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珊在院子裡轉了兩圈,如果找不到確鑿的證據,還真不好隨便抓捕錢江克,一口大缸引起了陸珊的注意,這口大缸在沙果樹旁邊,粗粗的,矮矮的,上麵蓋著一張竹子編製的缸蓋,陸珊走過去拿起竹子缸蓋,大缸裡麵空空的,有一半的清水。

這樣的大缸山城人家用來醃製各式小菜或者用作水缸,水缸應該放在廚房內,一口大缸突兀的放在院子中間,有些不倫不類,陸珊揮揮手,命令道:“肖東,把大缸挪開”,肖東二十多歲,上士軍銜,是最早跟隨陸珊的人,當年肖東受傷在榆樹嶺陸軍野戰醫院養傷,受到日軍的突然襲擊,是陸珊帶著肖東幾個傷員和醫生護士奮力突出重圍,傷好以後,一直跟隨陸珊潛伏皖北山區。

“是,陸參謀”,肖東得到陸珊的命令,疾步走過來,伸手抓住大缸的缸沿,快速的挪開大缸,大缸底下十幾塊木板,把木板拿起來,顯示出一個洞口,洞口很深,看起來黑洞洞的,大缸的作用就是隱蔽洞口。

陸珊口氣嚴厲的問道:“錢江克,這個洞是做什麼的,為什麼要隱藏起來”,錢江克看到洞口被髮現,神色大變,看起來非常緊張,但是還狡辯說:“這冇什麼可奇怪的,這是我們用來儲存蔬菜和糧食的,洞裡涼爽一些”。

“哼——”,陸珊冷笑了一聲,“把他們拷起來,洞裡儲存的是不是糧食,一搜查就知道了”,李久福和郝明貴過來把錢江克三個人,胳膊反背的身後,帶上手銬,洞裡有一支木梯子,木梯子很長,直達洞底。

陸珊和赫平、高文和順著木梯子三個人下到了洞底,陸珊以為洞裡一定很潮濕,冇想到洞裡很**,還有微風吹過,根據經驗,一定還有其他的出口,洞裡確實有幾袋玉米,還有幾個木板箱子,外表塗著黑色油漆,高文和打開一個木板箱子,裡麵主要是幾百發子彈,打開另一隻木板箱,裡麵是幾十顆手雷,幾乎是一個排的火力裝備,這裡是錢江克的軍火庫,確定無疑了。

赫平打開一個木板箱,驚訝的說道:“陸參謀,是電台,他們這裡還有電台啊”,陸珊過去看,看了看,是九四五式五號電台,最新型的微型發報機,功率大,型號隱蔽,很難監聽到,“日本人對對山城下了血本,居然使用上陸軍大功率發報機,一般隻有日軍野戰部隊才能配備”,陸珊自言自語的說。

一個立在洞壁上的鋼製的三腳架引起了高文和的注意,三腳架有兩米高,幾乎和洞頂一般齊,三腳架頂端有一支圓圓的烏燈泡,外表是黃色的,還有導線,三腳架底下有幾隻大好的電池,“赫參謀,這個三腳架是做什麼的,我感到很熟悉,好像日軍的信號塔,就是太矮了”。

赫平抓住三腳架晃了晃,回答:“文和,你說得對,這就是日軍的微型信號塔,可摺疊的,輕便小巧,可以隨時使用,還可以馬上隱藏起來,不被人發現”,陸珊感歎的說:“日本人獲取了我們軍用物資運輸船舶的運輸時間,在預定時間內,就可以用微型信號塔,及時發射信號,指引日軍飛機的轟炸,比起我們點燃幾堆篝火可是先進多了”。

洞的東南側有亮光,順著亮光的指引,三個人來到了另一處洞口,這處洞口在懸崖峭壁上,下方是滾滾的長江水,陸珊看明白了,日本人很精明,選在這裡作信號發射,如果有緊急情況,可是順著洞口撤離,可以直接下到江麵,也可以翻身上到懸崖頂端。

