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珊和高文和來到獨立團團部和呂雲龍辭行,突然想起了槍聲,呂雲龍習慣的背上手槍,說:“哪裡打槍,吳戈快去看看”,站在地圖旁的吳戈,得到呂雲龍的命令,吳戈立刻跑了出去,因為情況有變化,陸珊不好再提離開的事,隻能等一會兒,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過了一刻鐘的時間,吳戈氣喘籲籲的跑了回來,手裡抓著幾個子彈殼,“報告團長,在河橋村北路口,有人打冷槍,我們一名戰士犧牲,一名戰士受重傷,野戰醫院錢醫生也受傷”,突然的變化,大家都感到很震驚,呂雲龍嚴厲的問:“是什麼人打冷槍,查清楚了嗎,錢醫生怎麼會受傷”。

吳戈搖搖頭回答:“我在河橋村北麵路口,觀察了一會兒,冇有發現任何人,今天錢醫生要去平橋村,那裡有幾名傷員需要救治,我派了兩名戰士護送,剛剛一出河橋村北路口,就捱了冷槍,這是現場找到的子彈殼,和特彆,和普通的子彈殼不一樣”,吳戈把兩個子彈殼放在桌子上。

這兩個子彈殼,果然與一般的子彈殼不一樣,又細又長,長度是一般子彈殼的兩倍,高文和拿起子彈殼看了看,遞給身後的李久福,說:“久福,你看看,我覺得是狙擊步槍的子彈殼”,李久福接過子彈殼看了看,肯定的回答:“是狙擊步槍子彈殼,毛瑟98k狙擊步槍子彈殼,我在集團軍美軍教官哪裡見到過,很特彆,我記憶深刻”。

呂雲龍聽著高文和和李久福的對話,知道二人是行家,拿起子彈殼看了看,急忙追問:“高兄弟,你對狙擊步槍的事,很熟悉,說說看,這個狙擊步槍有些什麼來曆”,高文和回答:“呂團長,毛瑟98k狙擊步槍,是德式狙擊步槍,精度射擊距離五百米,也就是說在五百米以內,可以擊中任何目標,毛瑟98k狙擊步槍價格昂貴,一般隻配備給狙擊手”。

呂雲龍沉吟了一會兒,點著頭說:“我知道了,毛瑟98k狙擊步槍一般隻配備給狙擊手,一定是有日軍狙擊手在附近,小鬼子夠狠的,居然把狙擊手派了過來”,呂雲龍把子彈殼使勁攥在手裡,“走,去村北路口,看看日本人狙擊手長個什麼樣子”,說完,大步流星的出了團部。

陸珊知道發現了日軍狙擊手,暫時又走不了了,而且高文和和李久福對於毛瑟98k狙擊步槍的事很熟悉,看到高文和看著自己,意思是跟不跟著呂雲龍過去,陸珊過去拍了拍高文和的肩膀,“文和,我們一起過去看看,你和李久福既然熟悉狙擊步槍,就幫呂團長參謀參謀”。

陸珊同意了,高文和心裡很高興,他與呂雲龍很投緣,已經是好兄弟了,回身對李久福說。“我們回去,拿幾把m1突擊步槍過來,毛瑟98k狙擊步槍不好對付,m1突擊步槍效能也不錯,我們還是作好準備”。

獨立團戰士配備的都是中正式步槍和三八大蓋,這些步槍和毛瑟98k狙擊步槍比起來,差著幾個級彆,美式m1突擊步槍雖然射擊精度和射擊距離和毛瑟98k狙擊步槍差很多,但是比起中正式和三八大蓋就強多了,而且美式m1突擊步槍火力覆蓋範圍,裝彈量十二發,射擊速度要高於毛瑟98k狙擊步槍,毛瑟98k狙擊步槍隻能單發,不能連射,裝彈量隻有三發。

陸珊,高文和等人跟著呂雲龍來到了河橋村北路口,河橋村村北有一條小河,河水很淺,平時可以涉渡,小河上有一座石橋,看起來很堅固,小河兩岸種滿了麥子和苞米,遠處有一片小山丘,山丘上麵稀稀落落的長著一些榆樹和柳樹,榆樹和柳樹隨風搖曳,綠意濃濃。

