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珊聽出錢良的意思,充滿了嘲諷的意味,這也是常態,下層軍官對山城防務部的高高在上官員曆來意見很大,因此陸珊並不在意,笑了笑說:“錢參謀長見笑了,我們剛到,有些事情還不熟悉,還要請錢參謀長多幫助”。

錢良看到陸珊畢竟是個年輕的女人,自己挖苦嘲諷有些過分了,看到陸珊對著自己的挖苦嘲諷並不在意,馬上客氣的說:“這個一定照辦,上峰有交代,要全力配合你們的工作,我已經命令警衛營營長季久全力配合你們的工作,服從你們的指揮”。

赫平問:“那天,康司令去江邊小樓約會,有什麼人知道嗎”;錢良回答:“這我不知道什麼人知道康司令約會的事情,反正我不知道,我一般負責戰備工作,城防和前線有事,一般先通報我,至於司令的私人生活,我也不能過問啊,聽到康司令被害這個訊息時,我在家裡,也感到很震驚”。

“二位高參,還有一件事”,錢良認真的說:“三戰區的情報參謀林娜,在青陽縣城附近失蹤,戰區湯司令知道你們來到宛城,命令我把情況通過報給你們”。

“林娜”,陸珊和赫平都有些震驚,林娜也是黃埔軍校畢業,和陸珊是同學,與赫平也很熟悉,還是陸珊的閨蜜,陸珊著急的問:“錢參謀長,林娜不是在三戰區嗎,怎麼會在青陽縣,青陽縣目前還控製在日本人手中”。

錢良皺了皺眉,無奈的回答:“她是到宛城辦事,奉上峰命令來督促宛城警備部隊加強保密管理,檢查情報保密工作,回戰區的路上失蹤,林娜身負機密,戰區長官很著急,所以我一得到訊息,就馬上向二位作了通報,戰區湯司令希望由你們想辦法營救林娜”

這時,一個參謀人員進來說:“參謀長,副司令叫你出開會”,陸珊、赫平看錢良有事,就起身要告辭,錢良笑著說:“陸副參謀樓長,譚參謀,我們一起去參加會議吧,也見見我們的新任司令官,闞峰司令”。

陸珊客氣的回絕了:“闞峰司令負責宛城防務,責任重大,以後有機會一定去拜見,我們剛到宛城,事務繁雜,這次就免了吧”。

在臨江大街最西段,有一個不引人注意的小酒館——陶家魚館裡,陶家魚館隻有兩個雅間,最裡麵的雅間名為二道江,雅間裡一張小桌子,陸珊和張峰分彆坐在兩側,張峰是個二十七八歲的年輕人,中等身材,體態偏瘦,是蘇北粟司令駐宛城聯絡處聯絡參謀,奉上級命令,在陶家魚館和陸珊會麵。

陸珊身份特殊,還不能光明正大的和張峰會麵,以免引起軍統的懷疑,因此選定這個不引人注意的小酒館——陶家魚館裡,高文和跟著陸珊一起過來,在陶家魚館的大堂擔任警戒。

張峰和陸珊緊緊的握了握手,興奮的說:“陸珊同誌,歡迎歡迎,上級通知說你要過來,要我們馬上和你去的聯絡,這個陶家魚館裡是我們在宛城的聯絡站,陶掌櫃是我們自己人”。

陸珊也很激動,回答說:“我身份特殊,一直受到軍統的監視,所以在山城幾年很少和組織聯絡,冇想到終於有機會離開山城,組織上還惦記著我,謝謝組織的關心”。

接著張峰介紹了宛城的情況,宛城警備部隊成分複雜,被日本間諜滲透的很厲害,在警備司令部內部就有日本人的密探,這個被害的康司令就和日本人關係曖昧不清,相對而言,參謀長錢良還值得信賴,因為錢良屬於東北軍,家在東北滿洲冰城附近,家裡有人被日本人殺害了,和日本有仇恨,抗日意誌堅定。

陸珊疑慮地問:“張峰同誌,既然康合與日本人有聯絡,為什麼還被日本人殺害了”,張峰思索了一會兒,回答:“這個還不清楚,這個康司令一直和日本人眉來眼去,我估計是和日本人要價太高,雙方一直談不攏,所以日本人才下了毒手”。

張峰介紹,“日本人的一個聯絡站,就在宛城城東的墨水街,活動很猖獗,可惜我們宛城聯絡處人手少,還都是聯絡文職人員,戰鬥力有限,而且在宛城冇有執法權,隻能看著日本間諜猖狂的活動”;陸珊問:“可以向警備司令部通報,由他們采取措施”。

張峰無奈的搖搖頭,回答:“我們早就向警備司令部情報科通報了日本人地下聯絡點的情況,還不止一次,他們接受了情報,隻是回覆說和長官彙報,等待長官批示,就冇有下文了”。

陸珊心裡很憤怒,看來警備司令部情報科也有日本人的影子,一定是他們壓下了宛城聯絡處的情報,“這次放心吧,張峰同誌,我們馬上采取行動,爭取儘快端掉日本人在宛城的聯絡點,我們受防務部鄭參議的委派,專門負責反特事務,還要追查宛城警備司令部內部的日本人間諜分子”。

“張峰同誌,還有一件事”,陸珊見到張峰,終於見到家裡人了,心裡有了依靠,“有個叫林娜的三戰區情報參謀,從宛城回三戰區的路上,在青陽縣附近失蹤,這件事你知道嗎”,張峰點點頭,回答:“我也是剛剛聽說,事情很蹊蹺,按理說林娜作為情報參謀,她的行程路線一定很隱秘,一般不會出什麼事”。

“林娜,是一個很精明的人,我在宛城見過她幾次”,張峰有些惋惜的說:“一定是有人泄露了她的行蹤,現在生死未卜”。

“譚掌櫃,還在廬城嗎”,陸珊對譚掌櫃的事很關心,急切的問:“我在廬城時,他為我們提供過很多次情報,如果有機會去廬城,可不可以找譚掌櫃聯絡,好久不見了,很想譚掌櫃”。

張峰點點頭,肯定的回答:“譚掌櫃還在廬城,他現在是廬城地下組織的負責人,如果你去廬城,應該儘快和譚掌櫃取得聯絡,還有在夏陽也有我們的地下組織,組織上的意見,充分利用你的身份和你們蝙蝠行動隊的戰鬥力,狠狠的打擊日本人,你們表麵上是山城防務部的行動隊,同時也是蘇北粟司令的行動隊”。

陸珊堅定的說:“請轉告組織,轉告粟司令,我一定不辱使命,現在蝙蝠行動隊都是自己人,我行動起來很方便”。

因為是山城防務部的屬下,在宛城自然受到優待,警備司令部東側的一棟二層樓房,一樓是李久的警衛營,二層都交給了陸珊,幾乎可以每個人分配一間房間,為了方便戰鬥聯絡,陸珊和江嵐一個房間,赫平和魯明一個房間,高文和帶著其他人住在最大的一個房間內,其他幾個房間用來存放武器和電台。

回到駐地,陸珊召集赫平和高文和,談了自己瞭解的情況,覺定明天就采取行動,免得夜長夢多,高文和問:“陸參謀,赫參謀,要通報警備司令部的人嗎,我們私自采取行動不好吧”。

赫平斷然的否決了高文和的建議,“文和,不能通知警備司令部的人,他們內部情況複雜,情況不明,屢次發生泄密事件,通知了他們,就等於通知了日本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