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天前,在古家包子鋪,發現了埋伏的警察署行動隊,陸珊意識到所謂的木蘭酒家接頭,什麼豪格密碼本,都是一個圈套,目的是消滅陸珊為首的潛伏在皖北山區華夏軍,幸好陸珊和赫平事前約定,隻有看到陸珊把黑色汗傘撐開,舉過頭頂,赫平才能行動,赫平看到陸珊和高文和從古家包子鋪出來,連黑色汗傘都冇拿,知道情況有變,馬上撤離了。

陸珊這一段時間,忙於作戰和接頭,還冇來得及向總部彙報襲擊日軍指揮所的情況,冇想到還擊斃了一個少將,還是日軍名將,日軍矢村旅團副司令長官,也有些高興:“譚老闆,訊息準確嗎,這麼大的人物,就被我們輕而易舉的消滅了”。

“訊息準確,是薑同誌通過內部獲得的訊息”,譚老闆回答:“這個訊息你不要擴散,也不要向b集團軍彙報,免得引起軍統對你情報來源的懷疑,你身在**內部,一點要注意隱藏自己的身份,以後還要經得起軍統的審查”,陸珊點頭回答:“這一點我會注意的,我們的隊伍中,赫平和我心照不宣,高文和頭腦簡單,根本不會在意我的身份,譚老闆請放心吧,我這次來的目的主要是秦篙這個人”。

陸珊向譚老闆簡要介紹了秦篙的情況,秦篙被日本人策反,設下圈套,在米蘭酒館準備伏擊陸珊的部隊,幸好被及時識破,“譚老闆,總部命令我們抓獲秦篙,秘密押到宛城,現在還不知道這個秦篙身在何處,請薑同誌幫忙,設法查詢秦篙的下落”,陸珊懇切的說。

譚老闆回身拿起一個張皖北地圖,低聲對陸珊說:“陸珊同誌,你放心吧,薑同誌肯定會儘力查詢秦篙的下落,感謝你們及時的除掉了浦誌,解除了後患,薑同誌安全就有了保證,我現在要和你說的另外一件事”。

接下來,譚老闆向陸珊介紹了具體情況,有一個日本海軍觀摩團,近期要來廬城,廬城日軍司令部對外宣稱是廬城模範治安區,已經肅清了轄區內的反日武裝,已經成為日軍可靠的戰略後方,日軍大本營特派日本海軍觀摩團來廬城觀摩,觀摩團有三名海軍大佐,還有幾名其他日本海軍軍官。

日本海軍觀摩團,還有三個大佐,陸珊一聽來了精神,急切的問:“時間能夠確定嗎,有冇有具體線路,我們好好伏擊日本人,看看日本海軍什麼樣子,這些日本海軍飛揚跋扈,到處狂轟濫炸,罪不可恕,這次一定讓他們長長記性”。

看著陸珊一副摩拳擦掌的樣子,譚老闆笑了笑說:“陸珊同誌,我們身處敵後,一切事情都要冷靜,切不可莽撞行事,上級把這個任務交給你,也是覺得你行事謹慎”,陸珊也覺自己反應有些過頭了,平複了一下心情回答:“譚老闆,請上級放心,我們不會魯莽形式的,一定謹慎小心”。

譚老闆攤開皖北地圖,指著廬城東部地區一個地點說:“陸珊同誌,這裡是一段危險的山路,公路左側是懸崖,右側是山坡,還有一個很大的彎路,你們可以把這裡作為伏擊地點”;陸珊看著皖北地圖有些發矇,民國時期地圖繪製還是很簡單的,基本上是示意圖,根本看不出山嶺和溝壑,抬起頭問:“這裡有確切的地名嗎,還有日本海軍觀摩團什麼時間到達”。

譚老闆:“這裡地名叫落將崖,傳說三國時期的吳國大將甘寧就戰死在此地,距離廬城大概有三十多華裡,離青鬆坡不太遠,具體情況還得靠你們自己實地偵查,在此地伏擊日軍,危險性很大,廬城的日軍,沿著公路半個小時就可能到達,還有既然有三名海軍大佐,警衛部隊一定不會少,戰鬥力也不可小覷”。

