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潘家集日軍的崗樓不高,隻有三層,但是看起來很堅固,都是石頭基座,樓頂有哨兵警戒,還有探照燈,崗樓周圍修築了野戰工事,野戰工事幾乎都是石頭壘製,還配有幾門六零炮,一挺重機槍,冇有重武器很難攻克。

吳戈說攻擊方向在南麵,高文和心裡盤算了一會兒,指著遠處的一個茂密的樹林說:“吳參謀,那裡是一片樹林,我準備把九二步兵炮陣地放在哪裡,那片樹林很茂密,有利於隱蔽,可以炮擊日軍的崗樓,還可以打擊日軍的野戰工事,支援呂團長的攻擊部隊”。

那片茂密的樹林,在潘家集東北方向,距離日軍崗樓有一千五百米左右,高文和解釋說:“獨立團從南麵發動攻擊,我們從敵人側後發動攻擊,如果日軍從東麵來支援,還可以打擊日軍的支援部隊”。

高文和從楊樹上下來,把自己的想法和李久福,郝明貴講述了一遍,李久福和郝明貴爬上楊樹,重新觀察了一遍地形,對於把九二步兵炮陣地放在潘家集東北樹林的想法非常支援,郝明貴說:“隊長,選擇的炮擊地點很隱蔽,還有一點坡度,對於日軍崗樓,居高臨下”。

吳戈看到大家意見統一,決定:“高營長,既然作戰方案已經定了,我也讚同,我們馬上回去向團長報告,確定作戰方案”。

在河橋村獨立團團部,呂雲龍聽了高文和的方案,很佩服高文和的眼力,說:“陸參謀,小高營長戰鬥經驗豐富,九二步兵炮陣地選址不錯,就按這個方案執行吧,你和赫參謀隨小高營長行動”。

呂雲龍狡黠的笑了笑,“一鼓作氣,敵人以為我們打了一個打勝仗,會慶祝幾天,我們偏偏反其道而行之,連夜準備,明天拂曉出發,五點之前各部隊進入預設陣地,六點發動攻擊,打敵人一個措手不及,吳戈你帶一個班的戰士,隨高營長行動,戰鬥打響半個小時以後,再開始炮擊”。

第二天拂曉,陸珊、高文和七個人,還有吳戈和一個班的戰士,帶上兩門九二步兵炮,兩箱炮彈,隨著獨立團的大隊人馬出發,先向東奔潘家集,接近潘家集四五華裡,轉向北,穿過一片麥田,和一片苞米地,再向東繞過潘家集,翻過一座小土山,到達預設炮兵陣地。

所以要帶上兩門九二步兵炮,是因為九二步兵炮發射炮彈時炮管容易發熱,影響射擊精度,兩門九二步兵炮可以交替使用,為了不被崗樓上的日軍發現,高文和要求每個人都披上雜草編製的蓑衣,雜草編製的草帽,炮管上蓋著雜草編製的草簾子。

這是一片茂密的榆樹林,樹乾不高,但是很茂密,樹林前麵有一塊稍微平整一點的空地上,空地周圍是一米多高的蒿草,在空地上,郝明貴架好九二步兵炮,對高文和說:“高副隊,你爬上樹去,哪裡居高臨下,指揮射擊方位,我來射擊”。

高文和覺得郝明貴說的有理,“噌,噌——”,爬上了榆樹的頂端,舉起望遠鏡觀察日軍據點裡的情況,據點裡的日軍已經起床了,天光大亮,崗樓上的探照燈已經關閉,崗樓頂上有兩名哨兵警戒,東西路口都有哨兵警戒,是十幾名日士兵在做早操,練習刺殺動作,,隱隱聽到喊殺聲,一切如常。

陸珊有些不放心,在高文和的幫助下,也爬上了榆樹頂端,舉起望遠鏡看著崗樓裡的情況,“文和,看起來日軍冇有防備啊,又是一個大勝仗”,陸珊興奮的說,高文和回答道:“肯定是個大勝仗,呂團長很精明,指揮很有章法,是個將才,不愧是粟司令的愛將,比我們b集團軍的那些師長團長強多了”。

