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鬥持續了整整一個上午,中午時分,在獨立團團部,吳戈立正向呂雲龍報告:“團長,戰場打掃完畢,擊斃日軍三百一十三人,俘虜日軍傷兵三十七人,三八大蓋幾百支,子彈無法統計,都被幾個連長自己私下分了,歪把子機槍二十一挺,隻是有一點遺憾”。

呂雲龍很興奮,打了一個打勝仗,還繳獲了大批武器,吳戈說有一點遺憾,呂雲龍有些疑惑地問:“吳參謀,說話彆吞吞吐吐的,有什麼遺憾”,吳戈笑了笑回答:“高營長和郝明貴射擊92式步兵炮太準了,簡直可以把92式步兵炮當槍使,一炮就把日軍的重機槍炸碎了,否則還可以繳獲幾挺重機槍”。

“哈哈——”,獨立團團部裡響起了一陣笑聲,呂雲龍轉身對陸珊說:“陸參謀,簡直想不到,我們會打一個大勝仗,你的屬下高文和和郝明貴會操作92式步兵炮,射擊還很準確,我眼看著他們一炮就乾掉了日軍的重機槍”。

陸珊也被呂雲龍的情緒感染,自己一直潛伏在**內部,很少有機會接粟司令的部隊,這一次真正見識到粟司令部隊的勇猛善戰,就是武器裝備落後一些,也興奮的回答:“呂團長,過獎了,高文和和郝明貴都是炮兵出身,所以會使用92式步兵炮,這次也是湊巧了,奪取了日軍炮兵陣地”。

呂雲龍好像想起了什麼事,回身問吳戈:“吳戈,哪幾門92式步兵炮在哪裡,你們弄回來了嗎”,吳戈急忙回答:“報告團長,誰敢不弄回來了,丟什麼也不敢丟掉92式步兵炮,你還不吃了我們,都在院子裡哪,一共是四門”。

“好啊,我們看看去,見識見識92式步兵炮”,呂雲龍說著,帶頭走到獨立團團部的院子裡,果然看到了四門92式步兵炮,一字排開,放在院子的西側,呂雲龍疾步走過去,伸手拍了拍炮身,感歎的說:“這個92式步兵炮真是個好東西,威力巨大,我們從現在開始也有炮兵了”。

站在呂雲龍身後的高文和遺憾的說:“可惜呀,呂團長,就是炮彈少了一點,還剩十幾發炮彈,如果不是你們及時衝鋒,我怕傷到弟兄們,這幾發炮彈也落到小鬼子身上”。

在一門92式步兵炮的左側,放置著兩隻炮彈箱子,一隻炮彈箱子裡麵隻有七發炮彈,另一隻炮彈箱子裡麵有六發炮彈。

呂雲龍看著炮彈箱子裡的七發炮彈,忽然有了新的想法,對陸珊說:“陸參謀,咱們進團部,我有了一個新的想法,想和陸參謀,赫參謀商量”。

呂雲龍看出快來了,雖然高文和多謀善戰,但是對於大的行動冇有多少決策權,大事還得陸珊和赫平做主,陸珊和赫平纔是這支隊伍的主要人物。

呂雲龍領著大家回到團部,來到地圖前,指著地圖上的一處地點說:“陸參謀,赫參謀,這裡是潘家集,距離江都城四十多華裡,是江都城日軍外圍的主要據點,也是日軍一個糧食儲備庫,我們一直想端掉日軍這個據點,可是有一個問題不好解決”。

陸珊看出呂雲龍有事要說,隻是有些不好開口,接過話題說:“呂團長,請有話直說,不知道我們能做什麼,據我觀察,潘家集距離江都城很近,江都城的日軍會很快到達,如果攻擊潘家集,最主要的是阻擊江都城的日軍援軍”。

行家有冇有,就看一伸手,陸珊僅僅隻是看了一眼地圖,就指出攻擊潘家集的關鍵,呂雲龍有找到知音的感覺,接著說道:“潘家集日軍工事比較堅固,有兩座崗樓,獨立團幾次想攻擊潘家集,苦於冇有重型武器,一旦戰鬥時間過長,江都城的日軍就會很快趕到”。

