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珊和高文和在米蘭西餐廳和地下諜報人員貓頭鷹接頭,陸珊順利拿到了偽裝成三國演義讀本的豪格密碼本,放進自己的手提包內,正要和貓頭鷹聊幾句,貓頭鷹突然臉色大變,低聲說:“二位,注意了,有埋伏”。

陸珊心裡一驚,該來的還是來了,難道貓頭鷹也叛變了,故意設下圈套,看貓頭鷹的樣子不像,貓頭鷹低聲解釋說:“我學過一點啞語,吧檯裡伺應生打得手勢是啞語,意思是然一驚到了,馬上動手”,陸珊回頭看去,果然吧檯裡伺應生向窗外打著手勢,陸珊不懂啞語,當然不知道含義。

貓頭鷹決然的說:“丹鶴,密碼本拜托了,問鄭先生好,我掩護你們,你們從落地窗衝出去,一直向西跑,那裡是民宅,人口密集,容易脫身”,貓頭鷹說完,猛的站起身來,抽出手槍,疾走幾步,對著吧檯裡的伺應生開了兩槍,“啪,啪”,吧檯裡伺應生冇有防備,身中兩槍,慘叫著倒了下去。

突然響起的槍聲,餐廳了人一陣大亂,人們大聲驚叫著,一些人趴在地上,還有幾個人躲在桌子底下,在東側的一根紅色廊柱後麵,坐著兩個人,西裝革履,好像和吧檯裡伺應生是一夥的,看到吧檯裡伺應生中槍,迅捷轉身掏出手槍,對著貓頭鷹同時開槍,“啪,啪——”。

貓頭鷹身中四槍,,身體晃了晃,撲倒在地,手中的勃朗寧手槍脫手而出,瞬間鮮紅的血液從身體內湧出,染紅了米蘭西餐廳的落葉鬆地板。

變故發生的太快,陸珊雖然早有準備,還是感到很震驚,正想過去看看倒在地板上的貓頭鷹,危險時刻,高文和展現出訓練有素的軍事素養和過人的心理素質,他迅速判斷了一下形勢,果斷的一把拉住陸珊的胳膊,奮力向前,身體猛撞落地窗,落地窗看著很好,透明大氣,實際上很脆弱,“嘩——”,在高文和的猛烈撞擊下,落地窗粉碎,玻璃碎片散落一地,高文和拉著陸珊,從落地窗缺口衝了出去。

兩人來到街上,鬆了一口氣,按照貓頭鷹的囑咐,一直向西跑去,冇跑幾步,聽見後麵雜亂的腳步聲響起,有人大聲喝道:“站住,站住,再跑就開槍了,舉起手來,轉過身來”,陸珊和高文和知道被迪人包圍了。

看來敵人早有準備,在這條街上設下了埋伏,陸珊和高文和無奈停住腳步,舉起上手,慢慢的轉過身來。

沿著霞光路,從米蘭西餐廳東側衝過來十幾個個人,這些人裝束打扮幾乎一樣,灰色男士禮帽,灰色風衣,黑色皮鞋,十幾隻黑洞洞的槍口一起對準了陸珊和高文和,走在前麵的一個人得意的笑著說:“二位幸會了,想必二位來自山城,鄙人夏陽山田公館李明浦,在此等候二位多時了”,李明浦一邊說著,一邊舉著手槍慢慢向陸珊和高文和走近。

陸珊和高文和對望了一眼,知道今天可能走不脫了,但是二人都有一個信念,決不能當俘虜,高文和看著越來越靠近自己的自稱是夏陽岸田公館李明浦,急速的思索對策,這時,在這些人後麵傳來了兩聲槍響,“啪,啪”,有兩個人中槍倒地,接著“轟”的一聲巨響,一顆手雷在這些人身後爆炸。

隨著手雷的爆炸聲,煙霧瀰漫,夏陽山田公館的人幾乎是自然的反應,迅捷趴在地上,李明浦動作更加迅速,迅速爬在地上,緊接著一滾,滾到一家商埠的牆角,高文和和陸珊也隨著爆炸聲,一起趴在地上,知道是赫平和李久福所謂,從背後襲擊敵人。

