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錢良感到闞峰的態度有點不對頭,心裡明白,劉文一直跟著闞峰,陸珊和赫平追查劉文,闞峰肯定不高興,如果劉文真的有事,闞峰的麵子上肯定過不去,何況還是情報科長這麼關鍵的崗位。

於是,錢良在中間打起了圓場,插話說:“闞副司令,陸參謀長他們的推理雖然還冇有確實的證據,但是現在劉文不見了也是事實,我的意思,先找到劉文再說,找到劉文這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闞峰雖然是副司令,少將軍銜,但是一直是稅務警察,還有負責長江水警稽查,冇有實際指揮作戰的經驗,軍中的大小事務還得依賴錢良,錢良的話在闞峰麵前還是很有分量的,何況錢良說的也有些道理,畢竟劉文確實不見了。

闞峰看著錢良說:“錢參謀長,你說的有理,就按照你說的辦,讓警衛營出動,全城的搜查劉文,如果要是真找不到劉文,就說明陸參謀長和赫參謀的判斷是對的”。

警備司令部一樓西側的一個房間,是陸珊和赫平的辦公室,房間裡有兩張辦公桌,皮製座椅,還有一排沙發,這也是錢良安排的,以示對上峰特使的尊重。

回到辦公室,陸珊問:“赫參謀,你覺得這個闞峰為人如何,下一步有什麼打算”,赫平靠在座椅靠背上閉上眼睛,想了一會兒,睜開眼睛急迫的說:“現在康司令被害案已經告破,隻是主要凶手安田文郎在逃,我最擔心的還是林參謀的安危,林參謀失蹤已經有十幾天了”。

陸珊點點頭,若有所思的說:“我們第一步就是找到林娜,林娜是三戰區的情報參謀,身負機密,如果真是落到日本人手裡,日本人一定會大做文章的,還要儘快找到劉文”。

在警備司令部陸珊的辦公室裡,黃涯有些侷促的坐在上發上,回答陸珊和赫平的問話,高文和站在門前警戒,看起來有些很嚴厲了。

黃涯是宛城警備司令部情報科乾事,中尉軍銜,二十三四歲的年紀,和高文和年紀相仿,因為昨天自己砸開了劉文科長的房門,發現了燒燬的信件,黃涯也感到劉文此人有些可疑,害怕此事牽連到自己,聽到陸珊副參樓長找自己有事,趕緊跑了過來,心情有些緊張。

陸珊也感到了黃涯的緊張情緒,語氣儘量和緩地問:“黃乾事,今天找你來,就是隨便聊聊,你來情報科幾年了,劉文是哪一年到情報科的”;黃涯趕緊站起來回答:“長官,我來情報科三年了,劉文科長是去年到情報科任職的”。

陸珊揮揮手示意黃涯坐下,笑著說:“黃乾事,我都說了,就是隨便聊聊,你對青陽縣城日本人的情況瞭解嗎,和我們談談青陽縣城的情況”,黃涯心裡放鬆了下來,原來陸珊找自己不是追究自己和劉文的關係,是要瞭解青陽縣城的的情況。

黃涯介紹說,青陽縣城在宛城東北,距離宛城有三十多公裡,是日軍和**相持的最前沿,青陽縣城城牆又高又厚,艱固耐用,裡麵駐紮日軍三百多人,武器裝備精良,輕機槍若乾,重機槍四挺,還有九九式一零五山地炮十門,最高指揮官是佐佐木三郎少佐,據說還有兩輛裝甲車。

黃涯說:“青陽縣還有一個警察局,有警察一百多人,警察局長名字是王山貴,不過這些警察戰鬥力很差”,王山貴,這個名字陸珊很熟悉,她和赫平對望了一眼,問黃涯:“這個王山貴的情況你瞭解多少,他這個人是從哪裡來”。

“據我們瞭解”,黃涯認真的想了一想回答:“原來是皇協軍警備隊的中隊長,後來不知因為什麼原因被免職了,在廬城附近的蘇家鎮作了幾年的警察所所長,去年才調到青陽縣城”。

“還有,山本特工隊也在青陽縣城駐紮”,黃涯補充道:“這個山本特工隊最可恨了,經常冒充普通百姓到宛城附近鬨事,從事暗殺活動,燒傷搶掠無惡不作,宛城的很多政府官員都收到過山本特工隊的恐嚇信,人人自危”。

黃涯走後,他提供的王山貴現在是青陽縣警察局長這個情報引起了陸珊的重視,王山貴原來是廬城附近蘇家鎮的警察所長,受到陸珊和高文和的脅迫,陸珊當年潛伏皖北山區,王山貴提供了炸燬日軍機場的迫擊炮,還為陸珊的部隊進出廬城提供便利。

陸珊對赫平和高文和說:“赫參謀,文和,冇想到山本這個老冤家還在陸城,還把他的特工隊派到了宛城作惡,咱們應該以其人之道治其人治其人之身,我們也應該打到青陽縣城,打到廬城去,也給山本一點教訓,冇想到王山貴在青陽縣城,我們開展工作方便多了”。

高文和點頭同意,思索了一會兒,笑了笑說:“應該去一趟青陽縣城,林參謀在哪裡失蹤,說不定會找到林參謀的訊息,還有也應該會會王山貴這個老朋友,幾年不見了,冇想到王山貴升官了,這個傢夥對我們很有用處,據日本俘虜交代,安田文郎也要去了青陽縣城,如果能夠找到安田文朗一切問題就好辦了”。

陸珊點點頭,接著佈置到:“赫參謀,我覺得闞副司令對我們有點看法,那個錢參謀長還可以,看樣子很支援我們,下一步我們應該積極和錢參謀長搞好關係,這次我們對青陽縣的行動,可以和錢參謀長打個招呼”。

第二天黃昏時分,陸珊,赫平,高文和帶著蝙蝠行動隊隊員來到了青陽城外的一個叫裡山屯的小村子,他們裝扮成過往的客商,陸珊和高文和還是扮成夫妻,裡山屯距離青陽縣城隻有三四華裡,為了隱蔽行蹤,他們把裡山屯僅有的一家客棧——萬家客棧,包了下來。

萬家客棧說是客棧,其實就是幾間土坯房,圍牆也是土坯壘成,看起來破舊不堪,之所以選著這裡,主要是怕引人注意。

萬家客棧的掌櫃的萬老漢,六十多了,身體還不錯,有些謝頂了,頭髮花白,萬老漢看到來了個大主顧,喜上眉梢,圍著陸珊,赫平問這問那,在萬家客棧一個小房間裡,陸珊看著滿臉堆笑的萬老漢,和氣的說:“萬掌櫃,不用太可氣,我們初次來到青陽縣,有點事要向你請教,青陽縣城的情況你熟悉嗎”。

萬老漢看到陸珊說話和氣,還是個年輕的女子,冇有有錢人的架子,也很願意和陸珊聊聊,聽萬老漢介紹,青陽縣城戒備很嚴,隻有南北兩個城門,東西城門由日本人負責看守,不準其他人出入,南北兩個城門由警察局的人負責,盤查很嚴,而且警察局的人都很黑,過往的客商都要被勒索一點錢財。

萬老漢看了看周圍,低聲說:“這位太太,我看你們是經營皮毛的客商,進城門時,要準備一點菸酒之類的東西,打點打點守城門的警察,最好是銀元法幣,否則城門口的警察不好對付”,萬老漢有補充道:“還有,城裡有一家客棧不錯,李家客棧,你們可以住在哪裡,一提裡山屯萬老漢,李掌櫃的知道了,會很照顧你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