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珊和高文和進入廬城慈溪醫院,慈溪醫院是廬城最大的醫院,也是廬城醫術水平最高的醫院,但是因為醫療費用昂貴,來此看病的病人並不多,一樓大廳左麵是掛號處,右側是藥房,還有長長的丁字走廊,寬寬的樓梯,迎麵是一副牌匾,鎏金大字——隻願世間人無病;何愁架上藥生塵。

一樓大廳裡有幾個人在遊蕩,他們裝束幾乎一致,黑色綢緞外衣,帶著米色男士禮帽,黑色皮鞋,一臉傲氣,在一樓大廳裡轉來轉去,不經意間可以看到腰間的手槍,陸珊知道這幾個人就是警察署偵緝隊的,樓外的停車場還有兩輛警車,估計樓上其他地方還會有警察署偵緝隊的人,多重警戒,一定有重要人物在慈溪醫院,盧江的情報很準確。

為了不引起懷疑,陸珊和高文和來到掛號處,掛號處檯麵是黑色大理石的,看起來很貴氣,一個身穿護士服的小姑娘坐在櫃檯裡,“小姐,我掛號,掛秦朗大夫的號”,高文和口氣急切的說。

櫃檯裡麵的小護士,微微一怔,回答:“先生,秦朗大夫上午有事,可能晚一些過來,你還是掛其他醫生的號吧,目前掛德國醫生號的人特彆多,慈溪醫院有德國醫生三名,是我們慈溪醫院醫術最高的醫生”。

高文和感到掛號台裡的小護士,很執拗,似乎是在推銷,自己不好執意推脫,對慈溪醫院情況不明,不能引起懷疑,因此隨口問道:“護士,德國醫生的掛號費是多少”,聽到高文和問德國醫生的掛號費,小護士有些興奮,“德國醫生的掛號費十五法幣”。

“奧,秦朗醫生的掛號費哪”,高文和問道,小護士聳聳肩,回答:“秦朗醫生掛號費,一個半法幣”,僅僅掛號費就整整差了十倍,,高文和有了充足的理由,高文和和陸珊對看了一眼,回答:“沒關係,我們可以等一會兒,就掛秦朗大夫的號,是朋友介紹的,德國醫生的掛號費太貴了”。

拿到了掛號單,就等於拿到了醫院裡的通行證,陸珊和高文和裝出一副懵懂無知的樣子,在一樓大廳轉來轉去,外人看起來似乎是在找醫生診療室。

一樓東西走廊兩側基本上都是內科外科診療室,醫療處置室,急診室,護士站等等,走廊的頂端是手術室,冇有住院病人病房,陸珊一副很難受的樣子,在高文和的攙扶下,順著樓梯上了二樓,二樓樓梯口處事護士站,護士站裡有兩個小護士。

看到高文和和陸珊上了二樓,一個個頭稍微高一些的小護士問:“二位,有事嗎,這裡是病房,一般人不準上來,診療室都在樓下,看望病人時間是中午十一點中以後”,高文和裝出一副懵懂無知的樣子,回答:“啊,我找秦朗大夫,樓下護士說秦朗大夫來查房了”。

兩個小護士互相看了看,早晨正是醫生查房的時間,她們也不確定秦朗大夫是不是來查房了,隻能說:“啊,好吧,秦朗大夫可能在查房,你們要快一些,如果值班院長看見了,會責怪我們的”。

二樓走廊很長,估計會有幾十間病房,走廊裡不時有護士醫生進進出出,冇有看到警察署偵緝隊的人,估計林娜不在二樓病房,陸珊和高文和來到走廊的最東側,發現這裡有一處樓梯,是專供危重病人通行的,冇有一蹬一蹬的步式樓梯,隻有帶有一定坡度的環形水泥地麵,可以通行醫療手推車。

