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按照高文和的計劃,在蘇家鎮西側的山坡上開始行動,郝明貴和李久福在前,其他人在後,匍匐前進,達到鐵絲網前,郝明貴和李久福拿出預先準備好的鐵鉗子,“喀嚓,喀嚓”,剪斷鐵絲網,因為鐵絲網上掛著一些鐵皮盒子,害怕引起鐵皮盒子的震動,郝明貴和李久福動作小心翼翼,耽擱了一些時間。

高文和低聲對陸珊說:“陸參謀,你負責守在這裡,掩護大家撤退,主要是保證鐵絲網通道,聽到爆破聲前,最好不要開槍”。

陸珊趴在草叢中,握著勃朗寧手槍,點頭回答:“好的,文和,你們要小心”,陸珊本想要求和高文和一起進入日軍醫療研究基地,考慮到自己野戰能力有限,跟著過去也是添麻煩,高文和還得照顧自己。

章達和肖東埋伏在山坡上一處突出的位置,架起勃朗寧輕機槍,緊緊盯著前方。

高文和幾個人匍匐著從山坡上下來,山腳下就是日軍醫療研究基地,也是日軍研究人員和設備聚集的山洞所在地,因為是夏季天氣炎熱,所以山洞的大門敞開著,果然如高文和所料,兩名日軍哨兵靠在門邊睡著了。

高文和悄然走過去,來到日軍哨兵身後,伸出左手捂住日軍哨兵的嘴巴,同時右手緊握的匕首猛的捅進了日軍哨兵的後背,由於嘴被死死地捂住,日軍哨兵發不出聲音,隻能悶哼了一聲,身體抽搐了幾下,就冇了氣息。

同時,郝明貴也乾掉了另外一名日軍士兵,一切順利,高文和向郝明貴舉起了大拇指,接著向李久福打了一個停止的手勢,意思是李久福,郝明貴在洞門外警戒,高文和,赫平,魯明三個人進入山洞。

因為是拂曉時分,山洞裡還很灰暗,能見度很低,高文和隻是朦朦朧朧的掃視了山洞,山洞裡和以前比變化很大,比以更加寬敞了,為了防止塌方,中間立著幾根圓木立柱,還有就是十幾台設備,各式儀器,還有一些塑料方桶和鐵皮方桶,高文和估計是試驗用原料。

在山洞洞口處,左右各隔出一個小隔斷,小隔斷門掛著竹簾,裡麵傳出此起彼伏的鼾聲,肯定是有人住在裡麵,至於有多少人,就管不了那麼多了,赫平和魯明兩個人迅速行動,在兩根圓木立柱地下各安置了一個炸藥包,目的是炸斷圓木立柱,引起山洞塌方。

赫平和魯明安置好炸藥包,抓著長長的導線回到山洞外,為了增強爆炸效果,幾個人把山洞的大門緊緊關上,高文和無意之間,看到了山洞洞門附近的幾隻柴油桶,他和郝明貴兩個人把柴油桶挪到門板前,死死抵住山洞大門。

一切準備妥當,赫平點燃了炸藥包引線,“呲,呲——”,引線迅速燃燒,“快撤,三分鐘就會爆炸”,赫平喊道,幾個人迅速爬上山坡,準備撤回鐵絲網附近,和陸珊彙合,突然響起“啪,啪”,的兩聲槍響。

開槍的是李久福,李久福的任務是負責警戒崗樓上的日軍哨兵,走在隊伍的最後,忽然看到北側崗樓上的日軍哨兵醒了過來,伸了伸懶腰,準備轉過身來,這一處山坡上雜草已經被剪斷,隻有矮矮的一層,冇有可以隱蔽的地方,如果日軍哨兵轉過身來,幾個人完全暴露日軍哨兵的眼下,雙方距離隻有五十多米,大家都成了日軍哨兵的活靶子。

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李久福果斷的開槍,子彈準確的擊中日軍哨兵的後背,“啊”,日軍哨兵大叫著,摔下崗樓,南側另一個崗樓的日軍哨兵,抱著槍,正靠在崗樓的立柱睡覺,被李久福一槍擊中頭部,糊裡糊塗,在睡夢裡捱了一槍,也大叫著摔下了崗樓。

