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過一天一夜的航行,嘉陵——013客輪終於到達夏陽城。夏陽是長江中遊重鎮,戶口百萬,為了奪取夏陽的控製權,日軍和**在此進了多次會戰,日軍憑藉著絕對的空中優勢和坦克重炮最終奪取夏陽,但是也無力向前推進,於是就把夏陽打造成與華夏軍對抗的堡壘,夏陽周圍崗樓和碉堡密佈,裡外幾層火力網。

夏陽港口是長江中遊最大的港口,可停泊萬噸貨輪,也是夏陽日軍戰略物資運輸的重要樞紐,港口警備森嚴,碼頭上日軍士兵密佈,還有一些便宜特務,陸珊和高文和的身份是山城醫療專科的教師,來夏陽招收學生,赫平和李久福的身份是山城嘉陵江船務公司的職員,來夏陽采購物資,經過層層檢查,幾個人終於離開了港口。

箐山街位於夏陽城最南部,是一條僻靜的街道,水泥路麵,街道兩旁基本上都是民宅,平房和樓房交錯,隻有幾戶商埠,站在箐山街道上,可以看見不遠處密密的鐵絲網和日軍崗樓,山河旅館,是一家小旅館,陸珊在二樓選了兩個普通房間。

之所以選在這裡,是赫平的主意,赫平對夏陽很熟悉,知道箐山街位置僻靜,很少有人注意,赫平上學的夏陽第九中學就在附近,隻有一件事出乎意料,因為是城市邊緣,日本人在不遠處新修建了崗樓,在夜晚時不時有探照燈照射。

對於馬上要進行的接頭,大家七嘴八舌爭論不休,都覺得有些冒險,雖然有危險,但是上峰的命令還必須執行,陸珊決定為了穩妥起見,明天對霞光路一帶提前偵查偵查,采取措施,防止廬城木蘭酒家的伏擊事件再次發生。

霞光路是夏陽非常繁華的地方,建築大多是西洋建築,街道兩側商埠林立,地麵也是西洋式的,長條石鋪製,時間久了,長條石被磨的鋥光瓦亮,米蘭西餐廳在霞飛路中段,二層樓房,西洋式落地窗,顯得大氣時尚。

陸珊幾個人,在霞光路上來迴轉了幾圈,霞光路兩側住宅密集,還都是西式住宅,冇有太好的監視位置,赫平抬頭看了看,在米蘭西餐廳斜對麵有一棟民宅,民宅二樓的幾戶人家的窗戶上掛著出租的招牌,銘宅出租,拎包入住,單間日租十五法幣,雙人間日租二十法幣。

赫平有了主意,他低聲對陸珊說:“大小姐,今天晚上我和李久福找一家二樓雙人間,租下來些來,在那裡可以監視米蘭西餐廳,視野也不錯”,赫平指著民宅二樓幾戶人家窗戶上掛著的出租招牌說:“你和文和明天進入米蘭西餐廳,儘量坐在緊靠窗戶的位置,米蘭西餐廳是落地窗,如果有事,你們可以從窗戶衝出來,我和李久福就可以支援你們”。

陸珊也看到了二樓幾戶人家窗戶,斜對著米蘭西餐廳,居高臨下,陸珊很佩服赫平的眼力,論城市的地下工作,赫平就是一流的地下工作者,陸珊點點頭回答:“好,二樓位置不錯,如果冇有發現問題,你們在二樓窗戶上掛一隻白毛巾,表示一切正常”。

春季,是夏陽城的雨季,早上還是晴天,中午時分下起了濛濛細雨,陸珊和高文和舉著一把米黃色的汗傘,來到米蘭西餐廳門前,米蘭西餐廳高高的落地窗,可一清清楚楚的看清餐廳裡的一切,幾乎把餐廳和街路融為一體,陸珊抬頭看了看斜對麵的樓房的二樓,果然,一個窗戶上掛著一支白色毛巾,那是赫平打出的信號,表示一切正常。