呂雲龍轉過身來,看著陸珊,赫平和高文和,懇求的說:“這次戰鬥,繳獲幾門92式步兵炮,小高營長炮擊技術不錯,我知道陸參謀你們有任務在身,能不能晚走幾天,把小高營長幾個人借給我們,隻要小高營長的92式步兵炮,能夠炸燬日軍的崗樓,我們就又辦法在一個小時之內,拿下潘家集日軍據點,運走裡麵的糧食”。

“這個——”,陸珊有些為難,自己是想留下幫助獨立團,但是還要看赫平的意思,陸珊看著赫平問:“赫參謀,你的意思哪,我們可不可以晚離開幾天,幫助呂團長拿下潘家集”。

雖然隻是在河橋村待了一天,和獨立團一起參加了一次戰鬥,赫平很佩服呂雲龍和獨立團的戰士,呂雲龍身先士卒,帶頭衝鋒,獨立團的戰士勇猛善戰,不懼生死,聽到陸珊征求自己的意見,想都冇想的回答:“冇問題,我們應該留下來幫助呂團長拿下潘家集,打擊一下日本人的囂張氣焰。尤其是能夠奪取潘家集的糧食”。

得到赫平的支援,陸珊心裡很高興,“呂團長,我和赫參謀同意留下來幫助你們攻打潘家集,下命令吧”。

呂雲龍征得陸珊和赫平的同意,來到高文和麪前,拍著高文和的肩膀說;“小高營長,你的長官同意留下來,幫助獨立團拿下潘家集,下一步就看你的了,說說你的想法,暢所欲言,有什麼就說什麼,自家弟兄,不要客氣”。

高文和很想雖然隻有短短的一天,但是高文和已經和獨立團弟兄結下了很深的友誼,他很想留下和獨立團一起作戰,隻是這樣的大事還要看陸珊和赫平的意見,陸珊和赫平已經同意留下協助獨立團戰鬥,正合高文和心意,高文化來到地圖前看了看,對呂雲龍建議道:“呂團長,炮兵射擊有自己的規則,這張地圖是一張平麵圖,我想實地偵查偵查,選擇一個最佳的炮兵陣地”。

呂雲龍覺得高文和說的有道理,命令道:“吳戈,你馬上陪高營長去一趟潘家集,選擇一個最佳的炮兵陣地,形成一個方案,一切聽高營長指揮”。

“文和,你要就謹慎一些”,陸珊囑咐說:“潘家集距離江都城隻有幾十華裡,敵人援軍會很快趕到,必須選擇好炮兵射擊陣地,速戰速決”,高文和立正回答:“是,陸參謀,我帶著郝明貴,李久福一起去”。

兵貴神速,耽誤不得,高文和和吳戈,郝明貴,李久福馬上出發,帶上幾個饅頭和菜包子,路上簡單吃一口,潘家集距離河橋村大概有六十華裡,幾個人急行軍,下午四點多鐘到達潘家集,在距離潘家集五百多米的一處青紗帳隱蔽下來。

潘家集是個人口稠密的大鎮,南北走向,日本人很狡猾,他們的崗樓冇有修建在潘家集鎮內,而是建在潘家集南麵二百多米的地方,控製著進入潘家集的道路,崗樓一南一北,中間是一條公路,直通江都城,兩個炮樓距離五十米,可以相互支援,崗樓北側是幾個圓錐型的糧倉。

在一株高高的楊樹上,楊樹有二十多米高,居高臨下,可清清楚楚的看清日軍崗樓周圍的活動,“吳參謀,呂團長準備的攻擊方向是南麵吧”,高文和趴在楊樹的一棵樹枝上,舉著望遠鏡,觀察著日軍的動靜,問身旁的吳戈。

吳戈也在觀察著潘家集鎮內的情況,潘家集鎮內有兩條街道,街道很寬,行人不多,有幾個警察模樣的人子街道上走動,聽到高文和問自己,想了一會兒回答:“肯定是南麵,可以直接攻擊日軍的崗樓,北麵都是居民,容易傷到百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