高文和看到李久福開槍,知道已經暴露了,知道日軍行動非常迅速,馬上會出動,大喊道:“快,快,日軍馬上回出來”,指揮大家迅速爬上山坡,向鐵絲網方向快速運動。

果然,槍聲過去不足兩分鐘,十幾名日本兵從前麵營房裡衝了出來,馬上就發現了山坡上的高文和赫平等人,大喊著:“德卡魯,德卡魯,筎呆,筎呆”(有人,開槍)。

“嗒嗒,嗒嗒——”,埋伏在山坡上的章達和肖東搶先開火,扣動扳機,密集的子彈從勃朗寧輕機槍的槍管傾斜而下,跑在前麵的幾個日本兵立刻被打成了篩子,屍體橫七豎八躺倒在地。

其他的日本兵都趴在地上,日本兵還是訓練有素,遭到伏擊,迅速趴伏在地,馬上舉槍還擊,“啪,啪——”,三八大蓋的槍聲很清脆,因為被章達和肖東勃朗寧輕機槍壓製,趴伏在地的幾名日本兵隻能盲射,子彈亂飛,不知飛向何處,冇有給高文和幾個人造成傷害。

高文和衝到肖東身邊,搶過勃朗寧輕機槍,命令道:“肖東,快撤,我來掩護”,自皖北山區潛伏開始,肖東就跟隨高文和作戰,看到高文和口氣嚴厲,不敢爭辯,隨著其他人後撤,高文和端起勃朗寧輕機槍,看到有幾名趴伏在地日本兵,似乎是想站起身來。

為了不給日軍喘息的機會,高文和端起勃朗寧輕機槍,向山腳下狂掃一陣,“噠噠,噠噠——”,幾名日軍士兵聽到密集的槍聲,子彈橫飛,嚇得趴在地上不敢動,高文和抓住機會,轉身快步來到鐵絲網前。

“轟——,轟——”,高文和來到鐵絲網前,還冇來得及趴下穿過鐵絲網,身後傳來兩聲巨響,感到腳下的山坡猛烈的顫動了幾下,知道赫平安置在山洞內的炸藥包爆炸了,威力巨大,一副濃濃的黑色煙霧在山洞前生氣,直上天際,迅速擴散,在蘇家鎮上空形成了一塊濃黑的雲霧,看起來很恐怖。

高文和放在山洞門口的幾隻柴油桶,隨著爆炸的衝擊波,飛上了天空,又落下,正好落在日本兵營房房頂上,“呼呼——”,的燃燒起來,立刻日本兵營房成了一片火海,十幾名趴在地上的日軍士兵,立刻籠罩在火海之中,“嗚哇,嗚哇——”,警笛響起。

高文和本想再看看日本兵被燒的景象,守在鐵絲網前的陸珊,急忙催促道:“文和,快一點,馬上撤離,鎮子裡還有日軍小隊,很快會趕過來”,陸珊在望遠鏡裡看到,駐紮在蘇家鎮內的另一隻日軍也出動了,正迅速向日軍醫療基地集結。

看到陸珊著急的樣子,高文和知道現在還不是看西洋景的時候,迅速趴在地上,穿過鐵絲網,問道:“陸參謀所有人都回來了吧”,陸珊回答,“都回來了,你是最後一個”,說完,陸珊拉著高文和的手,向山頂爬去。

陸珊帶著隊伍爬到山頂,看了看手錶,時針指向三點鐘,緊張的戰鬥隻持續了十幾分鐘,再看山腳下,濃煙逐漸散去,日軍醫療研究基地院子裡擠滿了日本兵,人聲嘈雜,院子外麵又來了十幾輛日軍摩托車。

日軍雖然人數眾多,但是並冇有追過來,赫平笑著說:“看來,這次夠日本人喝一壺的的,山洞裡肯定有很多人,他們都忙著救人,忘了追擊我們,哈哈”。

陸珊看了看周圍的情況,有了一個新的想法,翻過兩座山峰,就是分水嶺了,哪裡曾經是日軍的一個簡易飛機場,幾年前被陸珊帶隊炸燬了,應該去分水嶺看看,日軍又在哪裡搞了一些什麼名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