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文和埋伏在負責警戒日軍士兵側後,下令開火,“噠噠——”,肖東端起勃朗寧輕機槍,率先扣動扳機,勃朗寧輕機槍子彈傾瀉而下,負責警戒日軍士兵冇有防備,正麵朝西北方向,觀看炮擊情況,身後傳來密集的彈雨,隻有幾十秒鐘,這些日軍士兵就躺倒一片。

郝明貴端起美式m1突擊步槍,刺刀上膛,猛的躍起,向前猛衝,“啊”,大喊了一聲,刺刀狠狠的刺進一名日軍士兵的後背,李久福也是一樣,用刺刀刺倒了一名日軍士兵,吳戈舉起手槍,擊斃了一名日軍士兵。

“啪,啪——”,高文和看到負責警戒日軍士兵都被消滅了,瞄準距離最遠的一名日軍炮手和裝填手開了兩槍,距離隻有二十幾米,高文和槍法優良,日軍炮手和裝填手中彈倒在地上,“噠噠——,啪啪”,隨著高文和的槍聲,肖東機槍開始掃射,其他人也緊接著開槍。

日軍四門92式步兵炮,共計十二名日軍,還有一名指揮官,正在不斷的發射炮彈,後麵突然遭到襲擊,瞬間都中彈倒在地上,幾乎無一倖免,那名日軍指揮官,看軍銜是一名中尉,突然遭到襲擊,反應很快,馬上臥倒在地,翻滾著向西北方向跑去,等到眾人發現跑了一名日軍軍官,這名日軍中尉已經跑遠了,漫漫青紗帳,很難捕捉到他的身影。

高文和和郝明貴占據一門92式步兵炮,郝明貴請示:“隊長,請確定射擊方位”,因為隻有高文和和郝明貴兩個人曾經做過炮兵,他在豫東一帶和日本人作戰,也經常和炮兵打交道,懂得如何操作92式步兵炮,由高文和充當指揮旗手,郝明貴充當炮手,其他幾個人隻能充當裝填手。

高文和觀察了一下戰場形勢,獨立團被日軍炮火壓製,處於劣勢,日軍已經發起了衝鋒,有一股日軍馬上已經衝到河橋村土坯圍牆下,必須馬上采取行動,他看到日軍的一挺重機槍正在瘋狂射擊,方位在正西北,距離大概有八百米,他舉起左手,伸出大拇指,眯起眼睛,確定幾個射擊方位,命令道:“裝定射擊諸元!方位角27-00,射角06-80,開炮”。

92式步兵炮屬於車載後坐力炮,運輸方式主要是人力拖曳,或分解運輸,行動方便,特彆適用於平原作戰,威力很大,可以打擊坦克。

92式步兵炮參數,口徑:70毫米;炮管長:8.79倍口徑;炮全重:0.212噸;炮全長:2.745米;炮全高:0.62米(帶防盾);高低射角:-10度至 75度,炮彈初速:198米/秒;最大射程:2788米;最小射程:100米,射速,每分鐘十發,殺傷半徑22米。

得到高文和的開炮命令,郝明貴調整座標方位,轉動炮口方向,拉動發射鋼絲繩,“砼——”,炮彈飛出炮口,眼看著炮彈落在日軍重機槍手附近,“轟——”,日軍重機槍手連同重機槍,附近的幾名日軍士兵瞬間被炸飛,可見92式步兵炮的威力。

吳戈站在高文和身後,冇想到高文和和郝明貴會發射92式步兵炮,本來吳戈以為打掉日軍的炮兵陣地,就算完成任務,這次還可以使用92式步兵炮攻擊日軍,讓日軍也嚐嚐被炮擊的滋味,大喊道:“文和,小高營長,好樣的,狠狠的教訓一下日本人”。

高文和看著正在滿山遍野向河橋村衝擊的日軍,重新確定設計方位,“裝定射擊諸元!方位角29-00,射角08-79,開炮”,“裝定射擊諸元!方位角19-00,射角05-90,開炮”,一發發炮彈射向日軍衝鋒的隊伍,“砼,砼——,轟,轟——”,正在衝擊的日軍瞬間被炸得血肉橫飛,日軍隊伍大亂,一發炮彈射向衝在最前麵的日軍,十幾名日本兵被炸的飛上了天。

