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午夜時分,陸珊和江嵐扮成護士,身穿護士服,帶著白色護士帽,帶著口罩,推著一台醫用小車,小車有三個小車輪,便於拐彎,行動靈活,小車檯麵一米多高,上麵擺著一些醫用材料和器械,紗布,針管針頭,酒精瓶,體溫計等等,從慈溪醫院三樓環形樓梯上來,慢慢走向a3——013病房。

剛到a3——013病房門前,就被守衛在門前的偵緝隊員攔住,陸珊注意到這次門前的偵緝隊員換人了,原來那個瘦高個和一個胖胖的不見了,換成一個留著小寸頭的的偵緝隊員,小寸頭個頭不高,動作敏捷,伸手攔住了陸珊和江嵐的去路。

因為已經是深夜,正是人睏乏的時刻,小寸頭打著哈切問:“乾什麼的,這麼晚了有事嗎”,陸珊一副很害怕的樣子,回答:“長官,病人情況不穩定,大夫吩咐午夜時分要測測體溫”。

小寸頭伸了伸懶腰,來到小車前,翻了翻檯麵上的東西,都是紗布,針管針頭,酒精瓶,體溫計之類的東西,揮揮手說:“進去吧,儘量快一些,這麼晚了,還讓不讓人睡覺”,陸珊小聲回答:“是,長官,我們會儘力快一些,隻是測測體溫”,“咕嚕,咕嚕”,陸珊和江嵐推著小車進入a3——013病房。

午夜時分,a3——013病房內已經熄燈,裡麵也是漆黑一片,陸珊關好病房門,隨手打開房裡的電燈,病房的牆壁是潔白的,在白熾燈下顯得有些慘淡,病房裡隻有一張病床,床前放置著點滴用的鐵架子,還有一隻吸氧用的氧氣瓶,一個長方形的床頭櫃,再冇有其他的東西了。

看得出一個女人躺在病床上,蓋著白色的被褥,藍色豎條紋式的病號服,長長頭髮散散亂亂,蓋住了女人的半個臉部,女人似呼睡意正酣,輕輕的打著鼾聲,陸珊為了確定這個女人究竟是不是林娜,陸珊自己摘下口罩,伸手把女人的頭髮攏開,輕輕的說:“女士,女士,醒醒,我們測測體溫”。

女人醒了過來,慢慢的轉過臉來,看著陸珊,目光冷漠充滿敵意,突然女人看清了陸珊的麵容,欠了欠身體,驚異的說:“你,你,你是陸——”,陸珊也認出這個女人就是林娜,自己的同學加閨蜜。

幾年不見,陸珊感到林娜變化不大,大大眼睛,薄薄的嘴唇,隻是有些清瘦,臉色蒼白,陸珊抓住林娜的手,做了一個“噓”的動作,示意林娜不要出聲。

陸珊俯在林娜耳邊輕輕的說:“娜娜,你受苦了,我是陸珊,我奉三戰區長官命令特來營救你,病房外就有日本人,你不要出聲,現在一切都聽我的”,林娜眼淚奪眶而出,輕輕的點點頭,林娜自從被俘以來,就抱著必死的決心,隻想著儘快了斷自己的生命,免得受日本人的侮辱,冇想到上峰會派人來營救自己,來人還是自己同學加閨蜜。

“一會兒,你大聲呻吟,如果有人來了,你就裝出一副呼吸困難的樣子”,陸珊低聲吩咐說,陸珊聊起林娜的病號服,把一隻體溫計放在林娜腋下,回身看了看病房門外的情況,,門外的幾名偵緝隊員冇有什麼反應。

陸珊向林娜擺了一下手,示意林娜開始喊叫,“啊,啊——”,林娜明白了陸珊的意思,大聲呻吟著,同時大口喘著粗氣。

陸珊急忙打開病房門,對小寸頭說:“長官,病人高燒不退,呼吸困難,一定是傷口感染了,需要馬上手術”,病人病情突然加重,小寸頭感到很意外,他急忙走到林娜的病床前,看到林娜緊閉雙眼,大口喘著粗氣,呼吸困難,看起來很危險的樣子。

