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宛城警備司令部參謀長錢良的辦公室裡,錢良看著坐在自己麵前的陸珊和赫平,笑著讚許到:“二位不愧是上峰派來的黨國精英,這麼快就破獲了日本人的地下聯絡站,陸參謀巾幗英雄,出手不凡,可喜可賀,哈哈”。

陸珊禮貌的笑了笑,回答:“錢參謀長過獎了,我們也是偶然得到的情報,因此立刻采取了行動,冇有向錢參謀長通報,請不要介意”,錢良擺擺手回答:“哪裡,哪裡,你們除掉了日本人在宛城的聯絡點,以後就不用擔心泄密了,我感激還來不及哪”

赫平盯著錢良看了一會兒,意味深長的說:“錢參謀長,據我們所知,蘇北粟部宛城聯絡處一個多月前就向警備司令部通報了滕家酒樓的情況,可是遲遲不見警備司令部有什麼反應,警備司令部是那一個部門負責情報反諜工作,獲得這麼重要的情報,怎麼會冇有一點反應哪”。

錢良聽出赫平話裡有話,赫平是軍統出身,他說這個話分量很重,錢良臉色有些發紅,站起身來有些激動地說:“赫參謀,我以軍人的榮譽擔保,我對於蘇北粟部宛城聯絡處向警備司令部通報了滕家酒樓的情況並不知情,如果二位懷疑我,可以對我進行調查”。

陸珊也覺得譚平的話有些重,現在所有一切還都是猜測,也冇有證據表明錢良和日本人有聯絡,自己和赫平在宛城的工作還需要錢良的配合,關係搞得太僵,不利於自己的工作。

於是,陸珊於是客氣的說:“錢參謀長,您不要多想,赫參謀並冇有說您和這些事情有聯絡,我聽說錢參謀長是東北人吧,是東北哪嘎達的”。

陸珊無意之中說了一句東北方言,作為東北人的錢良聽起來很輕切,氣氛緩和了許多,錢良坐了下來,神情有些憂鬱的回答:“啊,我是東北人,東北冰城人,時間過得真快,想當年我隨著張少帥撤離東北,一晃已經十年了,陸參謀也會幾句東北話啊”。

在宛城警備司令部參謀長錢良的辦公室裡,為了緩和氣氛,陸珊和錢良聊起了家常,錢良是東北冰城人,冰城現在還在日滿的統治之下,錢良早年追隨東北王張大帥,民國二十年,發生九一八事變,又跟隨張少帥撤離東北,家裡還有父母和妻兒,一晃十幾年過去了,冇有一點音訊。

烽火連三月,家書冇一封,提起東北家鄉,錢良眼圈發紅,由於錢良的身份,他也不敢和家裡聯絡,怕給家裡人帶來麻煩,父母和妻兒是死是活,狀況怎麼樣,錢良一概不知。

陸珊看到錢良情緒平複下來,話又轉入正題:“錢參謀長,我和赫參謀連夜對幾個日本俘虜進行了審訊,幾個日本俘虜供出康司令被害就是他們這些日本人所為,這些日本人的頭目是一個叫安田文郎的日軍少佐,可惜的是,這個安田文郎幾天前去了北麵的青陽縣城”。

赫平也覺得自己剛纔的話有些重了,心裡有些佩服陸珊,在山城閒職的幾年,處事顯得更沉穩了,口氣和緩插話道:“錢參謀長,幾個日本俘虜供述康司令當晚去江邊小樓和賈馨香約會的情報,是警備司令部內部人員傳遞給安田文郎的,具體是警備司令部內部什麼人傳遞的情報,隻有安田文郎知道,錢參謀長您對警備司令部內部人員比較熟悉,能提供一些有價值的情報嗎”。

錢良想了一想,回答:“我不負責情報工作,隻負責作戰指揮,我們參謀部下設一個情報科,情報科直接對康司令負責,現在由闞副司令指揮,情報科科長劉文,我叫一下劉文,他對這些情況比我熟悉”,接著錢冠對著門外喊道:“來人”。

隨著錢良的喊聲,進來一個上士,揹著中正式步槍,立正問道:“參座,什麼事”;錢良揮揮手命令道:“去,把情報科劉科長找來,我們有事相商”。

看著上士離開了辦公室,錢良無奈的笑了笑說:“想必二位也清楚,宛城的事情比較複雜,康司令是戰區湯司令的人,闞副司令是山城財務部宋長官的人,就我錢良無根無派,自從張少帥在西安出事以後,四處飄蕩,不過我還是很感激委員長,讓我們在宛城駐紮,我和我的幾千弟兄也算暫時有了容身之地,這個情報科科長劉文是闞副司令的人,平時我們也冇有什麼聯絡”。

陸珊和赫平對**內部的派係爭鬥早有耳聞,隻不過他們屬於下級軍官,對這些事瞭解不深,不過陸珊本人曾經屬於桂係部隊,深知在**中經常受到委員長嫡係的排擠,深有感觸,也對錢良的處境很同情,一個冇有靠山的部隊,在西安還參與過對委員長的追捕事件,處處受到猜忌,處境艱難啊。

“噹,噹噹”,敲門聲響了起來,“進來”,隨著錢冠的話音,一個年輕的中尉走進錢冠的辦公室,年輕的中尉尉中等身材,向錢良立正敬禮:“參座,您找我”,錢良愣了一下問:“黃涯,怎麼是你,你們情報科科長劉文哪”。

一開始,陸珊見到一名年輕的中尉走了進來,以為是情報科科長劉文,聽錢良問話的口氣,來人並不是情報科科長劉文,而是一名叫黃涯的軍官,不由得警覺起來。

“報告參座,劉文科長昨天上午離開情報科”,黃涯立正回答:“今天冇有來情報科,聽說您找他有事,我就過來了,請參座指示,我會轉達給劉文科長的”。

黃涯的話引起了陸珊的注意,她看了看手錶,已經是臨近中午時分,警備司令部是軍事機關,情報科更是關鍵部門,雖然都有些散漫作風,也不至於到現在還不來上班,陸珊心想,自己和高文和昨天剛剛破獲了日本人在宛城的地下聯絡站,今天這個情報科科長劉文就不來上班,事情有些蹊蹺。

“中尉,請問”,赫平也覺得事情有些奇怪,插話說:“劉文科長經常這樣嗎,經常有事不來情報科嗎,他昨天離開時,說自己去哪裡了嗎”,黃涯看著陸珊和和平身著便裝,很不客氣的盤問自己,一時不知如何回答,“參座,這二位是——”,黃涯猶豫著問。

錢良感到有些歉意,忘記了介紹趙文和和譚平的身份了,急忙介紹說:“這位是情報科乾事黃涯,這二位是上峰派到宛城的特使,副參謀長陸珊少校,參謀赫平少校,他們是上峰派來專門調查康司令被害一案,黃涯從現在起你要認真配和陸珊副參謀長,參謀赫平少校的工作”。

陸珊覺得赫平的口氣太嚴肅了,容易引起反感,因此語氣溫和的說:“中尉,冇有錢參謀長說得那麼嚴肅,我們隨便問問,例行公事而已,你不要緊張”。

“二位長官好”,黃涯立正敬禮回答:“以前冇有過,劉科長每天總是第一個到達情報科的,如果劉科長有事,一定會和我打一聲招呼,因為我們情報科負責監視對麵日軍行動,事務比較繁忙,有事要及時向司令長官和參謀長彙報,所以冇有特殊情況劉科長是不會不來情報科的,這次不知道為什麼,劉科長走的時候冇有和我們打招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