“文和,你是野戰行家”,陸珊有些不解的問:“呂團長為什麼要你戰鬥打響半個小時以後,再開始炮擊,我覺得你應該先炮擊,炸燬日軍的崗樓,然後獨立團在發動進攻”,高文和笑著回答:“哈哈,陸參謀,呂團長的算盤打的精,我半個小時以後開始炮擊,是為了讓日軍的火力點充分暴露,我們定點清楚,很好的發揮炮彈大的威力,如果敵人有隱蔽的火力點,會造成很大傷亡的”。

早上六點整,“啪,啪——,噠噠,噠噠——”,日軍崗樓南麵青紗帳裡突然響起了密集的槍聲,陸珊在望遠鏡裡看到守在路口的幾名日軍哨兵中彈倒在地,不過雖然槍聲密集,卻不見獨立團的人進攻,陸珊心裡清楚,呂雲龍為了減少傷亡,等待和高文和的炮擊。

果然如高文和預料的一樣,據點裡的日軍馬上開始還擊,輕重機槍一起開火,還有幾名日軍迫擊炮手,發射了幾枚迫擊炮,射向獨立團陣地,“轟——,轟——”。

“滴答,滴答”,陸珊心裡有些著急,牢牢的看著自己手錶指針,看到錶針到達六點的位置,急忙說:“文和,六點了,開炮吧”。

六點了,高文和跳下榆樹,站在九二步兵炮前,揮動手裡的一麵三角形小黃旗,喊道:“裝定射擊諸元!方位角18-00,射角07-90,開炮”,得到高文和開炮的命令,郝明貴拉動九二步兵炮的發射鋼絲繩,“砼——”,一發炮彈飛出炮膛,“吱——”,炮彈準確的落在南側的日軍崗樓上,“轟——”一聲巨響,日軍崗樓被炸飛了一大半,瞬間濃煙滾滾。

“裝定射擊諸元!方位角19-00,射角03-90,開炮”,““裝定射擊諸元!方位角19-00,射角03-90,開炮”,南側崗樓被炸燬,對獨立團進攻最具威脅的就是野戰工事裡的重機槍,還有崗樓西側的幾門六零迫擊炮,高文和決定先解決日軍的重機槍和六零迫擊炮,指揮郝明貴射擊日軍的野戰工事。

“砼——”,“砼——”,郝明貴接連發射兩發炮彈,“轟——,轟——”,命中日軍的野戰工事,野戰工事是石頭壘成,一時之間,不但守在野戰工事裡的日本兵被炸飛,連同槍支和六零迫擊炮,成塊的石頭一起飛向天空,日軍野戰工事被摧毀,解除了獨立團進攻的危脅。

日軍火力點暴露無疑,都被摧毀,隻有北麵的崗樓還在頑抗,崗樓上下三層,崗樓頂上的日本兵架起一挺歪把子機槍,瘋狂的掃射,高文和重新確定射擊方位,“裝定射擊諸元!方位角20-00,射角07-90,開炮”

最後,郝明貴一炮擊中北麵這個崗樓,同樣這個崗樓被炸飛了一大半,瞬間濃煙滾滾,高文和還想發射幾炮,支援獨立團,“笛笛,嗒嗒,笛笛,嗒嗒——,笛笛——”,衝鋒的號聲響起,獨立團開始衝鋒了,冇辦法,隻能停止炮擊,否則會傷到自己人的。

一夥日軍控製了東路口,東路口有一個崗亭,沙袋堆積的簡易工事,一名日軍炮手,架起一六零迫擊炮,向著獨立團攻擊的方向射擊,“轟,轟”,獨立團的衝鋒的戰士紛紛臥倒在地,被壓製在野戰工事裡,高文和命令郝明貴調整炮口方向,“東南方向,“裝定射擊諸元!方位角15-00,射角05-75,開炮”。

炮擊戰果顯赫,基本摧毀了日軍的有效抵抗,陸珊趴在榆樹一棵樹枝上,觀察著戰場形勢,隻見獨立團戰士分成幾路,從西麵和南麵,勇猛向前,向潮水似的衝進日軍的據點,日軍崗樓被炸,重機槍和迫擊炮也被炸飛,野戰工事被炸燬,人員死傷慘重,已經失去了戰鬥力,個彆的日本兵在陣地上負隅頑抗,也被衝在前麵的獨立團戰士刺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