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廬城夏季還是很炎熱的,中午時分,豔陽高照,陽光照得人睜不開眼睛,在位於廬城機場街霍家貿易書行書庫裡,譚掌櫃把厚厚的紫色窗簾拉上,遮蔽耀眼的陽光,譚掌櫃永遠是一副打扮,灰色大長衫,短髮,戴著一副楠木鏡框的眼睛,一副老學究的派頭。

“陸珊,你們很了不起呀”,譚掌櫃對坐在對麵的陸珊說:“剛到廬東,就打了一個大勝仗,消滅了日軍信號塔守軍,信號塔是日軍傳遞通訊的樞紐,一定把日本人打疼了”,陸珊穿著碎花布女士襯衫,梳著長長的大辮子,一副鄉下女子打扮,“我們也是湊巧,我們在熊耳村租住房屋的房東,是個老獵戶,對青鬆坡一帶很熟悉,是他提供的情報,青鬆坡有一支日軍部隊,人民群眾是抗戰勝利的源泉”,陸珊謙虛的回答。

今天早上,陸珊和高文和扮成一對鄉下小夫妻,進廬城來見譚老闆,瞭解瞭解譚老闆有什麼情報,或者有什麼安排,陸珊準備帶隊伍去豫東一帶活動一段時間。

“最近,我們要去豫東一帶活動”,陸珊低聲說:“總部來電,最近c集團軍要在豫東一帶和日軍十二旅團會戰,要我們想辦法配合行動,我想最近幾天去豫東一帶活動,尋找機會配合總部的會戰,譚老闆你看,有什麼安排,在豫東一帶有什麼事我們能做的嗎”。

“豫東一帶”,譚老闆沉思了一會兒問:“昌城你知道麼,昌城是豫東一帶的重要城鎮”,陸珊搖搖頭回答:“昌城聽說過,冇有去過,聽說昌城也是一座很大的城鎮,廬城有一條公路廬昌公路直達昌城,我們對廬昌公路很熟悉,蘇家鎮,宜家集都在那條公路上”。

“還記得出賣山城西藥房的變節分子嗎”,譚老闆鄭重的說:“我們已經查清楚了,這個變節分子叫浦誌,是蘇北根據地的一名後勤人員,負責物資采買,幾個月前被日本人策反,因為山城西藥房經常為蘇北根據地輸送藥品,因此浦誌對山城西藥房的幾位同誌都很熟悉,所以領著日本人破壞了山城西藥房,我們山城西藥房幾個同誌都犧牲了,這個人目前就在昌城”。

“浦誌,昌城”,陸珊眼睛發亮,忠於知道這個變節分子的下落了,“在昌城哪裡,有具體地點嗎,我們這次去豫東,想辦法乾掉這個變節分子”,譚老闆點點頭回答:“我正是這個意思,要你們想辦法除掉他,具體地點還不清楚,隻能你們想辦法查詢,浦誌目前的職務是昌城警察署顧問”。

譚老闆憂慮的說:“陸珊,這個浦誌我們冇有見過麵,對我不熟悉,但是和薑同誌很熟悉,他們在一起共事多年,一旦浦誌到廬城那就麻煩了,他馬上會認出薑同誌,所以組織上決定在昌城想辦法除掉他,你手裡掌握著一支特工隊,戰鬥力強悍,組織上決定把這項任務交給你,不知道有冇有困難”。

陸珊心裡很激動,能把這個任務交給自己,說明組織上對自己充分信任,自己在敵後打擊日本人,很大一部份情報都來自譚老闆,這次一定不會辜負組織的希望,“譚老闆,我一定儘力,儘快找到浦誌,還有一些關於浦誌的情報嗎”。

“浦誌,三十八歲,皖北本地人”,譚老闆拿出一張照片,遞給陸珊,照片上的男子,胖胖的,頭髮稀疏,左臉頰有一塊重重的胎記,讓人看起來有些不舒服的感覺。

旁晚時分,陸珊和高文和回到熊耳村,陸珊向赫平通報了自己見到譚老闆的情況,“赫參謀,我們這次去豫東活動,順帶除掉一個變節分子,你有什麼具體建議”,赫平回答:“還是和以前一樣,我們心照不宣,一會兒把高文和叫過來,研究具體方案”。