正在向河橋村衝擊的日軍,突然感覺自己一方的炮兵停止了炮擊,正在疑惑之間,冇想到飛過來的幾發炮彈,冇有射向河橋村獨立團的陣地,反而落在了自己人的頭上,“轟,轟——”,爆炸聲四起,硝煙滾滾,日軍士兵血肉橫飛。

正在指揮作戰的呂雲龍,正在焦急的等待著高文和的訊息,不知道偷襲日軍炮兵陣地情況如何,看到日軍停止了炮擊,知道高文和的人按計劃端掉了日軍炮兵陣地,心裡輕鬆了許多,出乎呂雲龍意料,過了幾分鐘,接連不斷的炮彈落在了日軍頭上,爆炸聲四起,日軍士兵血肉橫飛,日軍正在衝鋒的隊伍大亂。

一定是高文和奪去了日軍炮兵陣地,翻過來把炮彈傾瀉在日軍頭上,日軍被炮轟的發矇了,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有撤退的跡象,呂雲龍心想要抓住時機,消滅這股敵人,陸雲龍抽出背後的大砍刀,大喊道:“司號員,衝鋒號,弟兄們跟我上,決不能放跑了這些小鬼子,衝啊”,說完,呂雲龍手持大砍刀,跳過土坯圍牆,率先衝向敵陣。

“笛笛,嗒嗒,笛笛,嗒嗒——,笛笛——”,聽到衝鋒的號聲,獨立團的戰士,越出戰壕和防禦工事,端起刺刀,衝向敵陣,“殺,殺——”,喊殺陣陣,日軍士氣崩潰,掉頭逃跑,丟棄武器無數,丟棄傷兵無數。

守在土坯圍牆裡的陸珊,看到日軍突然遭到炮擊,知道高文和已經完成任務,成功奪取日軍炮兵陣地,興奮地大喊道:“衝啊”,抽出手槍就要衝上去,在陸珊說身旁的赫平,一把拽住陸珊,嚴肅的說;“陸參謀,停停——,你不能過去,我們不善於野戰,又不會拚刺刀,過去會給呂團長添麻煩的,文和有話,要我和魯明保護你”。

聽著響亮的衝鋒號聲,看著潰敗的日軍,吳戈興奮的摟著高文和的肩膀,“文和,謝謝你,真冇想到,能夠擊敗這夥日軍,估計他們的人數有一千多,裝備也不錯,這回發財了”。

因為兩軍混戰在一起,不能夠再發射炮彈了,那樣會傷到自己人,高文和看了看身後的小土丘,雖然不高,但是作野戰掩體還是不錯的,“快,大家,上土丘,阻擊逃跑的日軍”,高文和命令道。

五個人,一挺勃朗寧輕機槍,迅速占領土丘,擺開戰鬥姿勢,過了一刻鐘的時間,果然有一股日軍敗退下來,這股日軍有二十多人,戰鬥力還是很不錯的,他們邊打邊撤,撤退到距離小土丘四五十米的地方,利用苞米地青紗帳做掩護,就地臥倒,架起兩挺歪把子機槍,向著獨立團衝鋒的方向,“噠噠,噠噠——”,瘋狂的掃射,給獨立團衝鋒的隊伍造成很大的殺傷。

一個日軍指揮官,單腿跪在地上,揮舞著軍刀,歇斯底裡的大叫著,“路資,路資——”(射擊),“啪”,李久福率先開槍,美式m1突擊步槍,子彈穿過日軍指揮官的腦袋,日軍指揮官瞬間倒在地上,手裡的軍刀甩出很遠。

就在李久福開槍的同時,高文和甩出一顆手雷,手雷準確的落在一挺歪把子機槍附近,“轟”,的一聲巨響,歪把子機槍連同歪把子機槍手一起被炸上了天,“噠噠,啪啪”,接著大家一起開火,這股撤退的日軍一瞬間躺倒一片。

這股日軍注意力一直在西北方向,想阻擊獨立團的進攻,冇想到背後受到襲擊,指揮官被打死,一色美式m1突擊步槍和勃朗寧輕機槍,裝備如此幾年精良,不知道來的是什麼隊伍,連滾帶爬向南跑去,丟下十幾具日軍屍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