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林中與日軍猝然相遇,高文和率先開槍敵人吸引過來,敵人果然被吸引過來了,但是高文和他們隱蔽的位置也暴露,一時之間槍聲大作,高文和看到敵人還擊了,急忙臥倒隱藏在樹下,“噗,噗噗”,幾發子彈擊中了他前麵的大樹,還有幾發落在身邊的草叢中,他聽到敵人火力特彆猛,不敢抬頭,他突然聽到遠處傳來

“汁,汁汁”的迫擊炮彈飛行的聲音,高文和一把摟住身邊的陸珊,來了一個就地十八滾,兩人一氣滾出十幾米,就聽“轟”的一聲,一顆迫擊炮彈擊中他們剛纔隱蔽的位置爆炸了,好險哪。

高文和向大家作了個撤退的手勢,帶著大家躬身向南跑去,跑了幾步一看陸珊落在後麵,在這叢林中快速行動,陸珊確實不行,跑了幾步腳就崴了,一瘸一拐的走不快,高文和一看,馬上過來,使勁一拽,把陸珊背在自己背上,迅速的跟上了隊伍。

陸珊有些不好意思,對高文和說:“文和,我自己能走,快放下我”;高文和根本冇時間聽陸珊講話,隻是使勁把她按在背上,撥開樹叢,揹著她一路狂奔,一口氣跑了十幾裡,匆匆的翻過一座山峰,聽著敵人的槍聲漸漸遠了,知道敵人被甩開了,才把陸珊放在地上,喘著氣說停一下,休息一下。

郝明貴埋怨道:“小排長,你開槍的地方距離敵人太遠了,有三四百米,我隻是放了幾槍空槍”,這行人中隻有李久福、高文和槍法不錯,他倆打倒了幾個日本兵,其他人都放了空槍,胡亂打一氣。

高文和看著郝明貴,笑了笑回答:“大貴,我們的目的是吸引敵人,如果離敵人太近,就我們這幾個人,這幾條槍,誰也跑不了,這夥日本兵很厲害,受到襲擊後隊形不亂,對我們的攻擊很猛,再晚一點,我們就甩不開了”。

陸珊看著累壞了的幾個人,說:“文和,大家累壞了,在這多休息一會吧,一會我自己能走”。

高文和揮揮手說:“陸參謀,你腳崴了,自己走路,會越走越重,沒關係還是我揹著你吧,這裡是個山坳,容易被髮現,大家再堅持一會兒,山頂會安全些,馬上行動”,說著背起陸珊向山頂爬去,其他人跟在後麵。

黃昏時,麻田的部隊受到攻擊,損失不大,一個日本兵死亡,兩個受輕傷,但氣壞了麻田,指揮部下還擊,然後向著剛纔開槍的地方攻擊前進。

雖然隻是幾百米的距離,但山高林密,雙方隔著一條山坳,冇有道路,隻能摸索前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纔到達高文和等人隱蔽的位置,發現這些人已無蹤跡,隻遺留了一些子彈彈殼,還有幾雙破碎的軍鞋,麻田立即派人向川島彙報。

在麻田的隊伍受到攻擊時,川島也馬上指揮隊伍從東側發起攻擊,迂迴前進,向著高文和、陸珊對他們剛纔開槍打的地方猛撲了過來,川島有點興奮,一段時間以來,這隻隊伍給帶來了自己**煩,自己絞儘腦汁搜尋他們,卻不見一點蹤跡,這次終於發現了這隻部隊蹤跡,一定不能放過他們。

聽了麻田的彙報,又看了看高文和等人伏擊的現場,感覺這隻隊伍人數不多,不會走太遠,決定追擊,不能讓敵人有喘息的機會,於是命令:“麻田君,命令隊伍占領山頂,居高臨下,便於尋找敵人的行蹤”。

天漸漸黑下來了,陸珊、高文和等人終於爬到山頂,發現敵人就在對麵的山梁上,分成了十幾個小隊,正在生火做飯,雙方隔著一道山溝,直線距離不過幾百米。

高文和說:“大家休息一下,敵人就在對麵的山梁上,注意隱蔽,看樣子他們還冇有發現咱們,不然,早過來了”,說著爬上一棵,通過望遠鏡觀看對麵山梁的動靜,心裡想,敵人十幾個小隊,分散佈置,看樣子是要搜山,如果日本人今夜開始搜山,用不了一個小時就會到達自己現在的位置,這裡也不安全。

他從樹上下來,看著大家說:“我估計,敵人今夜會搜山,他們會分成幾十個小組,滿山遍野而來,很容易與我們相遇,這裡不安全,大家辛苦辛苦,到前麵的野豬嶺,今晚在土匪洞裡宿營”。

又經過幾個小時的跋涉,終於到達原來的土匪洞,郝明貴、李久福首先爬上了山洞,從上麵豎下了藤條,大家抓著藤條爬上了山洞,收起藤條,把洞口偽裝好。

郝明貴說:“這幫土匪,還挺有眼光的,這裡太難找了,呆上一年日本人也找不到咱們”,又問高文和:“小排長,下一步怎們走,今天是走不動了”。

高文和點了一下頭,說:“就按老郝說的辦,今天好好休息,養精蓄銳,明天再出去收拾日本人”。

這個土匪山洞很長,在最裡麵還有一個小山洞,像一個小房間,李久福、高文和在地上鋪上厚厚的稻草,郝明貴拿來了一個小毛毯子,說:“林參謀累了一天了,你休息吧”。

陸珊不好意思的笑笑,說:“我不累,文和揹著我跑了一天,你們累壞吧,坐一會吧,咱們聊一聊”,她坐在厚厚的稻草,看著李久福說:“一排副,你們在山中打仗真有一套,今天稍有遲疑,就出大問題了,幸好我們行動快”。

李久福笑了,說:“我們桂北山多,爬山是我們的看家本事,不能爬山在我們桂北冇有辦法生活,小鬼子和我們打山地戰,我們是他祖宗”。

從長途奔襲榆樹嶺,到今天又在山中和日本人周旋,陸珊覺得這真是一個戰鬥力很強的部隊,但是對這隻部隊的政治態度不太瞭解,她看到這隻部隊的幾個骨乾都在這,就想摸摸他們的政治態度,想到這就說:“你們很能打仗啊,都去過贛州吧”。

郝明貴聽陸珊問自己去冇去過贛州,立即來了儘頭:“我們幾個都去過,因為我們善於山地作戰,在哪裡待了一年多,高排長還獲得過一枚勳章,不過就一排副作戰不積極”,郝明貴停了一下又說,:“陸參謀,你在總部,冇聽說嗎,李久福有通紅黨嫌疑,幾個月前,還受到情報處的詢問,詢問李久福的人就是赫參謀”。

啊,陸珊感到很驚奇,李久福有通匪嫌疑,正想問問究竟,高文和說話了:“老郝,你就是大嘴巴,通什麼紅黨啊,陸參謀彆聽他瞎扯,一排副的三叔是紅黨,現在在陝北洛川,但他有**年冇見到他三叔了,他三叔參加紅黨那時,他還小哪,和他有什麼關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