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珊和高文和回到順江福客棧,和赫平商議了一下,赫平也同意武力營救胡掌櫃,這也是目前唯一可行的辦法,赫平拍了拍高文和的肩膀,嚴肅的說:“文和,具體方案你來製定,我們執行,敵人人數不明,要謹慎行事”。

赫平和陸珊如此信任高文和,高文和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回答道:“赫參謀言重了,我提一個方案供大家討論”。

高文和的方案是,今天中午就開始行動,如果太晚了,敵人有可能把胡掌櫃帶到江都去,首先由高文和和赫平從福順藥行的二層閣樓的棚頂上,隱秘進入福順藥行的二層閣樓,營救出胡掌櫃,爭取乾掉二樓看守胡掌櫃的敵人,然後在二樓窗戶掛上一條白毛巾。

高文和覺得自己和赫平配合默契,幾年前,二人一起刺殺了準備叛逃的青陽縣守備旅旅長李久堂,就是由房頂直接下到李久堂的臥室裡,完成刺殺李久堂的行動。

其他人由陸珊率領,潛伏在福順藥行門前,門前有水果攤,餛飩攤,煎餅鋪,不會引起注意,魯明和肖東負責看住灰色鴨舌帽和老四,一旦看到二樓窗戶上的白毛巾,馬上行動,乾掉灰色鴨舌帽和老四,郝明貴和李久福看到行動信號,立刻衝進福順藥行,消滅裡麵的敵人。

最後,高文和說:“敵人很狡猾,在福順藥行門前設有暗哨,這次行動隻能帶短槍,所以動作要快,下手要狠,不給敵人喘息的機會,藥行了都是敵人,進入藥行就開槍,陸參謀負責警戒”。

赫平補充說:“陸參謀,我建議,我們進到二樓閣樓,首先要確定胡掌櫃的身份,如果這個胡掌櫃對不上接頭暗號,說明就是敵人的圈套,我和文和就會放開手腳,把二樓的敵人全部乾掉,你們按原計劃行動”。

陸珊把接頭暗號告訴了赫平,囑咐說:“赫參謀,要謹慎行事,保護胡掌櫃的安全”。

福順藥行左右房屋稠密,房挨著房,屋連著屋,高文和和赫平從北側一棟房屋的院牆,翻到這棟房屋的屋頂上,又穿過幾棟房屋的屋頂,來到福順藥行二樓閣樓的樓頂,青木鎮的房屋是典型的蘇北建築,房頂上都有一段女兒牆,有了女兒牆的掩護,雖然是中午時分,冇有人發現高文和和赫平的動作。

女兒牆,實際上就是屋頂周圍的矮牆,主要作用除維護安全外,亦會在底處施作防水壓磚收頭,以避免防水層滲水、或是屋頂雨水漫流,女兒牆高度一般不得低於一米一,最高不得大於一米五。

在福順藥行二樓閣樓的樓頂,高文和和赫平掀開棚頂的木板,看到閣樓裡很雜亂,幾套桌椅被雜亂的擺放在西側,還有一個木架子,木架子上掛著幾隻皮鞭,閣樓中間的立柱上果然綁著一個人,因為高文和和赫平在房頂上,隻能看到這個人蓬亂的頭髮,看不到麵容。

高文和在房頂固定好一根繩索,擔任警戒,赫平嘴裡叼著一把匕首,這是突襲行動的固定模式,如果遇到突發事件,能馬上開始行動,赫平抓著繩索迅速的從房頂上下到閣樓裡,看清了立柱上果然綁著那個人的麵容。

立柱上果然綁著的這個人,三十多歲的年紀,中等個,身穿灰色長衫,頭髮蓬亂,臉色慘白,灰色長衫上血跡斑斑,臉上,脖子上也有皮鞭抽打的痕跡,這個人也看到了赫平,驚異的張大嘴巴,差一點喊出聲來。

赫平作了一個“噓”的手勢,示意這個人不要出聲,環視了屋內的情況,低聲問道:“胡掌櫃吧,有丹砂和玉竹嗎,丹砂要二十五斤半,玉竹要三十五斤四兩”。

胡掌櫃已經報著必死的決心,絕食兩天了,冇想到天降救星,說出了地下組織的暗號,是來和自己接頭的人,組織上來人了,心裡百感交集,急忙回答:“是譚掌櫃要你們來的吧,丹砂和玉竹數量不多了,庫房各有十四斤”。

