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文和與陸珊正說著話,李久福快步走了過來,“排長,陸參謀,有敵情”,“有一夥敵人已到對麵山梁上,人數不詳”,高文和一聽李久福說有敵情,馬上起身說:“陸參謀看看去”。

幾個人跟著李久福向西走了幾十米,來到了一顆大樹下,高文和與李久福“蹭蹭”幾下就爬到樹梢上,他們是山區長大的孩子,爬樹是最基本的功夫,陸珊和赫平隻能互相無奈的看了看,在樹下等著。

通過望遠鏡高文和清晰的看到一隊日本兵已到達對麵的山梁上,與他們隻隔一到山溝,距離不足一千米,敵人來的太快了,可清晰的看見日軍頭上的鋼盔閃閃發亮。

高文和從樹上下來,看著大家說:“這夥敵人太狡猾,他們準確判斷出我們的行動方向,不過應該還冇發現我們”,赫平一聽敵人到對麵山上了,立即催促道:“我趕緊走吧,向東走,看看能不能把敵人甩開”。

“這夥敵人很狡猾,摸準了我們行軍方向,如果我們再這樣走下去,不但甩不掉敵人,雲橋寨的位置也可能暴露”,高文和對大家說:“我建議我們兵分兩路,一路由此一直向東,回雲橋寨,一路留在這裡,爭取把敵人引開”,“我和李久福、郝名貴幾個習慣於山區作戰的人留下引開敵人,陸參謀和赫參謀領著其他人回雲橋寨”。

陸珊對高文和的安排冇意見,但提出自己留下,赫平帶隊回雲橋寨,高文和也不同意陸珊留下,但陸珊畢竟是最高長官,自己作為屬下不便過多的反駁,隻能表示同意。

最後決定,電台重要,赫平和張大山保護電台先回雲橋寨;高文和、陸珊和李久福、郝明貴等十幾個熟悉山區作戰的人留下。

陸珊對張大山囑咐說:“老山哥,要做好警戒,一旦發現敵情,立即組織大家和寨民向山裡轉移,不能留下一個人”;“陸長官,你放心吧,我會小心的”,張大山回答:“再說還有赫參謀,不會出問題”。

赫平囑咐高文和說:“文和,陸參謀身份特殊,要保護好她,你明白嗎”,“是,我知道,放心吧,赫參謀”,高文和認真的回答。

赫平、張大山帶人走後,高文和說:“我們馬上把赫參謀他們走過的路重新整理一下,做好偽裝,決不能讓敵人發現他們的行蹤,我們折回去,隱蔽接近敵人,把敵人向南引,爭取引到野豬嶺附近,那裡山高林密,還有一個土匪留下的山洞,我們爭取藏在哪,把敵人拖住”,他說完,又看著陸珊說:“陸參謀,你看怎麼樣”。

在這莽莽的群山中,陸珊覺得自己就像個瞎子,於是說:“文和,我聽你的,想辦法先粘住敵人,行動吧”,高文和看著陸珊嚴肅的說:“陸參謀,既然我來指揮,一旦打起仗來,你一定不能離開我身邊”。

來的這夥日軍正是川島和麻田,率領三百多日本兵和一百多名皇協軍隊員,他們根據趙文和這些人爬山的時候留下的一些痕跡,判斷這隻華夏軍隊向東而來,隨即尾隨而來,連夜行軍十幾個小時,中午時分,到達高文和他們對麵的山上,天氣炎熱,川島讓部隊休息一會兒,又讓人把皇協軍韓隊長叫來。

看到韓隊長走了過來,川島說:“韓桑,辛苦了,這一帶你熟悉嗎”,韓隊長搖了搖頭,說:“川島閣下,這一帶屬於深山了,我也不太熟悉,現在咱們遠離公路,前麵過兩座山就是野豬嶺,山高林密,距離最近的公路,也得走上五、六個小時”。

麻田問:“韓桑,這些人在這裡,一般會躲到什麼地方,我們應該有個目標”,韓隊長回答:“麻田閣下,這裡方圓幾十裡,有上百條山溝,數不清的山洞,隻有長年在這打獵的獵人能說清楚,一般的人進來容易迷路,出去都困難”。

川島望著莽莽的大山,也是很無奈,他和武田一雄都在德國受訓,受過山地特種作戰訓練,而且成績優異,但那是在一個固定的區域,就向一場足球比賽,大家有一個固定區域,明確的知道敵人在哪,現在這漫無邊際的叢林和群山,那裡是敵人,敵人在哪都不知道,想作戰找不到敵人。

最後,川島指著對麵的山峰,對麻田說:“麻田君,向對麵山峰搜尋前進,今天晚上我們就在那裡宿營”,他又問皇協軍韓隊長:“韓桑,飛機能不能發現這些人”,韓隊長苦笑著說:“閣下,這裡山高林密,飛機很難發現他們,再說即使發現他們的蹤影,他們也會馬上變換位置的,等我們趕過去,他們早跑了”。

麻田過來請示:“川島中佐,我們什麼時候開始行動,我估計穿過這條山溝,也得一個多小時”;“即刻行動”,川島命令。

黃昏時分,太陽緩緩西下,金色的陽光灑滿山林。

陸珊斜躺在一棵大樹下,仰望著湛藍的天空,悠悠白雲,被陽光染上一層金色,她感到有一點累,這麼好的景色,就應該躺在這軟軟的草地上,美美的睡一覺,最好有男朋友陪在身邊,哎,可恨的日本人,他們燃起的戰火把這美好的一切都變成了可望而不可及奢侈品。

川島看天色已近黃昏,命令分三路縱隊,向對麵山上搜尋前進,皇協軍韓隊長在左,麻田在右,自己在中間,各方保持五十米的距離,三百多名日軍和一百多名皇協軍越過山溝,慢慢向高文和所在位置靠近。

在樹上觀察敵情的高文和,看到日軍已經行動,從樹上下來,說:“敵人過來了,我們分成三個組,我和李久福、郝名貴各帶一組,陸參謀隨我行動,我們先打右麵的敵人,聽我命令,我開槍大家就開槍”。

高文和幾個人向西運動了一百多米,在幾棵大樹下隱藏好,樹叢很高,雙方隔著一個山坳,日本兵大部分隱藏在從樹叢中,若隱若現,距離太遠了很難看的清,高文和估算了一下距離,大概有三百多米,中間有這個山坳,日本兵想馬上過來追擊也很困難,就瞄準了一個日本兵就開了一槍,遠遠看到一個日本兵倒了下去,李久福、郝名貴其他幾個人一起開火,陸珊也抽出勃朗寧手槍,開了幾槍。

受到襲擊的是麻田率領的日軍,在這莽莽的大山中,鄒然受到襲擊,麻田也感到很恐懼,立刻命令就地臥倒,先不要動,等了一會兒,麻田聽見槍聲稀稀落落,對方也冇有重武器,應該冇有幾個人,膽子立即打了起來,心裡想,這夥該死的華夏人,終於找到你們了,馬上命令:還擊,決不能讓這夥華夏軍逃掉。立刻機關槍、迫擊炮、擲彈筒一起向陸珊、高文和他們所在位置打了過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