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久進入錢冠的辦公室,錢冠的嚴肅的說:“季久,現在有一件大事要你去完成,現在查明,闞峰是日本人地下諜報分子,需要馬上采取行動,現在一切聽陸副參謀長指揮”。

季久有些發矇,堂堂警備司令部副司令竟然是日本人地下諜報分子,陸珊看出季久的疑慮,站起身來,走到季久麵前,拍了拍季久的肩膀,動情地說:“季營長,我知道你和錢參謀長都是東北人,和日本人有血海深仇,國破家亡,飄蕩關內,無時無刻都想打回老家去,我說的對嗎”。

“如果,闞峰還擔任警備司令部副司令,我們不馬上采取措施,闞峰有可能把宛城交給日本人,日本人控製了長江黃金水道,我們就被動了,會給黨國帶來不可估量的損失”,赫平看到季久還有些猶豫,插話道:“幸好我們及時抓獲了情報科長劉文,提前得知了日本人的陰謀,就是闞峰和劉文策劃殺害了康合司令”。

陸珊的話觸動了季久的心事,父母兄弟都在東北,是死是活冇有一點音訊,季久決然的立正回答:“陸副參謀長,我和參謀長無時無刻都盼著打回老家去,不管是誰,隻要投靠日本人都是我的死敵,下命令吧,我季久絕對服從陸副參謀長的指揮”。

“好,季營長,既然是這樣,我就下命令了”,陸珊看到季久服從了自己的命令,轉身喊道:“魯明,進來一下”,魯明應聲就進入錢冠的辦公室,陸珊命令道:“魯明,馬上把江嵐和章達叫上來,你們幾個負責封鎖二樓樓梯口,不準任何人出入,季營長調走三樓的衛兵,帶人負責封鎖警備司令部大樓一樓和整個院子,切斷和外界聯絡的電話線,季營長馬上派人控製電話總檯,所有人員不得進出,等待我和錢參謀長的命令,行動吧”。

樓道了響起了雜亂的腳步聲,季久調走了三樓的衛兵,過了幾分鐘,陸珊走到窗戶前,看到季久的人已經行動起來,警備司令部院子裡已經站滿了荷槍實彈的士兵,對門外喊道:“文和,進來吧”,高文和進入錢冠的辦公室,陸珊命令道:“文和,馬上帶人上三樓逮捕闞峰,注意,儘量不要開槍,如果闞峰不反抗,要客氣一些,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得到陸珊的命令,高文和帶領李久福,郝明貴,肖東向三樓闞峰的辦公室奔去,陸珊和赫平抽出手槍跟在後麵,“等等,我也和你們一起去”,錢冠急促的說,錢冠抓起手槍也跟了過來,幾個人腳步急促,上了三樓。

三樓其他的衛兵都被季久調離,還有闞峰的兩名貼身衛士守在門口,闞峰的兩名貼身衛士看到幾個陌生人急匆匆的上了三樓,向闞峰的辦公室衝了過來,急忙舉手示意止步,喝道:“你們是什麼人,這裡是闞副司令辦公室,站住”

“你們——”,闞峰的衛士還想說些什麼,看到兩隻黑洞洞的槍口對準自己,愣愣的看著走在前麵的高文和和郝明貴,不敢說話,慢慢的舉起雙手,口中疑惑得問:“你們是什麼人,這裡是宛城警備司令部闞峰司令的辦公室,閒雜人等不得入內”,高文和低聲斷喝:“閃開,和你們沒關係,我們是山城防務部特彆行動隊,奉命抓捕變節分子闞峰”。

跟在後麵的錢冠疾步走了過來,揮揮手示意高文和和郝明貴放下槍,問兩名衛士,“不用害怕,和你們沒關係,闞副司令在辦公室裡嗎”。

錢冠急急忙忙的跟過啦,就是怕引起火併,一旦有人受傷,就不好交代了,闞峰的衛士看到錢冠過來,心裡稍微安定了一些立正回答:“參謀長,副司令在辦公室裡,上午一直在”,錢冠揮揮手命令道:“敲門,把門打開”。

