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珊聽高文和說要在敵人的交通線上做文章,心裡有了點想法,心想,這個年輕的小排長,很有頭腦,他的想法挺符合遊擊戰的策略,於是說:“我讚成文和的主張,在冇又得到家裡的具體指示前,就在日軍交通線上作文章,爭取打亂他的交通線”。

赫平又對秦掌櫃說:“軍統在蘇家鎮有一個聯絡點,不知還在不在,如果聯絡上,他們那裡可能有電台”,秦掌櫃回答:“蘇家鎮有敵人的一個彈藥庫,日軍防守嚴密,這樣,我先去探探情況,如果還存在,那就太好”。

陸珊最後就決定,秦掌櫃去蘇家鎮,其他人回山等候訊息,鑒於這次郝家診所事件,陸珊嚴肅的說:“秦掌櫃,你隻是去探探路,觀察一下聯絡點的情況,不用聯絡他們,具體如何聯絡會來我們再研究,我們會派魯明過幾天找你聯絡”。

山區景色美,山路彎彎,綠樹蔥蔥,滿眼望去,路的儘頭一片綠色。平城郝家診所被破壞的陰霾逐漸從心頭散去陸珊、高文和幾個人趕著馬車,沿著公路緩緩行,這條公路寬闊平坦,是民國政府為開發皖北山區斥巨資修建的,冇想到現在成了日軍的重要運輸線。

陸珊看著高文和問:“文和,你說在這條公路上做文章,怎麼作,有點方案嗎”;高文和回答:“這條運輸線,經常有運送彈藥和糧食的運輸車隊,戰鬥力弱,容易得手”,二人正說著話,後麵響起了汽車的聲音。

日軍為了保證運輸線的安全,經常有載有日本兵的汽車巡邏,高文和回頭看到來了一輛日軍的巡邏卡車,看到隻有一輛卡車,心想機會來了,低聲說:“具體方案以後再說,現在先乾掉日本鬼子的汽車,怎們樣?”,赫平趕緊製止:“高文和,彆胡來,就我們幾個,汽車上又七八個鬼子兵哪”。

高文和平時對這些總部的少爺軍官就看不慣,不高興的說:“赫參謀,地下工作我聽你的,野戰時還是聽我的吧,你和魯明一會假裝打架,乾掉下車的鬼子,陸參謀、江嵐負責乾掉鬼子司機,車廂裡麵得鬼子我來負責,行動吧”。

陸珊與高文和對視了一下眼神,看到高文和堅定目光狡邪,點了一下頭,“聽文和指揮,行動”。

看看日軍巡羅車還有十幾米了,趕車的魯明把掛在馬身上的車套摘下來,馬車車廂失去了支撐,一下子側翻到公路上,正好橫在啊公路中間,幾個人摔下車來,赫平過去大喊:“你是怎們趕車的,把老子摔死了,陪我馬車,過去與魯明兩個廝打在一起”。

日軍巡羅車是一輛敞篷卡車,車廂裡坐著七八的日本兵,車頭裡是一個司機和一個日軍小隊長,看到前麵馬車翻了,正好在公路中間,汽車過不去了,隻好停車,日軍小隊長氣哼哼的下了車,向赫平、魯明走過來,一邊走一邊罵:“八個牙路,快快的讓路,否則死了死了的”。

赫平看到鬼子小隊長走過來了,停住了手說,:“太君,你評評理,我花錢雇他趕車,不好好趕車,車翻了,還把我摔得這麼重,今天必須陪我馬車”,這個日軍小隊長漢語不好,也聽不明白赫平在說什麼,隻是走到赫平麵前,給了赫平一個嘴巴,喝道:“你的,快快的讓路,死了死了的”。

站在日軍小隊長側後的魯明,一看時機來了,一個猛撲左胳膊鎖住鬼子小隊長得頭部,右手緊握匕首,照著鬼子小隊長的喉嚨就割了下去,瞬間割斷小隊長的喉嚨,獻血“呼”的噴了出來,魯明一腳提倒了鬼子小隊長的死屍,同時,聽見兩聲槍響,緊接著是兩聲“轟,轟的爆炸聲”。

按照高文和的安排,看到魯明乾掉鬼子小隊長,陸珊、江嵐同時開槍,打死了日軍司機,高文和又施展自己的絕技,把兩顆手雷穩穩的從敞篷汽車的頂部扔進了車廂裡,車廂裡的幾個日本兵,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又兩個日本兵把頭伸出車廂看熱鬨,隻感到又兩個什麼東西接連從車廂頂部飛進車廂裡,等發現是手雷已經晚了,“轟,轟”兩聲巨響,幾個日本兵被炸飛,當場斃命,車廂也被炸碎,幾具屍體飛出車外,摔在兩側的路基上。

“套上馬車,快撤,鬼子軍車半個小時就會到這”,高文和喊道,幾個人套上馬車,下了公路,向山腳下直奔而來。

半個多小時以後,公路上傳來了汽車的汽笛聲,夾雜著喊叫聲,高文和回頭看了看,有兩輛日軍軍車到達他們剛纔襲擊日軍巡邏隊的地方,還有一個長長的摩托車隊。

豫西某地,b集團軍司令部駐地,司令長官黎耀武中將的辦公室,情報處長蘇格站在黎耀武的辦公桌前正彙報情況。

“總座,內線報告,郝家診所,診所所有地下人員被俘,還好找他們接頭的人冇出事,他們提前知道敵人的埋伏”,黎耀武奇怪的問,:“這個診所非常隱秘,這麼容易就被破獲,原因清楚了嗎”。

蘇格慚愧的搖了搖頭,回答:“原因正在追查,內線報告,幾天前廬城寬平大街響起了槍聲,郝家診所就在寬平大街上,可是並冇有咱們的人被俘的訊息,日軍全城大搜查,也冇有什麼結果”。

停了一會兒,蘇格又說:“前幾天廬城警察署副署長許君失蹤,日軍查了幾天也冇找到他,正是這個傢夥領人破獲了郝家診所工作站,估計是被咱們得人乾掉了”,“總座,還有一件事,日軍的一輛軍車,在距廬城二十多裡的地方被炸燬,又十幾個日本兵被炸死”。

黎耀武站了起來,轉過身,走到作戰地圖前,看著地圖問:“是什麼人乾的,一次乾掉十幾個日本兵,又是在敵後,不簡單哪”。

蘇格回答:“還冇查清楚,郝家診所被破獲,我們就和廬城地區失去了聯絡,隻能通過內線得到有限的情報,不過估計是陸珊的部隊所為,赫平肯定已找到了她,不然,她不會知道郝家診所有電台的事,她不是我們軍統的的人,不熟悉我們的聯絡方式”。

黎耀武指著地圖上的一個地方說:“這條公路是日軍骨乾運輸線,想辦法找到陸珊,命令他們以這條公路為主,目的是打斷日軍的運輸線,把日軍拖在皖北山區”,他思考了一會兒,又命令道:“儘快進行內部排查,找出內奸,排除內部隱患,還有,陸珊部隊的行動要絕對保密,不能泄露她們的行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