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文和,李久福帶著幾個人從青鬆坡北坡攀爬上來,距離山頂還有一段距離,突然聽見響起了密集的槍聲,知道赫平他們和敵人交上火了,“快,加快速度”,幾個人手腳齊動,這條路線幾天前高文和和李久福爬過,有些熟悉,冇有幾分鐘就爬到了青鬆坡山頂。

山頂上槍聲密集,戰鬥激烈,高文和迅速的觀察了戰場形勢,信號塔上有一名日軍士兵,正在端著機槍掃射,其餘幾名日軍士兵,躲在山頂簡易工事後在猛烈的射擊,根本冇有人注意到從後麵已經上來了人,高文和喊道:“老李,乾掉信號塔上的鬼子,快”。

李久福槍法出眾,距離信號塔上日本兵隻有二十幾米,根本不用瞄準,“啪”的一槍,擊中日本兵的頭部,信號塔上的日本兵大叫了一聲,從信號塔上倒栽蔥的摔了下來,重重的摔在雜草叢中。

看到李久福乾掉了信號塔上的日本兵,高文和發揮自己的強項,順手扔出兩顆手雷,兩顆手雷都準確的扔進了日軍簡易工事,“轟,轟”,接連兩聲巨響,簡易工事裡的幾名日本兵瞬間被炸的血肉橫飛。

不待硝煙散儘,高文和幾個人就飛身躍上山頂,看到簡易工事裡橫七豎八的躺著幾名血肉模糊的日本兵,有兩名日本兵看樣子是傷的不重,踉踉蹌蹌的站了起來,混身上下還冒著青煙,端起步槍,嘴裡吱哇亂叫,向著高文和幾個人衝了過來。

“啪,啪”,兩名日本兵剛剛衝出簡易工事,不等他們衝過來,李久福就開槍了,李久福手裡是美式mi突擊步槍,火力威猛,但是槍身短一些,拚起刺刀不占優勢,李久福本人拚刺刀也不是強項,因此懶得和這幾名日本兵糾纏,搶先開槍,乾掉了這兩名日本兵。

赫平和郝明貴,魯明被日軍火力壓在巨石下,聽到爆炸聲,日軍的槍聲停歇,知道高文和等人衝上了山頂,立刻也從巨石後麵衝了出來,迅速的跑上了簡易工事,在工事裡,一名血肉模糊的日本兵似呼還有一口氣,身體翻滾不已,嘴裡嘟囔著:“八格牙路,八格牙路”,郝明貴不容分說照著日本兵的腦袋就開了一槍,“啪”,瞬間日本兵冇了聲息,郝明貴因為是喬裝打扮,冇有帶長槍,感到有些遺憾,不能用刺刀結果日本兵。

戰鬥結束,取得全勝,一共擊斃日軍十一名,讓高文和冇有想到的是這幾名日軍士兵配備的也是美式mi突擊步槍,可以鳥槍換炮,自己的隊伍可以每人一支美式m1突擊步槍,戰鬥力大幅提升。

這幾名日軍的確裝備精良,還有一挺德式mg-42輕機槍,這可是稀罕物件,是輕機槍之王,有效射程八百米,設計速度800-900發/分,是二戰時期最好的輕機槍,日軍歪把子機槍在德式mg-42輕機槍麵前,就是小兒科了。

高文和拿起德式mg-42輕機槍顛了顛,“哢,哢”,拉了拉了槍栓,槍膛裡還散發著濃濃的火藥味,轉身遞給身後的郝明貴,興奮的說:“二排副,你不是一直想要一挺機槍嗎,這挺德式mg-42輕機槍歸你了,怎麼樣,滿意嗎”。

郝明貴接過德式mg-42輕機槍,翻過來,掉過去,愛不釋手,感激的回答:“謝謝小排長,冇想到我們還能繳獲一挺德式mg-42輕機槍,以前我隻是在總部警衛營看到過一次,眼饞死我了,mg-42歸我了,哈哈”。

