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珊看到高文和擊斃了秦篙,猛踩油門,吉普車向離弦的箭一樣,向前飛奔而去,日軍摩托車隊緩緩而行,冇有走多遠,聽到背後的喊聲,一名穿著灰色風衣的男子,瘋了似的向摩托車隊跑了過來,一邊跑一邊大聲喊叫。

日軍大尉漢語並不好,聽不懂秦篙喊些什麼,但是知道有事,急忙命令摩托車隊停下來,等著秦篙跑過來,突然傳來兩聲槍響,秦篙中彈倒地,日軍大尉知道事情不妙,急令摩托車隊掉頭,向著向陸珊的吉普車追過來,同時大喊道:“麻待,麻待(停車)”,看到吉普車冇有停止的意思,反而加快速度向前駛去,日軍大尉揮手命令:“路資戴斯,路資戴斯(開火)”。

“噠噠,噠噠”,摩托車上的日本兵得到長官的命令,扣動扳機,歪把子機槍向著陸珊的吉普車猛烈掃射。

陸珊油門踩到底,吉普車飛速前行,由於廬昌公路還是砂石路麵,不太平整,吉普車上下顛簸,煙塵滾滾,這樣也好,無意之間躲避了日軍機槍的射擊,高文和幾個人躲在車廂內,不敢抬頭,日軍火力太猛,“噠噠,噠噠”,歪把子機槍的子彈在車廂上方和兩側亂飛。

吉普車在廬昌公路上飛馳,日軍摩托車隊在後麵緊追不捨,煙塵滾滾,槍聲激烈,高文和和李久福槍法都不錯,無奈日軍的火力太猛烈,二人根本冇有抬頭還擊的機會,隻能盲射還擊,日軍摩托車快速移動,根本無濟於事。

看看快到宜家集了,高文和心想,這麼激烈的槍聲,一定會招來日本人的援軍,如果遇到日軍兩麵夾擊,自己幾個人就危險了,想到這些,高文和轉身看了看陸珊,陸珊油門踩到底,緊張的控製著方向盤,在崎嶇的山路上,這麼快的速度奔馳,稍有差池,就會車毀人亡。

吉普車一個急轉彎,向東北方向駛去,暫時脫離了日軍摩托車隊的視線,“停車,停車”,高文和突然大喊道,陸珊聽到高文和喊聲,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情,猛的踩住刹車,“吱——”,由於車速太快,猛的刹車,吉普車車身幾乎橫在路麵上。

高文和跳下吉普車,大喊道:“快,下車,上山,陸參謀你們向南,我來阻擊日軍,我們在雲霧村彙合”,高文和說完,不等陸珊幾個人回答,迅速躥上山坡,迎著日軍摩托車隊跑了過去,高文和沿著山坡跑了幾步,就看到日軍摩托車大隊奔馳而來,急忙躲在一棵榆樹後,來不及瞄準,端起美式m1突擊步槍就是一槍,“啪”。

日軍摩托車隊追擊陸珊的吉普車,一個大轉彎吉普車脫離視線,最前麵的摩托車上的日本兵停止了射擊,以為可以緩一緩,就在這一個空擋,一聲槍響,擊中了摩托車挎鬥裡的日本兵,被擊中的日本兵大叫著,被甩出摩托車挎鬥,重重的摔在路麵上。

突然受到襲擊,摩托車隊暫時停了下來,日軍大尉大聲命令道,“隱蔽,還擊,還擊”,日軍迅速跳下了摩托車,以摩托車為依托,向著高文和的方向,猛烈射擊,“噠噠,噠噠”,幾挺歪把子機槍同時開火。

高文和勢單力孤,隻有一個人,躲在榆樹後麵,順手還擊了幾槍,不敢多停留,如果日軍發現自己隻是一個人,那就麻煩了,還會瘋狂的追擊陸珊她們,因此,一邊開槍還擊,一邊向山頂爬去,力圖把日軍火力吸引過來。

高文和剛剛爬上山頂,聽到後麵有人開槍,回身一看陸珊跟著自己爬了上來,陸珊正拿著勃朗寧手槍,向山下的日軍開槍射擊,高文和看到陸珊跟著自己上來了,心裡很急,“陸參謀,你怎麼也跟過來了,我不是讓你們撤離嗎,他們幾個哪”。

陸珊伸手抓住高文和的手,一使勁爬到高文和身旁,看到高文和著急的樣子,急忙回答:“他們幾個向南麵去了,我不放心你,就跟了過來,快走吧,日軍就在後麵”。

看到陸珊跟自己過來,高文和心裡既感動,又焦急,畢竟現在處境危險,今天能不能脫身還不好說,但是陸珊既然跟了過來,多說無益,高文和向山坡上望瞭望,多處草叢晃動,知道日軍撲過來了,這夥日軍很狡猾,基本不露頭,隱身在草叢裡或者大樹樹乾後,緩緩前進,不給高文和狙擊的機會。

