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山城警察學校的駐地,陸珊向赫平,高文和介紹了情況,上峰命令蝙蝠行動隊即刻去宛城,調查警備司令康合被殺一案。

赫平有些憂慮,淡淡的說:“陸參謀,你不要高興太早,我早就聽說,宛城那個地方很複雜,日軍,**,還有地方軍,甚至還有蘇北粟司令的部隊,各種勢力犬牙交錯,地方警備部隊是保安團組建的雜牌軍”。

高文和有些興奮,插話說:“能打日本人就行,還可以回皖北山區看看”,在皖北潛伏敵後,打擊日軍的運輸線,炸掉日軍飛機場,那樣的戰鬥,高文和一直很嚮往。

一江春水向東流,流淌了幾千年。

宛城,人口稠密,商業繁榮,是長江沿岸的重要水旱碼頭,控製長江黃金水道,這裡還是與日本軍隊對峙的最前沿,由此向東就是日軍在江北的戰略要地廬城,各種勢力犬牙交錯,是各方勢力爭奪的戰略樞紐,隔江相望,上遊就是日軍在長江以南的主要據點夏陽城。

距離宛城碼頭一公裡遠的地方,有一棟獨立的二層小樓,小樓是歐式建築,鐵藝柵欄,外形洋裡洋氣,小樓背靠青山,麵朝長江,春暖花開,真是一處美好的休憩之地啊。

在這棟小樓的二樓,左側的臥室裡,陸珊看了看房間的狀況,除了床上有些淩亂,冇有其他問題,也冇有打鬥的痕跡,地板上的幾盆君子蘭綠意濃濃,粉色的紗簾隨風輕輕的飄動,有些奇怪的問宛城警備司令部警衛營營長季久:“季營長,這裡就是康司令被害的現場,冇有打鬥痕跡”。

陸珊帶領蝙蝠行動隊來到宛城,第一時間就來到康合被害的現場,現場是位於江邊的一棟小洋樓。

季久回答:“是的,陸參謀,隻有床上有血跡,估計司令是在床上被害的”,陸珊現在的身份是宛城警備司令部副參謀長,雖然與季久都是少校軍銜,但陸珊級彆要比季久高許多,可以說是季久的頂頭上司。

陸珊在臥室裡轉了轉,又問:“季營長,什麼時間康司令被害的,你們什麼時間接到的報告,有記錄嗎”;李久想了想,回答:“五月六號晚上,距現在有一個星期了,具體晚上幾點還冇有確定,估計是晚上九點鐘以後,值班參謀有電話記錄”。

赫平來到臥室的窗戶前,向下看了看,窗外是一片菜地,圍著一圈鐵製的柵欄,問季久:“季營長,為什麼確定是晚上九點以後哪”;季久回答:“奧,赫參謀,那天晚上是我在警備司令部值班,九點鐘左右我和司令通了電話,彙報戰備值班情況”。

赫平又問:“當時和康司令在一起的還有誰,還有誰被害了”;季久回答:“和司令在一起的是還有——,是——,赫參謀,這個我不好說啊”。

見季久頓頓吐吐有點不願意說的意思,赫平知道肯定另有隱情,笑了笑又說:“季營長,你不要有什麼顧慮,我們隻想查清案情,不會涉及其他的事情,會為你保密的,放心吧”。

季久回答:“這涉及到康司令的**,望二位長官保密呀,和司令在一起的是新合西藥房的老闆娘賈馨香,她和康司令是情人關係,也有生意上的往來,其他就是幾名警衛人員,他們都在了樓下和院子裡,冇有聽到什麼,後來是賈馨香大聲喊叫,他們才上樓,凶手已經跑了”。

**中的很多高級將領利用手中的權利,做各種生意,大發橫財,保養情人,這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但是還不能公開端在桌麵上,因此季久有一些顧慮。

陸珊問:“這位賈馨香情況怎麼樣,受傷了嗎,現在在哪裡”,季久回答:“賈馨香冇有受傷,隻是受了一點驚嚇,住了幾天醫院,現在已回家休息”。

因為是夏季,天氣炎熱,臥室的窗戶都開著,陸珊來到臥室北側的窗台前,問:“當時,這個窗戶是開著的嗎,窗台上就是現在這個樣子嗎”,窗台上空空蕩蕩,冇有任何物品;李久回答:“我到現場時,這個窗戶是開著的,現在這間臥室都是原來的樣子,窗台上什麼也冇有,我們一點都冇動”。

陸珊把頭探出窗外,看到院子周圍是鐵柵欄圍牆,翻過圍牆隻需三五分鐘就是一片茂密的森林,森林連著青山,陸珊在皖北山區潛伏過幾年,這棟小樓位置很適合休閒,背靠青山麵朝長江,但從軍事角度看,太危險了,就算及時發現凶手,隻要幾分鐘凶手進入深林青山,就冇辦法了。

赫平問:“季營長,康司令被害時院子裡有多少警衛,當時他們都在做什麼”,季久回答:“有一個班吧,一樓客廳裡有四個人休息,其他在在院子裡流動站崗,輪流值班”。

赫平又問:“隻有一個班的人,怎麼這麼少”;季久回答:“不遠處的碼頭有一個營,如果有問題十幾分鐘就會趕到現場,所以康司令覺得冇必要設太多的警衛,隻帶了自己的警衛班”。

季久補充說:“我在案發當晚九點鐘和康司令通話,詢問司令是否需要將強警衛,康司令拒絕了,說一個班的人足夠了”

陸珊在院子裡轉了兩圈,問季久:“季營長,當天值班的警衛人員在嗎,找幾個過來我們瞭解瞭解情況”,季久顯得有些為難,有點尷尬地說:“那幾個警衛人員,因為失職,對康司令被害一事負有責任,已經被調派到豫東前線去了,現在豫東時而有戰事,要找他們很不好辦”。

陸珊心裡有點驚疑,康司令剛剛被害,他的警衛人員就被調走了,還是調往最前線,這裡麵的有些什麼問題呀。

陸珊與赫平從樓上下來,走出了小樓,來到了院子裡,院子裡有兩個士兵在站崗,冇有什麼異常的情況。

高文和從小樓後麵轉了過來,對赫平說:“和參謀,你看哪,有什麼線索嗎,後麵看不出什麼問題,鐵柵欄完好無損”。

赫平搖搖頭回答:“文和,目前還看不出什麼有價值的線索,不過有一點很奇怪,警衛輪流巡邏,每班四個人,這麼點個小院子有八個警衛在巡邏,當時這些警衛在乾什麼,凶手神不知鬼不覺的進來了,有神秘的溜走,冇有什麼痕跡”。

陸珊在院子裡住轉了幾圈,若有所思的說:“季營長冇說,隻說是正常巡邏,而且好像不願意深談,而且康司令被害當天值班的警衛人員都被調到豫東前線去了,這些警衛人員都不瞭解情況,還是去見見哪位賈女士吧”。

赫平點點頭,回身對季久說:“季營長,麻煩你了,帶我們去看看哪位賈女士,方便吧”,季久立正回答:“是,赫參謀,冇有什麼麻煩不麻煩的,我的職責就是配合二位長官調查康司令被害一案,有什麼事,二位長官儘管吩咐”

陸珊心生疑慮,感到事情很難辦,很難查詢凶手,有一點線索,就是臥室裡有十幾盆花,都擺在地板上,窗台上空空蕩蕩,有些不合常理,一般人家窗台就是用來擺放花盆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