赫平對上暗號,知道對方是接頭人胡掌櫃無疑,向房頂上的高文和打了一個手勢,讓高文和馬上下來,赫平低低的聲音對胡掌櫃說:“胡掌櫃,你受苦了,再忍耐一會兒,我們隱藏在門後,你就大聲喊叫,要吃東西”。

赫平和高文和手握匕首,隱藏在閣樓門後,赫平向胡掌櫃舉手示意行動,胡掌櫃大聲喊道:“有人冇有,有人冇有,餓死我了——,快給我弄一點吃的,聽見冇有”,隨著胡掌櫃的喊叫聲,門外響起了腳步聲,一個豪橫的聲音傳了過來,“嚷什麼嚷,聽見了,你不是絕食嗎,絕食了還餓什麼餓,哼,餓得受不了了吧,隻要你乖乖的聽話,香噴噴的大肉包子管夠”。

“嘩啦”,閣樓門上的鎖鏈被摘了下去,門打開後,走進來兩個人,中等個頭,一般的裝束,灰色粗布外衣,黑色鴨舌帽,黑色皮鞋,二人進入閣樓,看到胡掌櫃閉著眼睛,大聲呼叫,冇有感到有些異常,大聲嗬斥到:“停停,要吃飯是吧,好說,好說,把你們的接頭暗號說出來,等到了江都城見到佐藤太君,山珍海味有的是”。

不等這兩個人話說完,赫平和高文和從門後猛的衝了出來,幾乎是同樣的動作,左臂鎖住喉嚨,右手的匕首從後背狠狠的刺了進去。

進屋這兩個人,冇有防備,喉嚨被鎖住,發不出聲音,隻能悶哼著,身體抽搐了幾下,就冇有了氣息,把這兩人的屍體拖到牆角,高文和來到胡掌櫃身邊,割斷了捆綁胡掌櫃的繩子,赫平拿出準備好的一條白毛巾,向樓下晃了晃,掛在二樓的窗戶上。

胡掌櫃嘴唇顫抖:“謝謝你們,冇想到你們真來了,我在青木鎮等了好多天了,這夥人是江都城來的,屬於佐藤特工隊”。

守在福順藥行樓下的陸珊等人,心情也是急迫,不知道高文和和赫平得手冇有,看到二樓窗戶上的包毛巾晃了幾晃,知道高文和和赫平行動順利,陸珊打了一個行動的手勢,魯明和肖東悄然來到灰色鴨舌帽和老四身後,抽出手槍,用槍托猛擊灰色鴨舌帽和老四的後腦海,“啪——”。

灰色鴨舌帽和老四在此坐了一上午,也冇有看到來福順藥行接頭的人,真覺得百無聊懶,注意力分散,猛然遭到襲擊,後腦海受到重重的一擊,頓時覺得天旋地轉,昏了過去,“砰,砰”,二人從椅子上摔了下來。

同時,郝明貴和李久福,抽出手槍,衝進了福順藥行,福順藥行分成樓上樓下,樓上的閣樓供人休息,樓下東西兩側是櫃檯,北麵是藥庫,藥庫一側是木製樓梯,樓下有三個夥計模樣的人,這些人訓練有素,看到突然闖進來兩個人,知道情況不妙,一個人迅速躲到櫃檯底下。

“啪,啪”,另外兩個人,反應稍微慢了一些,被郝明貴和李久福開槍擊斃,躲在櫃檯底下的那個人,事出緊急,不敢露頭,躲在櫃檯底下盲射,“啪,啪”,幾發子彈從郝明貴頭頂飛了過去,擊中福順藥行的窗戶,“嘩”,窗戶的玻璃碎了一地。

躲在櫃檯底下的這個傢夥,剛要站起來看看情況,“啪——”,冇想到身後響起槍聲,一顆子彈擊中了他的左側太陽穴,高文和和赫平從樓上衝了下來,樓梯就在櫃檯的側後方,高文和手疾眼快,搶先開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