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晨,天氣多雲,太陽時隱時現,夏季的宛城,難得有一個涼爽的天氣,詩仙酒店周圍戒備森嚴,鄭參議與張萍將軍,安德森將軍昨晚入住詩仙酒店,計劃今天中午開始會談,潛入宛城的日本人地下特工隊冇有一點跡象,陸珊心裡充滿了疑慮。

七點一刻,陸珊和高文和手挽著手,從臨江大街東側走了過來,陸珊命令蝙蝠行動隊員,換上便裝,散佈在附近,探查日本人地下特工隊,陸珊和高文和扮成一對情侶,慢慢走在臨江大街上,高文和紫紅色夾克,黑色皮褲,黑色皮鞋,帶著金絲眼鏡,陸珊粉色女士夾克,黑色皮褲,棕色平底皮鞋,時尚有不做作。

臨江大街是宛城一條繁華的大街,東西走向,靠近長江,馬路兩側商埠林立,在詩仙酒店對麵就是一片密集的房屋,有民宅,有商埠,還有幾棟二層樓房,人員混雜,陸珊問高文和:“文和,你仔細看一下,如果日本人設置聚集點,會設置在哪裡哪”。

高文和望著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密不透風的房屋,搖了搖頭,回答:“這裡的房子高高低低,雜亂無章,很難確定狙擊地點,也不好預測狙擊手什麼時間動手,狙擊目標是房間,還是車輛”。

陸珊已經建議鄭參議與張萍將軍,安德森將軍活動範圍不能離開二樓,陸珊心想張萍將軍,安德森將軍還好辦,人家是客人,客隨主便,就是鄭參議官不好管理,對陸珊的提醒有些不以為然,“陸珊,不要太神經過敏,宛城畢竟是**的地盤,日本人還不至於那麼猖獗”。

在詩仙酒店馬路對麵,有一家布店,門前的招牌寫著——何家布店,是買賣各類布料,看起來生意興隆,人進人出,好不熱鬨,布店窗外有一個煙攤,引起了陸珊的注意,煙攤的主人是一位男士,看起來有四十左右歲,個頭不高,戴著一頂草帽,灰色粗布外衣,黑色布鞋,煙攤實際上就是三四個木質盒子,高高的摞起來,有一米多高,最上麵的木盒子上擺放著幾摞香菸,煙攤的主人靠在一張竹椅上,偶爾有氣無力的吆喝幾聲,似乎對於自己的煙攤生意不太在意。

幾乎冇有人關顧煙攤,陸珊有些奇怪,觀察了一會兒,發現了問題,煙攤一側立著一塊木牌,白底紅字,上麵標明香菸的價格,三貓牌香菸三十五塊法幣,老刀牌香菸三十塊法幣,哈德門牌香菸八十五法幣。

陸珊雖然不抽菸,但是對於市場上的香菸價格,也是略知一二,三貓牌香菸,老刀牌香菸價格是市場一般價格的五倍,哈德門牌香菸價格更是離譜,竟然達到市場價格的十倍,陸珊作為少校軍官,每個月的薪水也不過二百多塊法幣,還不值三盒哈德門煙錢。

“文和”,陸珊挎著高文和的胳膊,輕輕的說:“注意馬路對麵那個煙攤了嗎,我覺得有些不一樣的地方,我們過去看看情況”,二人互相挽著手,穿過馬路,來到煙攤。

煙攤的主人斜躺在竹椅上,臉上蓋著草帽,似乎是在睡著了,高文和敲了敲木盒子,“噹噹——,掌櫃的買幾包煙”,煙攤的主人拿開臉上的草帽,坐直了身體,懶洋洋的問:“買香菸,什麼牌子的”。

高文和從衣兜裡拿出幾張法幣,放在木盒檯麵上,“啊,兩包哈德門”,煙攤的主人冇有接高文和的法幣,而是指了指一側標有價格的木牌,嘲諷的說:“冇看到嗎,明碼標價,這幾張法幣哪夠啊”。

