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廬城,日軍特高課課長木村的辦公室,木村坐在辦公桌後,冷冷的盯著站在辦公桌前的警察署署長梁西魁和行動隊長劉民平,問:“梁桑,劉桑,徐君失蹤幾天了,有線索了嗎,堂堂警察署副署長,就這麼失蹤了”,“還有,郝家診所的聯絡人抓到了嗎,已經幾天過去了,怎麼一點訊息都冇有”。

警察署署長梁西魁額頭有點冒汗,立正回答:“木村閣下,對不起,,徐署長失蹤查了幾天,還是冇有一點線索,那天我們警察署請一個戲班子唱堂會,木村閣下您也參加了,他說有事提前離開了,他這個人平時就喜歡尋歡問柳,廬城內的幾個煙花場所都嚴格的調查了,都說冇見過徐署長”。

這時木村桌上的電話響了,木村拿起電話,是川島的電話,用日語聊了一會兒,放下電話後木村說:“川島君的電話,有一輛巡羅車在相馬鎮附近十幾裡的地方被襲擊,這些華夏軍的活動很猖獗啊”。

行動隊長劉民平說:“木村閣下,據我所知,郝家診所是山城方麵在廬城的最後的聯絡據點,這次破獲郝家診所,雖然聯絡的刺客逃脫,但城裡冇有他們的工作站了,各方麵治安會很好,現在應該集中兵力主要對付廬城以外的華夏軍”。

木村搖了搖頭,說:“劉桑,你太樂觀了,廬城是我們的大本營,華夏軍不會輕易放過,我們內部也有問題,不能鬆懈”。

早晨,天氣很好,夏季的皖北山區鮮花盛開,草木鬱鬱蔥蔥,山中隱藏著千軍萬馬也很難發現,榆樹嶺靠近公路,交通便利,b集團軍的野戰醫院曾經設在這裡,同樣日軍也看中這一點,在榆樹嶺設置了一個兵站。

兵站,說白了就是一箇中轉站,日軍的巡邏隊,巡羅車時間太晚了,不能及時回軍營,有時在此暫時停留,兵站裡有一些食物和武器,這裡的日軍人數不固定,最多時有幾百人,少的時候,也有幾十人,有十幾頂帳篷,周圍是樹木圍欄。

老爺峰在榆樹嶺對麵,是這一帶最高的山峰,高文和站在山頂上,用望遠鏡觀察著榆樹嶺日軍兵站的情況,看著進進出出日本兵,心中有些著急。

從廬城回來後,陸珊召集大家開了幾次會議,對下一步行動大家爭論的很厲害,但有一點達成了一致,不能這麼等著,要采取行動,隻是如何采取行動莫衷一是。

和平認為應該加強對廬城的偵察,爭取弄到電台,等待家裡的指示,在冇有得到家裡指示前最好先不采取行動。

李久福、郝名貴認為應該在公路附近再打幾次伏擊,襲擊日軍的運輸車隊,他們對於這次去廬城冇有帶上他倆很有意見,他們認為如果有李久福、郝名貴參加,效果會更大,積極主張再找機會乾日軍一傢夥。

陸珊也看出來了,李久福、郝名貴作戰是有一套,他們的觀點對高文和影響很大,高文和很聽他們的,對於自己和赫平很排斥,這也是**中官兵對立的結果。

在昨天的會議上,高文和折中提出了一個方案,他對大家說:“赫參謀提出的對平城進一步偵查,我讚成應該,立刻派魯明去相馬鎮,與秦掌櫃聯絡,進一步摸清日軍的動向,最好摸出日軍運輸車的規律”。

他看了看大家又提出一個建議:“我們這裡距廬城太近,伏擊敵人的機會不好找,而且敵人增援部隊很快就會到達,我建議把伏擊日軍的地點放在老爺峰、榆樹嶺一帶,那裡遠離廬城,山勢險峻,利於部隊隱藏,一旦被日軍咬住也容易脫身”。

赫平說:“榆樹嶺距離這裡太遠了,有一百多裡,估計最快也得走十幾個小時”,高文和反駁說:“正因為遠,纔不會引起敵人注意,我們打完就走,鑽進山裡,不容易暴露我們的行蹤,如果我們總在附近伏擊日軍,我們駐紮的雲橋寨遲早會暴露的”。

陸珊覺得高文和的方案有道理,既能打擊敵人,又不容易暴露自己的行蹤,尤其是要保護好雲橋寨,這裡是這隻隊伍在皖北山區的立足點。

高文和一開始提出的方案是自己帶隊去榆樹嶺,陸珊、赫平留守雲橋寨,高文和覺得這次主要野戰,而且是山地戰,自己與李久福、郝名貴長年一起作戰,習慣這種野戰和山地作戰,而且配合默契,陸珊、赫平這方麵他們冇經驗,長途行軍體力跟不上,打起仗來幫不上忙。

尤其郝名貴看著赫平說:“赫參謀,陸參謀我說你們還是留守吧,爬山就得十幾個小時,你們能受得了嗎!”。

赫平早就知道郝名貴這些人看不起自己,所以大聲說道:“郝名貴,你放心,爬山我不比你差,拚刺刀不如你,我用槍啊,放心吧我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不到萬不得已,我是不會和日本人拚刺刀的”

陸珊看出高文和的意思,他們還有點看不起自己,就說:“文和,你放心我不會拖你們後腿,戰鬥由你負責指揮,我和赫參謀都聽你的,我們必須一起去,否則我不放心”。

最後決定,連夜出發,白天行軍人員太多,容易暴露,爭取明天拂曉趕到榆樹嶺設伏。

女人的敏感性很強,黎楠楠第六感官感覺到陸珊對高文和的親近,尤其這次去廬城高文和竟然和一個唱戲的女明星在一個屋裡同住了一晚,她掐著高文和的耳朵審問高文和那天晚上都作甚了,高文和解釋了半當時敵人就在街上,第二天早上就出城了,還能做什麼,再說人家是一個戲劇明星,自己是一個窮小子小子,每天都在生死線上,人家怎麼能看上自己。

這此行動,一看陸珊也參加,黎楠楠就提出自己也去,:“阿文,我也去,你要是負傷了怎麼辦,我不放心”,林項通過這一段與陸珊、高文和的接觸,心裡對他們很佩服,所以提出自己作為醫生,也應該誰參加行動,黎楠楠是個小護士,說的話可以冇人理,林項可是堂堂**少校軍銜,與陸珊、赫平軍銜一樣,說的話分量就很重了。

張大山勸林項說:“林醫生,這次是偷襲,山地作戰,需要行動迅速,如果被日軍盯上,還得在山裡兜圈子,帶著你們不方便,打起仗來,還得有人照顧你們”,又笑著對黎楠楠說:“楠楠姑娘,放心吧,一般的傷包紮我也會,保證你的阿文平安回來”,聽張大山這麼一說,又看林項也冇說話,黎楠楠纔不說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