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珊來到收銀台前,語速慢慢的,但是很清晰的說出了暗號:“掌櫃的打擾了,我想買書,買一本唐詩三百首,線裝的,我最喜歡最喜歡李白的一首詩了,欲求千裡目,更上一層樓,最有格局了”,說完,陸珊把一本唐詩三百首放在櫃檯上。

譚掌櫃的聽到陸珊的暗號,看到放在櫃檯上的唐詩三百首,驚異的抬頭看了看,認出站在自己麵前的是陸珊,驚喜萬分,但是,譚掌櫃還是按照地下工作的紀律,趕緊站了起來,拿起唐詩三百首看了看,回答說:“”姑娘,你記錯了,這不是李白的詩,是王之渙的詩,還有兩句是白日依山儘,黃河入海流,李白最有名的詩是望廬山瀑布”。

暗號對上了,雙方都有些興奮,譚掌櫃有些興奮的說:“好吧,姑娘,你要的這本線狀的唐詩三百首,櫃檯裡冇有,在後麵書庫裡,跟我來吧”,說著,譚掌櫃掌櫃的領著陸珊向後麵走去,按照慣例,高文和留在前廳裡警戒。

霍家貿易書行很寬敞,空間很大,櫃檯後麵是一個屏風,屏風後是一個長長的走廊,走廊最頂端房間是霍家貿易書行的書庫,譚掌櫃和陸珊先後進了書庫,譚掌櫃和陸珊緊緊地握手,“陸珊同誌,早就聽張峰同誌說你要過來,還組建了蝙蝠行動隊,了不起,一道宛城就打掉了日本人的聯絡站,你在宛城見到張峰了吧”。

陸珊回答:“見到張峰同誌了,很年輕,也很機警,在宛城還建立了地下聯絡站,我們就是在宛城地下聯絡站會麵的,我們能夠順利打掉日本人聯絡站,還是靠張峰同誌的情報,我這幾年一直待在山城,受到軍統的監視,和組織聯絡少,冇想到組織上還惦記我,我一到宛城就和張峰同誌聯絡上了”。

譚掌櫃點頭笑著說:“張峰同誌原來是粟司令的警衛班長,機智勇敢,頭腦靈活,還有反偵察經驗,因此組織上派他建立宛城聯絡站,有事儘管找張峰聯絡,張峰同誌是你在宛城的聯絡人”。

話入正題,陸珊介紹了蝙蝠行動隊來廬城的任務,在老爺峰崗地擊斃了山本特工隊隊副石田雄文,營救林娜,除掉安田,尋找宛城警備司令部情報科長劉文,現在林娜成功營救,安田也被出掉了,隻有劉文還冇有下落。

聽了陸珊的介紹,譚掌櫃讚許的說:“陸珊,你們蝙蝠行動隊很了不起,剛剛到廬城,就取得了這樣的成績,粟司令有交代,讓我們廬城地下聯絡站緊密配合你們的行動,狠狠的打擊日本人,劉文的下落我們會儘力尋找,一有線索馬上會通知你們”。

譚掌櫃有些嚴肅地問:“陸珊同誌,現在這個蝙蝠行動隊人員結構如何,你對這支隊伍的控製力這麼樣,軍統會不會再給你添麻煩”。

陸珊肯定的點點頭,回答:“譚掌櫃,我對蝙蝠行動隊很有信心,蝙蝠行動隊有我和赫平,高文和領導,赫平政治態度轉變很大,可是說已經是我們自己人了,高文和作戰勇敢,也很有謀略,因為他是下級軍官,政治上還很單純,對有些事不理解,不過有一點,高文和服從指揮,其他的事從不過問”。

“還有”,陸珊堅定的說:“蝙蝠行動隊直接歸防務部鄭參議指揮,不受軍統轄製,行動自由,組織上有事儘管吩咐,蝙蝠行動隊既是山城防務部的行動隊,也是粟司令的行動隊”。

譚掌櫃拿出一張地圖,在陸珊麵前攤開,說:“陸珊,蘇家鎮你熟悉吧”;“蘇家鎮”,陸珊想了想回答:“熟悉,以前在皖北的時候,去過幾次,還在陳凱大夫的指揮下,炸燬了日軍醫療研究基地,哪裡有新任務”。

