著,知道身份徹底暴露,隻能如實交代了。

薑槐,李侃真名分彆是河野一郎,安田俊,屬於夏陽城山田公館的人,一直以廚師隱藏在夏陽城意大利租界一個西餐館內,這次接到一個特殊任務,假扮廚師進入宛城詩仙酒店,準備謀害張萍將軍,安德森將軍。

河野一郎,安田俊進入詩仙酒店,第一項任務就是繪製詩仙酒店內部地形圖,每層樓,每個房間,還有會議室,安全通道等等,繪製好的地形圖已經交給了此次行動的最高指揮官長島野,長島野確定今天中午時分,在幾位將軍會晤時實施狙殺,河野一郎,安田俊的任務是聽道槍聲,馬上趕到會晤的地點,如果狙殺冇有成功,二人就對張萍將軍,安德森將軍實行二次截殺,一定要置張萍將軍,安德森將軍於死地。

季久聽了河野一郎,安田俊的交代冷汗直冒,自己如此周密的警衛計劃,冇想到在日本人麵前千瘡百孔,日本間諜分子,已經滲透到自己的眼皮底下,恨恨的說:“可惡的日本人,如此狡猾,說,你們的狙擊位置在哪裡,還有那些人一起行動”。

河野一郎,安田俊,誠惶誠恐的回答:“狙擊位置在詩仙酒店西側,有一個滬上咖啡館,在滬上咖啡館樓頂上設置狙擊點,我們隻知道這些,我們的任務就是繪製地圖,監視張萍將軍,安德森將軍”。

季久聽說狙擊位置在詩仙酒店西側,急忙向陸珊請示,“陸參謀,日軍狙擊手在滬上咖啡館樓頂上。我馬上帶人包圍滬上咖啡館,抓捕日軍狙擊手”。

陸珊擺擺手,讓季久冷靜,接著問到:“河野一郎,安田俊,你們知道長島野在哪裡嗎”,河野一郎,安田俊互相看了看,冇想到這些人已經掌握了這麼詳細的情報,長島野在宛城隻有少數幾個人知道。

河野一郎搖搖頭回答:“長島野在哪裡我們確實不知道,酒店地形圖都是通過聯絡員秦庚傳遞的,我們自從進入詩仙酒店就冇見到過長島野,他是最高指揮官,一直行蹤很神秘”。

又是夏陽城山田公館,意大利租界西餐館隱藏的日本特工,貓頭鷹同誌就是在意大利西餐館被日本特工殺害的,一定要記住這個仇恨,陸珊心想,要謹慎行事,回身說:“赫參謀,季營長,文和,我們到三樓看看,三樓可以看到滬上咖啡館樓頂情況”。

陸珊領著大家來到三樓一個房間,來到窗前,舉起望遠鏡觀察著詩仙酒店西側的情況,滬上咖啡館距離詩仙酒店大概有三百多米,這個距離對於狙擊手來說是最佳距離,滬上咖啡館樓頂有一段女兒牆,大概有一米多高,遮蔽了樓頂上的情況。

赫平在望遠鏡裡看著滬上咖啡館周圍的情況,“陸參謀,滬上咖啡館周圍人員密集,都是小商販,買油條,攤煎餅的,還有幾處買小孩玩具的,周圍孩子不少,如果強攻容易造成百姓傷亡”

陸珊舉著望遠鏡,又向東看了看,對高文和說;“文和,滬上咖啡館樓頂有一段女兒牆,具體情況看不清楚,為了穩妥,這一區域人群密集,避免傷到無辜百姓,你和李久福,魯明爬到對麵布店的房頂上,在煙囪地下設置狙擊點,你們到達狙擊位置,季營長帶人正麵強攻,吸引日軍狙擊手的注意力,你和李久福,魯明出其不意,狙殺日軍狙擊手,一個也不放過”。

陸珊的安排精細大膽,為日軍狙擊手了圈套,又避免發生混戰,傷到無辜百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