陸珊收起汗傘,和高文和挽著手,緩步走進米蘭西餐廳,米蘭西餐廳玻璃旋轉門,這在民國時期很是時尚,餐廳裡很寬敞,原色落葉鬆地板,灰白色的牆壁,牆壁上掛著幾幅西洋油畫,餐廳裡還散落著幾根紅色廊柱,紅色廊柱是羅馬建築典型風格,正對著旋轉門是餐廳的吧檯,乳白色大理石檯麵,散發著柔和的光亮,正宗的意大利式風格。

吧檯後麵的牆上,掛著幾塊鐘錶,鐘錶上麵使用中英文標註著——倫敦時間,東京時間,紐約時間,國際範濃濃,一個伺應生在在吧檯裡忙活著,白色襯衫打著黑色領結,頭髮帶著幾個波浪卷,不過是一副華夏人的麵孔。

陸珊和高文和進入米蘭西餐廳,客人不太多,客人都是西裝革履,衣冠楚楚,一個裝束和吧檯裡的伺應生差不多的伺應生迎了上來,微微地一鞠躬說:“歡迎,先生,太太光臨米蘭西餐廳,今天客人不多,請隨便坐吧”。

貓頭鷹應該來了,陸珊心想,她低頭看了看手錶,十二點一刻,陸珊環顧了一下開西餐廳,一個緊靠落地窗坐在的男人引起了陸珊的注意,這個男人三十歲左右,微胖的體型,寸頭,紫色夾克,灰色襯衫,冇有打領結,這名男人似呼在等什麼人,不時低頭看著手錶,左手始終放在桌子上,左手食指帶著一枚綠色瑪瑙戒指,和陸珊帶著的綠色瑪瑙戒指一模一樣。

看到綠色瑪瑙戒指,心裡有了底,這個男人就是來接頭的代號貓頭鷹的地下諜報人員,“我們坐在這裡就可以了”,陸珊指著貓頭鷹對麵的椅子說,挽著高文和來到貓頭鷹對麵,在桌子對麵坐下,向貓頭鷹點點頭,客氣的說;“先生,我們坐在這裡可以嗎”。

貓頭鷹看到有人坐在自己麵前,有些驚詫,低聲說道:“啊,對不起了,太太,我在等人——”,他突然看到陸珊手上的綠色瑪瑙戒指,和自己的一模一樣,知道接頭人到了,停住了話頭,靜靜的看著陸珊。

陸珊把左手放在桌子上,為了引起貓頭鷹的注意,食指輕輕的敲了敲桌麵,陸珊也藉機會自己看了看貓頭鷹手上的綠色瑪瑙戒指,和自己的一模一樣,隻是雕刻的圖案是一隻鳳凰,龍鳳呈祥,對麵是接頭人無意。

陸珊和貓頭鷹對上了接頭信物,貓頭鷹低聲說道:“丹鶴來做客”,陸珊也低聲回答:“貓頭鷹歸來”。

“啊”,貓頭鷹感慨的說:“終於把你們盼來了,本人就是貓頭鷹”;陸珊心情也很激動,臉上還很平靜,回答:“本人丹鶴,山城防務部鄭參議隨員,貓頭鷹同誌辛苦了”

貓頭鷹冇再說話,迅速的從皮包了拿出一本書,這本書厚厚的,封麵是寫著三國演義,還有一副三英戰呂布的繡像,貓頭鷹把這本三國演義放在陸珊手邊,低聲說:“丹鶴,這是鄭先生要的古裝三國演義,麻煩你帶給他”。

陸珊有些激動,知道古裝的三國演義就是豪格密碼本,如此珍貴的東西,居然藏在一本古裝書中,“好,我一定交給鄭先生,鄭先生問你好,囑咐你要保重”,貓頭鷹眼眶有些濕潤,“謝謝鄭先生,我知道如何保護自己”。

陸珊看到貓頭鷹眼眶濕潤,自己也有些激動,知道這些站在敵人心臟的同誌,生活在虎穴狼窩之中,時刻麵臨著危險,見到家裡人,心情一定很激動,正想慰問貓頭鷹幾句,突然,貓頭鷹臉色大變,低聲說:“丹鶴,有埋伏,你們撤離,我來掩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