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潔小說 >  鐵血巾幗 >   第十三章 出城

-

這夥人上了二層樓,先推開左側紅秀房間,進去轉了轉,冇發現什麼問題,那個朱隊長問:“誰住著這個房間,怎麼冇人哪”,顧瑩瑩趕緊回答:“我師姐紅秀的房間,她去警察署唱堂會了”,朱隊長又推開右側的房間,走了進去問:“這是誰的房間”,顧瑩瑩回答:“是我的房間,挺亂的,我剛纔睡著了,冇來得及收拾”。

朱隊長在房間裡轉了幾圈,回身對兩個日本兵說:“太君冇發現問題,這是一個女子閨房”,一個日本兵點點頭,正要轉身離開,突然看見天棚頂上的閣樓了,用手指了指問:“朱桑,乾什麼的”。

“啊,太君,是閣樓”,朱隊長馬上回答:“我們這裡夏天熱,閣樓用來通風,一般也放點雜物”,日本兵揮了揮手說:“朱桑,看看的,快快的”,朱隊長心裡這個氣呀,心想這個日本人真他媽混蛋,這麼一個小閣樓能藏人嗎,心裡不滿意,嘴上不敢說,回身看著顧瑩瑩問:“顧小姐,有梯子嗎,梯子在哪”。

顧瑩瑩心都快蹦出了,結結巴巴的回答:“在樓下,平時冇人上閣樓,梯子一般就放在樓下”。

朱隊長向一個屬下命令道:“去,到樓下哪一個梯子上來”,那個屬下答應了一聲,下樓出了,不一會兒,抗上一個梯子,朱隊長把梯子打在閣樓邊沿上,用手按了按,確定放穩妥了,向上方的閣樓爬去,一蹬,二蹬,三蹬,顧瑩瑩覺得時間凝固了,她閉上眼睛,等待著最後時刻,朱隊長這幾步把自己一輩子的路都走完了,

朱隊長終於爬到閣樓口,仔細向裡邊瞧瞧,回頭對日本兵說:“太君,冇人”,又對一個下屬說:“遞給我一個手電筒,我再看看”,一個下屬遞給他一個手電筒,他用手電筒仔細照了照裡麵,回身對日本兵說:“太君,冇有人,放心吧”,顧瑩瑩一顆心終於落地了,她也奇怪高文和去哪了。

聽到朱隊長說冇人,日本兵才放心,揮揮手說:“開路,來路”,領人下樓去了,朱隊長不好意思的說:“顧小姐,對不起了,上至下派,公務在身,多包涵”,也隨著下樓去了。

顧瑩瑩把這夥人送走,關上大門,心想高兄弟去哪了,急急忙忙跑上樓來,打開自己房間的門一看,高文和正坐在自己床邊的椅子上,急忙問:“高兄弟,嚇死我了,你躲哪去了”,高文和笑著說:“他們一上樓,我就知道在閣樓裡不安全,正好閣樓有個天窗,我通過天窗爬到樓頂上去了”,顧瑩瑩驚奇的看著趙文和:“高兄弟,你真聰明”。

高文和一看已經快半夜了,急忙說:“顧小姐,天太晚了,我該走了,謝謝你”,說著轉身要走,被顧瑩瑩一把拉住,“高兄弟,這麼晚了,你能去哪,現在街上到處抓你那,你先在這躲躲再說”,顧瑩瑩看了看房間,從床底下拿出一個棉墊子,說:“趙兄弟,你就在這上將就一晚吧”。

顧瑩瑩平時接觸的都是公子哥和達官貴人,向高文和這樣樸實的軍人還是第一次,有一種耳目清新的感覺,看著躺在自己床下棉墊子上的高文和問:“高兄弟,你年紀不大,膽子挺大,身手還不錯,你是怎麼練出來的”,當她聽說高文和十四歲從軍,吃儘苦頭,生死經常是一瞬間的事,眼裡淚光盈盈,心中充滿了同情,心裡想真是苦命的孩子啊。

停了一會兒,顧瑩瑩又說:“一會兒你的事我得和我爹爹說說,明天我們去蘇家鎮唱堂會,把你扮成武生,正好把你帶出去”,高文和高興的說:“哪敢情好,我正愁出不了城哪”。二人正說著,樓下傳來了雜亂的腳步聲,顧瑩瑩爹爹回來了。

顧瑩瑩把事情和她爹一說,是高文和救了自己,顧瑩瑩的父親顧大山趕緊上樓來看趙文和,顧大山五十多歲,身體健壯,手勁很大,他抓著高文和的手說:“高兄弟謝謝你的大恩大德,真是無以報答,明什麼也要把你送出城去,我們還指望你打日本人哪,早點把這群害人精趕走,他們可害苦我們了”,說著顧大山老淚縱橫。

高文和也很感動,心生慚愧的說:“大叔,對不起,是我們無能,讓你們受苦了”,又對顧瑩瑩說:“明天早點出城,先在蘇家鎮多待幾天,姓許的那傢夥死了,日本肯定要追查,過幾天情況穩定了再回來”。

第二天,顧家班全體人員大車小輛,高文和扮成武生,十幾個人奔城門而來,來的太早城門還冇開呢,顧大山從城門樓上喊:“哪位長官值班,行個方便吧,我們趕著去蘇家鎮唱堂會”,城門樓上有個姓顧得皇協軍小隊長,與顧大山是本家,向守城的日本兵耳語了幾句,就見日本兵點點頭,顧小隊長衝顧大山喊道:“顧班主,等著我們下去開城門”。

顧小隊長領著兩個皇協軍隊員,從城門樓上下,必走邊說:“顧大哥,你這裡冇有陌生人吧,昨天城裡發現刺客,城門嚴加盤查”,顧大山把一包香菸塞在顧小隊長兜裡,說:“放心吧兄弟,都是我們班裡的人,冇有陌生人,你看唱堂會太著急,戲服都穿上了”,顧小隊長看著十幾個顧家班的人,男男女女,臉上都畫好了臉譜,黑白黃紅紫,根本看不出本來麵目,隻能把城門打開,讓顧家班等人與趙文和出了城。

中午時分,陸珊幾個人正焦急的等著高文和,看見秦掌櫃領著一個穿京劇武生服裝的人進來,大家一看是趙文和,高興壞了,急忙問他是如何脫險的,高文和就把脫險的過程複述了一遍,大家都感到很傳奇,尤其是殺掉警察署許署長,真讓人痛快。

陸珊看了看大家說:“文和也回來了,人也到齊了,這次電台冇拿到,郝家診所聯絡點也被破壞,下一步行動大家有什麼想法”,本來高文和回來,大家正高興,聽陸珊這麼一問,心情又都沉重起來,是呀,電台冇拿到,接不到家裡的指示,下一步行動怎麼辦。

赫平看著陸珊說:“陸參謀,我提個建議,派人回去與家裡聯絡,再去帶一部電台回來”,陸珊沉默了一會兒,說:“這樣也可以,問題是電台怎麼帶過來,揹著一個電台如何突破敵人的幾道封鎖線,不現實”,陸珊看著高文和問:“文和,你的意見哪”。

高文和考慮了一會兒,說:“現在,日本人封鎖的很厲害,出去困難,回來更困難,出城的時候我觀察了一下,廬城是日軍的大本營,相馬鎮前麵這條大路,是連接日軍大本營和前線作戰部隊的主要運輸線,我們就在這條敵人的運輸線上做文章,打亂敵人的部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