在這個專供危重病人通行的環形樓梯北側,有一個玻璃角門,推開玻璃角門,是一個露台,露台空間很寬敞,隻是少有人來,地麵集滿灰塵,高文和站在露台上向下麵看了看,露台下麵雜草叢生,可見很少有人來過,再往北就是兩米多高的鐵柵欄,鐵柵欄外是一片雜亂的居民區,房子橫七豎八很不規則

高文和回身對陸珊說:“這個地方不錯,我們就救人時,可以用來做行動的路線,雜亂的居民區,房子橫七豎八,便於撤退,這個地方看來很少有人過來,很隱秘”,陸珊也注意到這一點,點點頭回答:“這個地方是很隱秘,是個行動的好地方,當務之急是找到林娜的病房,確定林娜是不是在慈溪醫院,我們上三樓看看”。

慈溪醫院三樓是高檔病房區,走廊更寬一些,病房數量也少了許多,陸珊和高文和一上三樓,就看到四名偵緝隊的人,黑色綢緞外衣,帶著米色男士禮帽,黑色皮鞋,凶神惡煞一般,守在一間病房前,病房好牌是a3——013,陸珊幾乎可以確定,a3——013號病房裡麵一定是有重要人物。

為了進一步確定林娜是否在a3——013病房,高文和攙扶著陸珊,慢慢向a3——013走去,快到a3——013門前時,一個瘦高個偵緝隊隊員疾步走了過來,大聲喝道:“乾什麼的,站住,這裡禁止通行”。

高文和裝出一副很害怕的樣子,和陸珊緊緊抱在一起,喃喃的說:“我們,我們是來找秦朗大夫的,我們掛的是秦朗大夫的號”,瘦高個偵緝隊隊員盯著高文和與陸珊看了看,“胡說,這裡哪有什麼秦大夫,所有大夫都在樓下,我看你們是彆有用心”,說著就要伸手掏槍。

另一個胖胖的偵緝隊隊員,拍了拍瘦高個的肩頭,說:“他們說的冇錯,是有一位秦大夫,秦朗大夫,是慈溪醫院有名的主治醫生,上個月我老丈人就是秦朗大夫做的手術,手術效果不錯,一定是找秦大夫,走錯路了,算了算了,不要和他們一般見識”。

聽胖胖的偵緝隊隊員解釋,瘦高個抽回了已經抓住槍柄的右手,口氣緩和了很多,揮揮手說:“快走,快走,這裡冇有什麼秦大夫,不準再到三樓來了”。

高文和和陸珊鞠躬致謝,互相攙扶著從三樓下來,慢慢的走出了慈溪醫院的大樓,他們特意轉到大樓北側看了看,北側確實是很少有人過去,雜草有一米多高,鐵柵欄也是鏽跡斑斑。

a3——013病房裡麵肯定是重要人物,是不是林娜還不確定,最好是能夠進入a3——013病房裡麵看看,回到林家診所,陸珊和赫平,高文和商量,“不確定a3——013病房裡麵究竟是不是林娜,我們如何行動”。

高文和建議:“a3——013病房,裡麵一定是一個重要人物,至於是不是林娜,還不清楚,我建議想辦法進入a3——013病房看一看,如果不是林娜,或者是一個廬城軍警界一個大人物,我們冒然行動,就被動了”。

赫平思索了一會兒,建議說:“我看這樣,我們按照營救林娜行動準備,今晚開始行動,機不可失,進入慈溪醫院後,見計而行”。

陸珊說出了自己的行動方案,今晚行動,時間定在午夜時分,那個時間人人睏乏,負責警戒的偵緝隊隊員一定睡意正濃,謹慎懈怠,陸珊和江嵐扮成護士,設法進入a3——013病房,如果裡麵真是林娜,再通知開始行動。

“如果找到林娜”,高文和提出具體行動方案,“赫參謀扮成一名日本醫生,警察署的偵緝隊隊員看到日本人從內心就感到恐懼,我和郝明貴負責具體營救林娜,劉福和魯明負責在柵欄附近接應,肖東和章達負責警戒,監視停車場內的警車,遇到突發事情,堅決阻擊警車內的敵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