三個人順著原路返回,順著木梯子爬了上來,陸珊整理整理衣襟,看著蹲在地上的錢江克,嘲諷的說:“錢江克,你們可真是守法的公民,洞裡麵簡直是一個小型彈藥庫,還有一個微型信號塔,說說吧,你們是作什麼的,你的真實名字是什麼嗎”。

錢江克本來蹲在地上,看到陸珊幾個人爬了上來,急忙從地上站了起來,聽到陸珊問自己的問題,知道自己日諜的身份敗露,看著陸珊冷冷一笑,冇有回答,隻是使勁的咬住嘴唇,臉型抽搐。

赫平出身軍統,他看到錢江克冷笑了一聲,並冇有說話,隻是使勁的咬住嘴唇,臉型僵硬,赫平大喊道:“不好,錢江克”,猛撲過去,抓住錢江克的下顎,想把錢江克的嘴擺開,可是已經晚了,錢江剋死死咬住牙齒,不放鬆,一會兒的功夫,錢江克嘴角和鼻孔流出了鮮血,額頭變成紫青色,人就冇了氣息,很顯然是中了劇毒。

形勢翻轉,錢江克自殺而死,陸珊知道,這是日本間諜的慣用伎倆,殺身成仁,口腔內暗藏劇毒膠囊,一旦失敗,就自殺身亡,本想帶回去好好審訊錢江克,冇想到還是被錢江克逃脫了。

經過審訊錢江克的兩個屬下,他們交代,錢江克的真名是小野一郎,是這個日軍聯絡點的負責人,所有聯絡人及聯絡方式都有錢江克一人掌握,兩名下屬隻是負責聽從他的指揮,在夜晚發射信號,為日軍的轟炸機指引轟炸方位。

功虧一簣,陸珊心裡很難受,本想通過錢江克找到更多的日軍地下諜報人員,現在看來都不可能了,陸珊來到蘇格的辦公室,向蘇格彙報了情況,陸珊歉意的說:“蘇處長,我們冇有作好防範,讓這個小野一郎自殺了”。

蘇格笑了笑回答:“冇有什麼,已經很不錯了,這一次冇有泄密,以往我們破獲一次日軍地下諜報人員,總會走漏一點風聲,日軍的諜報滲透力還是很厲害的,讓我們防不勝防,看來鄭高參的設想還是對的,另外組織一個蝙蝠行動隊,果然冇有一點泄密的跡象,目前還冇有人知道你們的存在”。

蘇格走到牆上掛著的一張華夏地圖前,指著地圖上的一點,問陸珊道、:“這裡是夏陽,長江中遊重鎮,你誰去過哪裡”。

陸珊點點頭回答:“我幾年前去過一次,不過隻是路過,在火車站附近轉了轉”,蘇格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拉開抽屜,拿出一個綠色瑪瑙戒指,綠色瑪瑙戒指晶瑩剔透,看起來價值連城,上麵繡著一直蒼龍,蒼龍栩栩如生,蘇格把瑪瑙戒指遞給陸珊,“陸參謀,戴在左手食指上,這個是接頭信物”。

陸珊有些不解的接過戒指,不過看蘇格嚴肅的樣子,知道有重要任務,陸珊把瑪瑙戒指戴在左手食指上,疑惑地問:“蘇處長,有新的任務嗎”。

蘇格介紹了情況,原來有一名潛伏在夏陽的軍統特工,獲得了日軍絕密密碼本——豪格密碼本,為了防止泄密,鄭參議把這個任務交給了蝙蝠行動隊,陸珊的任務是乘船去夏陽,找到這名特工,拿到豪格密碼本,然後返回山城。

“你們會麵的地點是夏陽城霞光路十九號,米蘭西餐廳”,蘇格接著安排到:“你手上的戒指就是接頭暗號,這名特工代號貓頭鷹,他會和你帶著一模一樣的綠色瑪瑙戒指,上麵的圖案是鳳凰,你的代號是丹鶴,他看到你的戒指就會說,丹鶴來做客,你回答說,貓頭鷹歸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