隔行如隔山,何況還是一個受了重傷的弱女子,看著林娜的呼吸困難的樣子,小寸頭也不敢怠慢,如果發生意外,自己無法交代,小寸頭急忙揮揮手說:“好吧,好吧,快去叫大夫”。

陸珊守在病房裡,以防意外,江嵐急忙跑下樓去,一會兒的功夫,江嵐領著赫平,高文和和郝明貴,推著一台醫用擔架車,急匆匆從環形樓梯上了三樓,很快就到了a3——013病房前,赫平一身醫生服,胸前掛著聽診器,留著日式仁丹胡,帶著一副金絲眼鏡。

赫平進入a3——013病房內,來到林娜床前,看到林娜緊閉雙眼,赫平輕輕的翻起林娜的眼皮,觀察了一下,故意用生硬的漢語說道:“情況壞壞的,手術快快的”,赫平向高文和和郝明貴揮揮手,高文和和郝明貴馬上過來,把林娜抬起來,放在醫用擔架車,蓋上一個白色被單。

站在一旁的小寸頭,有些著急的說:“停停——,你們準備把病人帶到哪裡去,這個病人可是皇軍的要犯”,赫平一副很傲氣的樣子,“手術室的開路,情況很嚴重,耽誤的不行,讓開”。

日本人在華夏人麵前,都高人一等,陸珊介紹說:“長官,這位大夫是吉田先生,我們醫院的主治醫生,今天晚上的值班醫生,手術室在一樓,我們必須把病人搬到一樓手術室內,這裡不具備手術條件”。

“手術多長時間”,小寸頭問,赫平和陸珊說了幾句日語,陸珊翻譯回答:“吉田大夫說時間不會太長,隻是處理一下傷口,三四十分鐘就差不多了”。

小寸頭看到有日本醫生在場,不好阻攔,何況一樓也有偵緝隊的人員擔任警戒,點點頭說:“吉田大夫,那就拜托了,這個病人很重要,木村太君很重視,一定不能出什麼危險”,一個瘦瘦的偵緝隊員,伸了伸懶腰,走過來插話說:“警長,多餘了,有皇軍大夫在這裡,還擔心什麼,不會有事的”。

高文和和郝明貴得到小寸頭的允許,一前一後,推起醫用擔架車,“咕嚕,咕嚕”,離開a3——013病房,赫平,陸珊,江嵐跟在後麵,腳步匆匆,冇有幾步就到達環形樓梯,向下一拐,很快到達二樓露台,幾個人推著醫用擔架車進入露台,關好露台的門。

午夜時分,二樓的走廊裡冇有人,隻有微弱的燈光,即使有人看見,看到一堆的護士大夫,也不會在意,夜間搶救病人是常有的事,高文和在露台上固定了一根粗粗的繩子,長長的繩子直達地麵,眾人七手八腳把林娜綁在高文和的身上,林娜雙手緊緊的摟住高文和的脖子。

因為是二樓,高文和抓著繩子,揹著林娜,很快到達地麵,李久福和魯明負責接應,鐵柵欄已經打開了缺口,陸珊,赫平,江嵐,郝明貴也順著繩子來到地麵,大家維護著林娜,迅速消失在夜幕中。

回到林娜家診所,已經是拂曉時分,林項看到林娜平安迴歸,對陸珊和赫平是千恩萬謝,林娜冇想到在廬城見到了親哥哥,喜極而泣,抱著林項哭個不停。

林娜身體還很虛弱,幸好林項本身就是醫生,因此陸珊建議,林娜暫時隱蔽在林家診所,待身體回覆以後,再回三戰區。

林娜是日本人眼裡的要犯,這麼重要的要犯丟失,日本人一定會發瘋的全城搜捕,陸珊要求直接把林娜隱藏在藥房的地道中,鋪上厚厚的被褥,平時由江江嵐負責照顧,林娜看著陸珊安排事務井井有條,很老練的樣子,感激地說:“陸珊,冇想到你已經是個女將軍了,辦事沉穩老練,我們幾年冇見了,我們要好好的聊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