為了吸引日軍,為赫平他們爭取更多的機會,高文和向著草叢晃動的地方,開了幾槍,立刻撲上來的日本兵都臥倒在地,暫時停止前進,利用這個空擋,高文和拉起陸珊,一直向西跑去,一邊跑,高文和一邊編製了兩頂草帽,他自己和陸珊每人一頂,利於隱蔽。

對麵山坡上,是一片落葉鬆,落葉鬆樹乾高大,樹冠茂密,樹乾下雜草稀疏,利於行動,還可以隱蔽,陸珊和高文和迅速爬上了對麵山坡,隱身在茂密的落葉林中,感到日軍被摔在身後,日本兵冇有跟上來,二人找了一個稍微隱蔽的地方,迅速躺倒在地,躺在厚厚的落葉上,剛纔一路狂奔,累壞了,尤其是陸珊感到身體要散架了,心裡有些後悔,自己冒然跟了過來,成了高文和的累贅。

落葉厚厚的,很柔軟,躺在上麵很舒服,“文和,冇想到,本來向幫助你一下,反而成為你的累贅”,陸珊看著躺在自己身邊的高文和,有些歉意的說;高文和穿著粗氣回答:“放心吧,我觀察了,這一代都是落葉林,估計還是原始深林,很少有人過來,日本兵冇那麼容易製造到我們”。

“陸參謀”,高文和停了一會兒問道:“我們擊斃了秦篙,冇有完成總部的指令,總部會不會怪罪,你和赫參謀會不會受到處分”,對於高文和的問題,陸珊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也許秦篙身上還隱藏著其他秘密,軍統辦事詭異,往往超出常理,自己和赫平肯定會受到處分的。

最好不要涉及高文和幾個人,他們隻是普通士兵,跟著自己翻滾生死線上,如果也受到處分那就太冤枉了,因此陸珊笑了笑回答,“文和,你想多了,我們也是事出突然,迫於無奈,上峰會理解的,不過,你的槍法真好,和李久福不相上下”。

看到陸珊胸有成竹的樣子,高文和放心了,回到說:“還是李久福槍法好,他這個人平時沉默寡言,槍法在我們團是出了名的”。

二人正聊著天,後麵的落葉林中有響動,高文和山林作戰經驗豐富,急忙打了個手勢,示意陸珊不要說話,翻身趴在地上,向後麵觀察,發現幾個日本兵正隱蔽接近自己和陸珊,落葉鬆樹乾高大,樹乾地下幾乎冇有雜草,鋪著厚厚的落葉,日本兵的上身隱藏在茂密的樹冠後,腿部以下,冇有任何遮蔽,日本兵高腰皮靴踩在厚厚的落葉上,清晰可見。

陸珊看著高文和,意思是怎麼辦,高文和神秘的一笑,悄悄地拿過來美式m1突擊步槍,“陸參謀,打日本兵的下盤,打他們的大腿和小腿,擊傷一個日軍,還得搭上一個日軍照顧他,這筆買賣合算”。

日本兵和高文和距離有三十多米,高文和趴在落葉上果斷的開了一槍,“啪”,子彈穿進一名日本兵的大腿,“啊”,中彈的日本兵大叫著倒在落葉上,“啪,啪”,高文和又是兩槍,擊中另外兩名日本兵的腿部,這兩名日本兵也是大叫著倒了下去。

陸珊也學著高文和的樣子,端起勃朗寧手槍,擊中了一名日軍的小腿,這群日軍,尾隨而來,本以為落葉林樹冠茂密,利於隱身,上身和頭部都隱蔽在樹冠茂密的枝葉中,冇想到這夥華夏軍太狡猾,專門射擊腿部,瞬間就有六七名日軍中彈,日軍的陣型一陣大亂,“有口塔瓦盧,有口塔瓦盧(臥倒)”,一名日本兵大喊道,其他日本兵紛紛臥倒在地,不敢動了。

高文和拿出一顆手雷,打開保險,拴上一根細樹枝,細樹枝的另一頭拴在不遠處一根樹枝上,把手雷埋在厚厚的落葉裡,這就是山林作戰中,常用的拌雷。

高文和向陸珊打了一個手勢,沿著山坡,找了一個樹乾之間的空擋,向上下滾去,陸珊也學著高文和的樣子,向山坡下滾去。

又過了大約有半個多小時,陸珊和高文和爬上了北麵一座山峰山頂,身後傳來了“轟”的一身,二人相視而笑,給日本人設置的拌雷爆炸了,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