第二天早上,陸珊集合隊伍,整裝待發,準備精良,每人一支美式m1突擊步槍,看著郝明貴扛著一挺德式mg-42輕機槍,威風得很,陸珊心裡舒暢,“弟兄們,我們去豫東一帶活動,尋找戰機配合主力會戰,還是按照過去的原則,作戰指揮由高文和負責,我們人多,不能走大路,隻能翻山過去,辛苦大家了,出發”,陸珊吩咐說。

高文和聽到陸珊如此安排,有些不好意思,“陸參謀,作戰計劃大家商量著來,我會儘力的”,郝明貴拍了拍肩膀上德式mg-42輕機槍,興奮的說:“小排長,你就彆謙虛了,到時候彆忘了我的德式mg-42輕機槍就行”。

康老伯的家就在山坡上,陸珊行軍的行動不會驚動熊耳村的任何人,悄無聲息的離開了熊耳村,一直向北,翻過了幾座山峰,黃昏時分來到了鷹嘴嶺的南側的山坡上,陸珊提醒道:“文和,鷹嘴嶺到了,這裡向東就是日軍機場,要小心一些,避免和日軍遭遇”,高文和聽從陸珊的建議,揮手命令停止前進,“大家休息一下,我去前麵偵查偵查,看看日軍機場還在不在”,高文和的話引來一陣鬨笑,都想起了一個月前**轟炸機對日軍機場的轟炸。

高文和命令大家休息,自己和陸珊、赫平向鷹嘴嶺山頂爬了過去,在距離山頂有兩百米左右,突然高文和作了一個停止前進的手勢,自己迅速引申到一棵茂密的榆樹後麵,低聲對身後的陸珊說道:“陸參謀,山頂上有人,馬上讓大家保持靜默,這裡很容易被髮現”。

跟在他們身後的赫平,輕輕的答應了一聲,轉身回去,告訴大家有情況,不能大聲說話,保持靜默狀態,隱蔽待命。

高文和舉起望遠鏡,觀察著山頂的情況,鷹嘴嶺的導航塔高高矗立,導航塔下有身影晃動,可以清晰的看到閃亮的頭盔在夕陽下閃閃發光,“是日本人,看樣子是警衛導航塔的,日本人也吸取教訓了,安排人守衛導航塔”。

陸珊也舉起望遠鏡,看了看山頂的情況,“文和,你很機靈,差一點就和日本人遭遇了,我們必須馬上撤離,繞開這些日本兵”,高文和不以為然的說:“陸參謀,我觀察了,山頂上冇有幾個日軍,我們可以乾掉這幾個日軍,日軍機場距離這裡雖然很近,但是隔著幾條山溝,到達這裡怎麼也得一個多小時,一個多小時時間足夠了”。

“不行,我們的任務是去豫東配合主力作戰”,陸珊堅定地回答:“不能在這裡和敵人糾纏,組織隊伍,隱蔽撤離,向西行動,避開這股日軍”,陸珊心裡想的是譚老闆交給自己的任務,儘快去昌城,除掉變節分子浦誌,當然這些話不能和高文和說。

高文和看到陸珊態度堅決,不好再堅持自己的意見,隻能服從陸珊的命令,轉身回到大家隱蔽的地方,命令:“大家注意,山頂上有日軍,動作要隱蔽,不能出聲,一直向西,繞開這股日軍,李久福帶路,行動吧”。

山頂上有日軍,大家都捏了一把汗,好險哪,差一點就遭遇了,立刻都冇了聲息,跟在李久福身後,一直向西走去,又翻過了一座山,估計在翻過兩座山,就是宜家集後山坡了,天色漸漸黑了下來,高文和看了看行軍所處的位置,是一個山坳,周圍樹木茂密,建議道:“陸參謀,時間很晚了,已經離開鷹嘴嶺有幾十裡地,就在這裡宿營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