譚掌櫃:“據內線情報,日本人去年又在皖北山區重建了醫療基地,醫療基地地點就是蘇家鎮,研究的目標就是細菌武器,現在已經取得很大的進展,準備在豫東和蘇北一帶試驗,對豫東戰場的**和蘇北粟司令的部隊構成很大威脅”。

譚掌櫃指著地圖說:“這是一張蘇家鎮的示意圖,我們地下諜報人員繪製,這裡是日軍醫療基地,你們上次營救陳凱就是在這裡吧”。

這張蘇家鎮的地圖繪製的很粗糙,隻是標出了日軍醫療基地的位置,陸珊去過蘇家鎮多次,對鎮裡情況很熟悉,看圖上的位置,還是原來日軍醫療基地的位置,在蘇家鎮最西側,陸珊問:“營救陳凱醫生是在蘇家鎮最西側的一處山洞內,和圖上的位置差不多,譚掌櫃,還有其他更詳細的情報嗎”。

譚掌櫃遺憾的搖搖頭,回答:“這個日軍醫療基地是日軍的絕對軍事機密,普通人就是問一問,都會被抓起來,我們的一個同誌是慈溪醫院的醫生,也是一個偶然的機會從一個日本醫生哪裡得到訊息,隻能提供這些情報了,其他的事還要靠你們自己”。

陸珊把地圖收起來,看著譚掌櫃,充滿信心的說:“譚掌櫃,請轉告組織,我們一定會炸燬日本人這個日軍醫療基地,具體行動方案,我們還要到蘇家鎮附近詳細偵查”。

“譚掌櫃,薑同誌還在廬城嗎,還能夠給我們提供情報嗎”,譚掌櫃擺了擺手,低聲回答:“薑同誌幾個月前離開廬城,特高課副課長田中大野調任上海,田中大野很器重薑同誌,就把薑同誌一起調到上海去了,不過薑同誌身份隱秘,隻屬於我們這條地下諜報線,由我和他直接聯絡,薑同誌在上海的工作不太順利,組織上的意思是蝙蝠行動隊爭取去上海,幫助薑同誌”。

陸珊聽到譚掌櫃的介紹,心裡有些遺憾,又有些著急,自己和蝙蝠行動隊不知道有冇有機會去上海,目前很難幫到薑同誌,她本想再瞭解一些譚掌櫃的情報來源,但是礙於地下情報工作的紀律,冇有再多問,“蘇家鎮,我們很熟悉,日本人的日軍醫療基地隻要在蘇家鎮,我們一定會有辦法的”。

“據我們內線報告,日本人在蘇家鎮防守很嚴,有一百多名日軍士兵,還有警察署的偵緝隊,一部分駐紮在鎮內,一部分駐紮在醫療基地,你們一定要謹慎”,譚掌櫃囑咐說。

從霍家貿易書行出來,夜已經很深了,天空中繁星點點,月光時隱時現,陸珊緊緊的挽著高文和,走得很慢,一邊走一邊思考,看著陸珊凝神聚力的樣子,高文和低聲問:“大小姐,有任務了,一定不容易吧”。

“文和,你一直在豫東與日本人作戰”,陸珊像一個小學生,認真地問:“如果進攻敵人的固定城堡,你們都會做什麼準備”,看著陸珊認真的樣子,高文和有些疑惑,不知道出了了什麼問題,想了一想,回答:“當然是偵查,要把敵人城堡的情況摸清楚”。

高文和停頓了一會兒,看著陸珊依然望著自己,又接著說:“一次我們準備襲擊日軍的物資基地,我帶人埋伏在物資基地附近,兩天一夜,摸清了日軍的活動規律,纔在午夜發動進攻,一舉炸燬了日軍的物資基地”。

高文和說的襲擊日軍的物資基地的事,陸珊早就知道了,在山城晚報上登載過,陸珊心裡有了主意,高文和既有野戰,又有夜間襲擊日軍的物資基地的經驗,還是要發揮高文和的作用,“文和,這一次還是要發揮你的夜間作戰經驗,炸燬日軍的醫療基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