河橋村外圍是一米多高的土坯圍牆,呂雲龍,陸珊幾個人站在土坯圍牆後,仔細觀察圍牆外麵的情況,看不出有什麼問題,麥田裡有幾個村民在耕作,小河兩岸靜悄悄的,石橋上也冇有人,陸雲龍回身對高文和說,“高兄弟,看不到一個人影,你說的那些狙擊手會隱藏在哪裡哪”。

高文和舉著望遠鏡,看著圍牆外麵的動靜,突然看到在山丘上的一棵榆樹上,有一個東西,在太陽照射下,一閃一閃的,發著五顏六色的光,不好有人打冷槍,高文和來不及多想,大喊道:“臥倒,有人”,說著用身體猛撞站在他前麵的呂雲龍。

呂雲龍冇有防備,遭到突然撞擊,身體前傾,摔倒在土坯圍牆下,與此同時,一顆流彈飛了過來,穿過呂雲龍剛在站立的地方,擊中呂雲龍身後茅草棚的土牆,“噗——”,濺起一股泥土。

前後隻有幾秒中,幸虧高文和反應快,呂雲龍躲過敵人的子彈,“啪——”,一聲槍響,是李久福開的槍,過了十幾秒中,看到遠處山丘上的一棵榆樹上摔下來一個人,落在山丘上的雜草叢中。

高文和提醒大家,“大家隱蔽,躲在圍牆後不要露頭,山丘上還有敵人狙擊手”,呂雲龍探出半個腦袋,看著山丘上的動靜,說:“謝謝你,高兄弟你救了我一命,你是如何知道山丘上有敵人狙擊手的”。

高文和隱藏在茅草棚的土牆後,茅草棚的土牆比圍牆高了一些,回答:“我看到,一棵榆樹上有個東西,一閃一閃的發光,估計是狙擊步槍上的瞄準鏡,呂團長身材高大,最容易成為狙擊手的目標”。

呂雲龍從地上撿起子彈殼,仔細看了看,和吳戈拿給自己的子彈殼一樣,又細又長,是狙擊步槍彈殼無疑,又看著山丘上那棵榆樹,估計距離有四百米,李久福一槍中地,乾掉了日本人的狙擊手,真是神槍啊,呂雲龍回身對李久福說:“這位兄弟,真是神槍啊,有四百米的距離,判斷準確”。

陸珊冇想到李久福出手這麼快,一槍就乾掉了四百米外的日軍狙擊手,暴露了自己一方的實力,估計呂雲龍這次又不會放她們走了,正想找一個理由離開,果然呂雲龍說話了,呂雲龍趴伏在土坯圍牆上,觀察著山丘上的情況,對陸珊讚歎說:“陸參謀,你的隊伍裡真是藏龍臥虎啊,還有這樣的狙擊手,我們有一件事,還要商量商量”。

陸珊知道呂雲龍的意思,心想反正也走不了了,不如自己主動一些,因此笑了笑說;“呂團長,我知道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要我們留下來,文和他們幾個人出去吧日本人的狙擊手乾掉”。

陸珊點破了呂雲龍的心思,呂雲龍也不再遮掩,回答說:“陸參謀,是個聰明人,高兄弟熟悉日本人的狙擊手,指揮有一套,手下還有久福兄弟這樣的狙擊手,還是晚走幾天,爭取乾掉外麵這些日本人狙擊手”。

陸珊點頭同意,回到說:“呂團長,你這個要求我同意,文和他們幾個人對付日本人狙擊手比較有經驗,但是呂團長,咱們君子協定,乾掉這幾名日軍狙擊手,我們就回去了,回廬城了”。

“好的,一言為定,乾掉這幾名日軍狙擊手,你們就回廬城吧”,呂雲龍爽快的回答:“陸參謀,他們幾個人誰的槍法好,說出來,不要隱瞞”。

陸珊心裡很無奈,胡掌櫃說呂雲龍是個抗日英雄,對呂雲龍佩服的五體投地,但是冇想到呂雲龍作風霸道,武斷專行,已經把陸珊和蝙蝠行動隊當成了他自己的屬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