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地道”,高文和有些驚喜地問:“在哪裡,在哪裡”,高文和起身看了看自己所處的房間,這是一個小雜貨間,房間裡有幾個廢舊桌椅,東西牆上各有一個房門,估計是通往其他房間的,北麵的牆邊擺放著一排木架子,木架上堆滿了各色雜物,米袋子,乾菜等等。

李振峰笑了一笑,來到木架子前,把兩個米袋子拿了下來,米袋子下麵是幾塊麵板,麵板是山裡人家必備之物,是做麪食的主要器具,挪開幾塊麵板,就看到一個洞口,黑黑的,深不見底,看著黑洞洞的洞口,高文和不已,高興地拍了李振峰一下,說:“老李,你真行啊,冇想到您還有這一手”。

讓高文和和陸珊冇想到的是李振峰在他的李家客棧居然挖了一條地道,地道直通城外,青陽縣城城牆高大堅固,進出城盤查很嚴,他們正愁如何把隊伍進來,這回有了李振峰的地道,一切就變得簡單多了。

陸珊幫著李振峰把幾塊麵板放回洞口,把米袋子複位,坐會原來自己的位置,認真的說:“老李,你暫時還不能離開這裡,你這個位置很重要,這樣吧,我馬上向上峰彙報,恢複你的軍籍,你還是堅守在這裡,李家客棧是我們特彆行動隊的第一個地下聯絡點”。

高文和也很興奮,他對陸珊的安排佩服,從此蝙蝠行動隊有了自己的聯絡點,又問李振峰:“老李,青陽縣警察局局長這個人你熟悉嗎,老百姓的口碑如何”;李振峰思索了一會兒回答:“青陽縣警察局局長王山貴,聽說是從廬城調過來的,這個人很低調,也冇什麼惡行”。

“他的家住在哪裡,你清楚嗎”,高文和又問,李振峰這次冇有思索就回答:“西關二道街假山衚衕,衚衕口有一塊巨石,巨石習慣稱為假山,年代久遠,青陽縣城的人都知道,假山衚衕住的都是青陽縣政府要員,因此我也熟悉哪裡”。

“好”,陸珊笑了笑說:“老李,你知道王山貴的家就好辦了,幾年前我們就見過麵,正好會會這位老朋友,有你在青陽縣城,我們辦事方便多了”。

陸珊吩咐高文和:“文和,馬上讓魯明從地道出城,把隊伍帶進來,爭取馬上行動,去會會王山貴這個老朋友,不能耽擱太多的時間”。

青陽縣警察局局長王山貴,這幾年日子過得很滋潤,原來蘇家鎮警察所長,那一年高文和和陸珊給了他兩根金條,買走了王山貴手裡的兩門迫擊炮,這兩根金條幫了王山貴大忙,他用這兩根金條打通一路關係,在上司的幫忙運作下,去年成功的從蘇家鎮警察所長的位置調任青陽縣警察局局長。

鳥槍換炮,簡直有一種平步青雲的感覺,蘇家鎮隻是一個小鎮,人口不過幾千人,和青陽縣城根本冇法比,青陽縣人口足有五萬,是東西客商的集散地,商業繁榮,青陽縣警察局局長位置炙手可熱,多少人對這位置垂涎欲滴,王山貴在青陽縣警察局局長的位置上狠狠的撈了一筆,隻不過他為人低調,不事張揚,悶聲發財。

假山衚衕一共住著六七戶人家,都是青陽縣的頭麪人物,假山衚衕衚衕口有一個警務室,警務室裡的警察負責在假山衚衕內來回巡視,王山貴家在假山衚衕最裡麵,院牆有兩米多高,青磚壘成,兩扇高高的黑漆大門緊閉著。

中午時分,一輛警車在王山貴家門口停了下來,王山貴從車裡下來,回身對警車司機說:“回去吧,下午兩點過來接我”,司機答應了一聲,把警車開出了假山衚衕,因為衚衕口就有警務室,所以王山貴家門口就冇有再設門崗。

“咚,咚咚”,王山貴走到門前使勁敲了敲門,表明是自己家人回來了,如果是客人這麼敲門就顯得很不禮貌了。

過了有一會兒,才聽到腳步聲響起,“嘩——”,拉門栓的聲音,兩扇大門打開了,管家拘謹的站在門裡,怯怯的看著王山貴,王山貴很不高興,大聲訓斥道:“怎麼纔過來開門,我敲門的聲音夠大了,冇聽見嗎”。

王山貴一邊訓斥著管家,一邊邁步走進了大門,一進院子,飽有戰鬥經驗的王山貴馬上感到氣氛不對,院子裡有幾個陌生人,王山貴趕緊轉身向退出去,隻聽“哐當”一聲,身後的兩扇大門立刻關上了,一個陌生人閃身到王山貴身後,低聲說:“王局長,不要亂動,有個老朋友要見你”,瞬間王山貴口袋裡的手槍也被收走。

王山貴同時感到一根冰冷鋒利的東西頂在自己的腰間,是一把匕首,王山貴判斷,後麵的聲音又響了起來:“王局長,你不要緊張,你不亂動,我們是不會傷害你的,走吧,老朋友在客廳裡等你那”。

王山貴有一種萬念俱灰的感覺,抬頭看了看遠處的城牆上,可以清晰的看到日軍巡邏兵步槍刺刀刀尖,實際距離不過二百多米,心裡翻滾了幾個念頭,最後還是作罷,心想隻要自己反抗,大聲喊叫,這幾個人肯定走不了了,但是自己也活不了,還有自己的家人也肯定已經被他們控製了,還有自己苦心經營得來的幾十根金條也會落在其他人手中。

“幾位好漢,放心吧,我不會亂動,隻是你們不能傷害我的家人”,無奈之下,王山貴隻能硬起頭皮,在後背匕首的威脅下,走進了客廳,進入客廳,王山貴看到自己的妻子和一雙兒女都在客廳裡,靜靜的躲在角落裡,驚恐的看著自己,王山貴心裡慶幸,幸虧自己剛纔冇有反抗,一念之差,就再也見不到自己的妻子和一雙兒女。

客廳裡還坐著三個人,王山貴認出來人是高文和和陸珊,赫平,心裡明白了幾分,無奈地說:“原來是陸長官,高長官,赫長官,失敬了,多年不見,不知三位長官找王某何事,我某自問冇有什麼惡行”。

來人是高文和和陸珊,赫平,昨天晚上利用夜色的掩護,通過地道,把蝙蝠特工隊員領進了青陽縣城,就住在李家客棧,今天上午按照李振峰的指引,順利的找到了王山貴的家,把王山貴的家人控製起來,王山貴投鼠忌器,不敢不聽話。

高文和和看出王山貴的無奈,笑著說:“王局長,不用客氣,都是老朋友了,你看這裡說話也不方便,還是找一個說話方便的地方吧”。

王山貴現在投鼠忌器,不敢不聽話,陪著笑臉回答:“三位長官說的是,還是到書房說話更方便一些,請,請”,書房與客廳相通,在客廳的右側,書房的門大開著,王山貴又回頭對自己的妻子和兒女說:“你們回屋去,我不叫你們,你們不能出來,這幾位是我的老朋友,我們有事要談,你們不用害怕”。

王山貴家書房的麵積不大,正好可以坐三四個人,有一套桌椅,一個高高寬寬的書架,就是上麵冇有幾本書。

進了書房,王山貴苦笑著說:“三位長官,真是太厲害了,我從廬城蘇家鎮調到青陽縣,一百多公裡的距離,冇想到,還是冇有躲過三位長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