李久福也羨慕的拿起德式mg-42輕機槍看了看,拉了拉了槍栓,對郝明貴說:“大貴,這挺機槍你可得愛護,關鍵時刻能救命啊,打起仗來,一定要節製使用,不能用來拚刺刀”。

彷彿怕李久福奪走似的,郝明貴又把德式mg-42輕機槍拿了過來,回敬道:“不用你提醒,你槍打得準有什麼了不起,我有這把機槍在手,日本人肯定比你殺的多”。

陸珊和江嵐帶著幾個人在山下負責警戒,隻聽見山上先是響起一陣密集的槍聲,知道赫平和日軍接上火了,隨後有是兩聲巨大的爆炸聲,可以清晰的看到山頂上濃煙滾滾,陸珊知道戰鬥很激烈,就是不知道戰果如何,陸珊緊張的向山頂張望著,可惜青鬆坡山勢險峻,樹木茂密,除了了滾滾濃煙之外,什麼也看不到。

槍身聲停歇了,過了半個多小時以後,陸珊看到高文和和赫平帶著眾人從石板台階上走了下來,大家情緒熱烈,笑聲朗朗,一看就知道打了一個打勝仗,高文和來到陸珊麵前,立正敬禮:“報告,陸參謀,戰鬥結束,擊斃日軍是十一名,繳獲美式mi突擊步槍十二支,德式mg-42輕機槍一挺”。

陸珊也很高新興,本想問問高文和戰鬥經過,但是又一想,日軍信號塔被襲擊,日軍很快會發現的,於是命令道:“文和,你們乾的很好,我們還是馬上撤離吧,這裡臨近公路,日軍的增援部隊很快回來的,其他的事路上說,快撤吧”。

赫平讚許的說:“陸參謀,文和的計謀成功,我們自己還冇有損失,繳獲了一挺德式mg-42輕機槍文和是我們的諸葛亮呀,哈哈”。

回到熊耳村已經是黃昏時分,康老伯家正好處在山坡上,居高臨下,可以清晰的看到通往蘇北的蘇皖三號公路上的情況,隻見日軍的軍車和摩托車的來往不息,“看樣子,日軍是發現了信號塔遭到襲擊了”,陸珊站在康老伯家院子前麵的一棵榕樹下,舉起望遠鏡觀察著蘇皖三號公路上的動靜。

站在陸珊身邊的高文和,接著陸珊的話回答:“一定是發現了信號塔被襲擊了,熊耳村南邊德國公路已經被封鎖了,不過日本人肯定想不到,是我們襲擊了日軍信號塔,我們就隱藏在他們的眼皮底下,這裡的確是燈下黑”。

“文和,冇想到我們來到廬城東,第一仗就這麼順利,日本人一定很疑惑,我門會來到廬城東”,陸珊不無驕傲的說:“文和,你們很機警,打仗知道動腦筋,兩麵夾擊,消滅了日本人,還繳獲了美式mi突擊步槍十二支,德式mg-42輕機槍一挺,了不起”。

高文和被陸珊誇獎,有些不好意思,插卡話題:“陸參謀,我們下一步如何行動,總部有指示嗎”,陸珊點點頭回答:“是的,總部來電,最近c集團軍要在豫東一帶和日軍十二旅團會戰,要我們想辦法配合行動,我想最近幾天去豫東一帶活動,尋找機會配合總部的會戰”。

“是這樣啊,豫東一帶都是平原,我們人數有限”,高文和有些擔心地說:“大兵團會戰,小股部隊很難發揮作用”。

陸珊笑了笑,覺得高文和的想法有道理,就是有些幼稚,不懂得特種作戰的意義,“文和,你可不要小看我們這十幾個人,如果使用得當,會發揮大作用的,現在世界上特種作戰已經很普遍了,我們身處敵後,非常符合特種作戰的要求,炸燬日軍機場和港口就是例證”。

陸珊心裡有了一種設想,組建自己的特種作戰部隊,高文和幾個人作戰勇敢,善於山地作戰,作戰經驗豐富,還有幾名神槍手,隻要稍加訓練,就會成為優秀的特戰隊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