陸珊說這個煙攤有問題,高文和和過來隻注意煙攤周圍的情況,以為有什麼可疑的地方,冇注意一旁的價格表,看到上麵標明香菸的價格,三貓牌香菸二十五塊法幣,老刀牌香菸三十塊法幣,哈德門牌香菸八十五法幣,生氣地喊道:“哈德門牌香菸八十五法幣一包,你瘋了,搶錢啊”。

“哼——,買不起就不要買了,我就賣這個價”,煙攤的主人說完,又懶洋洋的斜躺在竹椅上,拿起草帽蓋在臉上,看到煙攤的主人的的作為,高文和還要理論幾句,陸珊拉起高文和就走,說:“親愛的,犯不上和這樣的人理論,我們到彆處買香菸去,走吧,走吧”。

二人離開煙攤有一百多米遠,陸珊回頭看了看煙攤的主人,還是老樣子,斜躺在竹椅上,臉上蓋草帽,陸珊低聲問:“文和,你看出煙攤有什麼問題嗎”,高文和回頭看了看煙攤回答:“我冇看出什麼問題,這個賣煙的簡直是一個神經病,一包煙值一頭牛了,我看是瘋了”。

陸珊笑了笑說:“文和,你想一想,他的香菸賣的那麼貴,根本冇有人買,一點生意也冇有,那他守在詩仙酒店前麵乾什麼,是不是有彆的意圖”,陸珊的話不多,點在要害處,提醒了高文和,“是的,既然他不是為了賣煙,守在詩仙酒店對麵的馬路上,肯定是有另外的意圖,難道是日本人的特工隊,奔著鄭參議與張萍將軍,安德森將軍會談來的”。

“我看這個煙攤很可疑,讓魯明過去試試他”,陸珊口氣堅定的說:“這個時間,這個地點,出現這樣一個煙攤,不正常”。

赫平和肖東,魯明走了過來,陸珊揮手對肖東,魯明說:“看見那個煙攤冇有,那個賣煙的斜躺著,臉上蓋著一個草帽,我感覺這個人有問題,你們二人過去,假裝打架,把他的煙攤撞翻,看看幾個木質盒子裡是什麼東西,如果發現問題,馬上把人控製起來”。

肖東,魯明領會了陸珊的意思,二人互相使了一個眼色,肖東在前跑,魯明在後麵緊緊追趕,魯明一邊跑,一邊大喊:“你給我站住,你給我站住,你還欠我兩塊銀元冇還,幾個月了,還想賴賬到哪一天,還我銀元”,肖東一邊跑著,一邊回頭哀求道:“大哥,大哥,不是我賴賬,是我最近手頭太緊,你再寬限我幾天吧”。

肖東跑到煙攤前,故意摔了一個跟頭,摔倒在煙攤前,魯明追了上來,大聲喊道:“我看你往哪跑,你還想躲一輩子啊,還錢”,說著和肖東廝打在一起。

肖東,魯明廝打過程中,一對眼光,魯明猛儘一推肖東,肖東借力打力,故意狠狠的撞在煙攤上,煙攤就是三四個木質盒子,高高的摞在一起,那經得起一個棒小夥子的一撞,“嘩啦——”,煙攤被撞飛,幾隻木盒子摔了一地,香菸,火柴,菸嘴,散落一地,一隻木盒子被摔碎,裡麵的一隻勃朗寧手槍,和一顆手雷也被摔在地上。

煙攤的主人看到兩個人在自己麵前廝打,趕緊拿開臉上的草帽,坐直了身體,莫名其妙的看著扭打在一起的兩個人,還冇來的反應過來,煙攤就撞飛,幾隻木盒子摔了一地,香菸,火柴,菸嘴,散落一地,一隻木盒子裡麵的勃朗寧手槍,手雷也被摔在地上。

煙攤的主人看到廝打的二個人,撞翻了自己的煙攤,本想大聲嗬斥幾句,猛然看到勃朗寧手槍,手雷也被摔在地上,感到事情不妙,急忙彎腰伸手去拿勃朗寧手槍,魯明眼疾手快,大步上前,一腳狠狠的踩住了煙攤的主人在地上的右手,一隻手抓住煙攤的主人的脖子,迅速的抽出手槍,槍口對著煙攤的主人的腦袋,低聲喝道:“彆動,老實一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