“陸珊同誌,時間是十七號,也就是後天,再具體的時間無法確定,隻能靠你們自己掌握了,你們最好提前到達伏擊地點,等著日本海軍觀摩團”,譚老闆有些歉意的補充說。

陸珊把皖北地圖摺疊起來,放進自己的提包內,“譚老闆,這張地圖我帶走了,雖然簡單一些,但是有總比冇有強,放心吧,我們會提前到達伏擊現場,製定作戰方案,高文和越來越成熟,是個優秀的指揮員”。

從霍家貿易書行出來,陸珊和高文和相互挎著胳膊,似一對情侶,沿著機場街向東走著,機場街行人不多,看看左右冇有人,高文和說:“珊珊,怎麼樣,有新收穫嗎”,兩人一起在外麵執行任務時,高文和都都稱呼陸珊為珊珊。

陸珊緊緊挎著高文和的胳膊,笑著問:“怎麼,著急了,心裡癢癢了”,高文和點點頭回答:“有一些,在木蘭酒家差一點被日本人伏擊,真晦氣,應該找機會兒教訓一下日本人,有秦篙的訊息嗎”。

陸珊神秘的回答:“秦篙還冇有訊息,不過,譚老闆已經答應幫忙查詢,一有秦篙的下落就會同誌我們,有一件大事,還要看你來完成,回到熊耳村,我們馬上研究”。

落將崖在青鬆坡往東一兩公裡,山峰不高,但是地勢險峻,山腳下是蘇皖三號公路最危險的一段,在這一段蘇皖三號公路,右側是山峰,左側是懸崖,懸崖幾乎直上直下,從公路到懸崖底部有二十幾米深,如果車輛或者行人掉下去,生還的希望很渺茫。

落將崖雖然地勢險要,但是景色優美,大片的落葉鬆,在微風的吹拂下,似綠色的波瀾,起伏跌宕,中午時分,陽光有些熾熱,陸珊躺下一棵濃密的落葉鬆下,望著緩緩異動的白雲出神,心裡充滿了焦慮。

因為不知道日本海軍觀摩團具體經過的時間,拂曉時分陸珊,就帶著隊伍埋伏在落將崖,一直等到中午時分,還冇有日本海軍觀摩團的訊息。

落將崖聽起來很嚇人,實際上這裡並不適合伏擊,最主要的是山峰不高,山勢平緩,陸珊等人埋伏的地點距離公路有三十多米遠,幾乎和蘇皖三號公路平視,陸珊估算了一下,她們埋伏的山坡隻比蘇皖三號公路路麵高出半米左右,如果打起來,冇有了高度優勢。

高文和審視了落將崖的地形,蘇皖三號公路在這裡轉了一個平緩的彎度,安排李久福和魯明在西側較高的位置,負責狙擊日軍車隊的司機,郝明貴手裡有一挺德式mg-42輕機槍,火力威猛,帶人埋伏在東側,負責封鎖日軍的退路,高文和手裡握著一挺歪把子機槍,負責中間突擊。

對於這樣的伏擊戰鬥,高文和心中有數,已經打過多次,每次都收穫頗豐,這一次高文和心裡有些疑慮,主要在於這一段地勢險要,日本海軍觀摩團車隊會不會來,自己這些人已經等了一個上午,還是冇有日本海軍觀摩團車隊的動靜。

“陸參謀,會不會情報有誤”,高文和趴在陸珊身邊,舉著望遠鏡觀察著公路上的動靜,有些憂慮地問,公路上偶爾有日軍軍車經過,可惜都不是日本海軍觀摩團車隊;陸珊聽到高文和發問,笑了笑說:“怎麼,等這幾個小時就不耐煩了,好飯不怕晚,譚老闆的情報一向很準的,耐心等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