不等手雷爆炸引起的硝煙散去,高文和拉著陸珊迅速的爬了起來,沿著霞光路一直向西猛跑過去,他們知道到機會難得,一會兒敵人反應過來,一定會瘋狂的追擊過來。

果然,陸珊和高文和猛跑了一百多米,後麵又傳來了喊叫聲:“站住,站住,開槍了,開槍了”,霞光路很寬闊,突發的槍聲和爆炸聲,路上的行人紛紛躲避,寬敞的大街上隻有陸珊和高文和兩個人在奔跑,再這樣跑下去,就成了活靶子。

“快,這邊走”,高文和拉著陸珊拐進了一個衚衕,“啪,啪——”,高文和和陸珊剛一拐進衚衕,身後就響起了幾聲槍聲,“噗,噗——”,子彈打在高文和身後的牆上,濺起一陣灰色煙塵,好險哪,隻有幾秒鐘之差。

他們拐進的這個衚衕很長,兩側的民宅牆壁很高,足有兩米左右,陸珊和高文和向前跑了一段路,後麵的喊聲越來越近,陸珊覺得在這樣一直跑下去,馬上會被敵人發現,拽著高文和有拐進另外一條衚衕,“走這裡,文和”。

這條衚衕,兩側的牆壁也有兩米左右,本來有幾戶家的大門是開著的,聽見槍聲響起,知道又有事了,“哐,哐”,這幾戶人家馬上把大門關上了,身處亂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誰也不願意多管閒事,幾戶人家大門關閉,陸珊發現這條衚衕是一條死衚衕,冇有出口。

在想翻身回去,已經來不及了,敵人已經馬上到身後,高文和一眼看到了腳下是一個馬葫蘆井蓋,急中生智,想起了在廬城時,利用下水道作交通線的事,急忙彎腰掀起馬葫蘆井蓋,下水道看起來很深,黑洞洞的,高文和來不及多想,拽著陸珊的胳膊,“快,下去”。

看到下水道黑洞洞的,陸珊也想起了在廬城時,利用下水道作交通線的事,心裡佩服高文和急中生智,急忙抓著下水道的鋼筋扶手,進入下水道,高文和隨後也進入下水道,把馬葫蘆井蓋複位。

上午下了一陣小雨,下水道理很潮濕,散發著各種難聞的氣味,底下還有半米多深的積水,二人管不了那麼多了,淌著水,向前走了幾步,這個下水道結構簡單,隻有一個一直向北的通道,

下水道的通道很高,也很寬,可以二人藏身的,陸珊和高文和拐進通道,陸珊心想好險哪,冇想到又中了敵人的埋伏,她和高文和抬頭看著馬葫蘆井蓋上麵的動靜。

陸珊和高文和藏身下水道內,過了大概有一兩分鐘的時間,馬葫蘆井蓋上麵響起了雜亂的腳步聲,透過馬葫蘆井蓋的透氣孔,陸珊可以清晰的看到幾隻皮鞋重重的踩在馬葫蘆井蓋上麵。

“我看見跑進來了,好像拐過來了”,“我也看見了,是拐進了這條衚衕”,“挨家挨戶搜搜,搜搜”,緊接著響起了,“哐,哐——”的砸門聲。

陸珊和高文和屏住呼吸,看著頭頂上這夥人來回的折騰,陸珊擺擺手,低聲對高文和說:“文和,他們不知道會折騰到幾點,不抓住我們,不會善罷甘休,我們不能在這裡耗著了,不知道等到幾點,我們應該馬上離開這裡,另找其他的出口”。

高文和點點頭,回答:“好吧,我們馬上離開這裡,哎,可憐貓頭鷹同誌,我估計他已經暴露了,敵人想拿他作誘餌”。

高文和和陸珊互相攙扶著,輕輕地淌著水,不敢弄出太大的動靜,亦步亦趨的,沿著下水道的通道向北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