“噹,噹噹——”,一名衛士敲了敲門,聲音顫抖的說,“副司令,參謀長來了,要見您”,辦公室裡冇有迴音,衛士回頭看著錢冠,意思是怎麼辦,前鋒皺了皺眉,擺了一下頭,“嗯——”,命令衛士接著敲。

“噹,噹噹——”,一名衛士又敲了敲門,大聲說,“副司令,參謀長來了,要見您,就在門外”,辦公室裡還是冇有迴音,錢冠推開衛士,“咚咚——”,用儘敲了敲門,裡麵冇有動靜,“哐,哐——”,錢冠又推了推門,門冇有開,從裡麵反鎖了。

陸珊看了看手錶,覺的不能在耽擱了,命令說:“文和,不能在等了,如果闞峰跑了,會有很多麻煩,把門打開”,高文和稍微退後幾步,然後向前猛衝,用身體猛撞闞峰的辦公室的房門,民國時期,房門都是木製的,經不起身體的撞擊,“哢——”,房門暗鎖斷裂,房門大開。

高文和和郝明貴舉著手槍,率先衝了進去,闞峰的辦公室雖然很寬敞,但是裝修很簡樸,一張橢圓形的辦公桌,沙發,茶幾,放滿了各種書籍的書櫃,橢圓形的的辦公桌上也攤開了一些檔案和書籍,辦公室的幾扇窗戶都大開著,闞峰靜靜的趴在辦公桌上,對於進來的人冇有任何反應。

高文和和郝明貴不知道闞峰是什麼意思,舉著手槍慢慢逼近闞峰的辦公桌,“闞副司令,闞副司令”,二人輕輕的喊著,闞峰還是靜靜的趴在辦公桌上,冇有任何反應。

眾人過來一看,闞峰左太陽穴留著汩汩鮮血,手裡握著一把裝著消音器的左輪手槍,人早已冇了氣息,闞峰自殺了,他一定是知道了些什麼,冇想到是這種結局,錢冠收起手槍,和陸珊商量,“陸參謀,我的意思是暫時封鎖訊息,等待上峰來人處理”。

陸珊對於闞峰的追殺也很意外,闞峰是個聰明人,一定是感到情況有變,警衛營突然封鎖了警備司令部大樓,陸珊同意了錢冠的請求,“好的,暫時封鎖訊息,等待上峰來人處理”。

幾天以後,山城防務部鄭參議代表防務部來到宛城,宣佈宛城警備司令部的人事任命,鄭參議的助理蘇格也跟著鄭參議來到了宛城。

上午十點鐘左右,在宛城警備司令部的大會議室裡,宛城警備部隊全體校級軍官都到齊了,分彆坐在一張長條桌的兩側,知道宛城出了大事,大家都正襟危坐,不敢互相交談,等待著鄭參議官的到來,出於保密的需要,蝙蝠行動隊的情況還不能讓太多人知道,因此隻有陸珊一個人蔘加會議。

十點三十分鐘,鄭參議在錢冠和蘇格的陪同下來到會場,“唰——”,全體校級軍官集體起立敬禮:“長官好,長官辛苦了”,鄭參議還禮,莊重的說:“諸位將士辛苦了,我代表委座來看完大家,宛城是對抗日本人的最前線,由諸位將士守衛,委座放心,請坐吧”。

鄭參議坐在長條桌中間,錢冠和蘇格分彆坐在鄭參議左右兩側,話入正題,鄭參議清了清喉嚨開始講話,“諸位,闞峰的事大家都知道了,闞峰幾年前被日本人策反,為日本人提供了大量的情報,還策劃謀殺了康合司令,萬幸我們抓獲了他的同黨劉文,及時阻止了他的陰謀,現在他自感罪孽深重,自絕於黨國,也是罪有應得”。

“水警團劉瑞團長,孫穀副團長,經查明,你們和此事無關,闞峰的事隻是他個人的事,二位還是黨國信賴的將士”,鄭參議安慰說,水警團劉瑞團長,孫穀副團長跟隨闞峰多年,屬於闞峰的嫡係人員。

陸珊注意到,蘇格的肩章已經換成了少將肩章,軍服也換成了將軍尼,看來蘇格軍銜晉升了,幾個月前,蘇格的軍銜還是上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