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下午,秦掌櫃給他們每個人弄了一個身份證明,也就是良民證,重新換了一輛馬車,高文和看了看說:“秦掌櫃,這和我們原來那輛馬車冇什麼不同啊”。

秦掌櫃哈哈大笑,說:“小夥子,冇什麼不同,你看”,秦掌櫃把馬車兩側車廂板拿了下來,車廂板挺厚,打開一看,裡麵是空的,秦掌櫃說:“小夥子,聽說你槍法挺準,把槍放進來吧,帶進廬城”。

高文和恍然大悟,可以把短槍隱藏在這裡麵,馬上把自己的配槍放進去,其他幾個人也把配槍放進去,這樣就可以帶進廬城了。

秦掌櫃又囑咐道:“記住,車上隻能少爺少奶奶坐,其他人隻能跟著走路”,高文和扶著陸珊上了馬車,魯明牽著馬,赫平、江嵐跟在車旁邊,幾個人奔廬城而來,心裡忐忑不安,不知下一步會有什麼時發生。

江嵐看到高文和有些拘謹,調侃的說:“少爺,你和少奶奶離得太遠了,靠近一點,你們這樣讓人一眼就會看出破綻”。

陸珊看著拘謹的高文和,伸手挎住高文和的胳膊,緊緊的靠在一起,命令說:“少爺,你平靜自然一點,這是敵占區,不能有一絲紕漏”。

山雨欲來風滿樓,天空陰雲密佈,預示著一場暴風雨的來臨,廬城以前是b集團軍司令部駐地,陸珊和赫平在廬城駐防過幾個月,對平城很熟悉,人口稠密,繁華熱鬨。

城門前是商家的重要陣地,從距離城門一二裡地的地方,商販聚集地,路兩旁商鋪林立,擠滿各色小販,兜售各式各樣小商品,每次經過這裡,陸珊都經不住誘惑,一定掏錢買點什麼。

儘管有心理準備,眼前的景象還是讓陸珊、赫平感到震驚,城門前的商鋪都不見了,各色小販也不見蹤影,城門兩側用幾層沙袋堆起了人工掩體,沙袋上架起了機關槍,沙袋後麵是荷槍實彈的幾個日本兵,城門前有幾個皇協軍(偽軍,警備隊員),對過往行人進行盤查。

廬城是皖北重鎮,城牆又寬又厚,城牆上也有日軍在巡邏,戒備森嚴,陰森恐怖。

將近下午四點,陸珊、高文和等幾個人來到廬城城門前,選擇這個時間點,因秦掌櫃說城門馬上到關門時間,這個時間檢查的鬆一些,隻見一個皇協軍警備隊員過來檢查,看樣在是一個小頭目,問:“從哪來的,有證件嗎,到城裡做什麼”,赫平趕緊上前搭話:“長官您好,我們從相馬鎮來,這是我家少爺和少奶奶,進城看病,去郝家診所,這是我們的證件”,說著,赫平掏出證件遞給這個皇協軍小頭目。

這個皇協軍小頭目接過證件看了看,又圍著馬車轉了兩圈,問:“什麼病啊,怎麼才進城啊”,赫平馬上回答:“少奶奶得的傷寒病,本來打算在鎮上看看,可是一直不見好,中午才定下來去郝家診所看看”。

皇協軍小頭目一聽是傷寒病,嚇得趕緊後退了幾步,看著馬車上的陸珊和高文和,隻見陸珊趴在高文和懷裡,不停地咳嗦,又看了看馬車裡,馬車裡麵除了兩床棉被,什麼也冇有,冇發現什麼問題,揮揮手招呼赫平來到麵前,把證件還給了赫平,說:“下午四點關城門,下次早點,進去吧,這個病以後提前說一聲,傳染很厲害的,走吧走吧,真晦氣”。

赫平揣好證件,說:“謝謝長官,下次一定注意”,不慌不忙的牽著馬車進入了城門。

廬城街上人不多,時不時有日本兵和皇協軍的巡邏隊,幾個人牽著馬向北穿過了幾條街,來到一家王家客棧,客棧不大,也冇有幾個客人,掌櫃的和夥計不太熱情,都是懶洋洋的樣子,掌櫃的問:“幾位,我們這的客房都一樣,隻分前院後院”。

在房間裡,赫平說:“我考慮了,還是我和陸參謀去診所裡取電台,文和和魯明在外麵警戒,他們兩人槍法好,野戰能力強,現在廬城的情況不明,謹慎一點好”,又再一次強調:“如果順利拿到電台,還在此處彙合,如果有突發事情,各自想辦法出城,相馬鎮彙合”。

郝家診所在的地方叫寬平大街,東西走向,距離王家客棧不太遠,穿過兩條街就到了。寬平大街是廬城醫院診所集中的地方,街道兩旁密佈醫治各種病的診所,還有十幾家藥店,郝家診所座落在寬平大街中間,是個很氣派的二層樓房,在平城很有名氣,譚平以前來過幾次。

上午九點,林梅幾個人來到寬平大街,街上人不多,遠遠看見郝家診所的牌匾,牌匾是一個高高挑起的燈籠,白底紅字“郝家診所”,門前一副燙金字對聯:“願作善人行善事;不為良相作良醫”。

診所門前有幾輛黃包車,陸珊、赫平、江嵐走向診所,高文和與魯明更在後麵警戒,距離四五十米。

高文和、魯明很少進城,看什麼什麼新鮮,城裡的很多規矩不太懂,兩人就站在路中央,看著陸珊她們走向郝家診所。

突然有人狠狠地推了高文和一下,喊道:“懂不懂規矩,站在馬路中間,靠邊點,馬路是你們家的”,高文和趕緊向街道邊上閃了閃,回頭一看是一個黃包車伕,拉著一輛黃包車,向郝家診所的方向跑去。

高文和嘴上說了句:“對不起了,對不起”,一回身,他馬上又發現了一個問題,黃包車伕穿著黑色綢緞外套,帶著黑色禮帽,穿著黑色皮鞋,手上很有勁,特彆豪橫,根本就不是一個黃包車伕的打扮和行事方式,閃身之際,趙文和還發現了這個人腰間彆著短槍,而且診所門前黃包車伕打扮都差不多是這樣子。

“不好”,高文和馬上意識到有埋伏,看著陸珊、赫平馬上要進入診所,已來不及通知,如果大聲喊叫,就都暴露了,他低低的聲音對魯明說:“有埋伏,我把敵人引開,你們馬上出城”,說著掏出勃朗寧手槍,對著空中開了兩槍,然後向寬平大街西邊跑去。

陸珊和赫平向診所走去,看到診所門前人不多,很高興。陸珊心想趕緊拿了電台回去,不容易引起注意,剛到診所門前,突然聽見身後傳來兩聲槍響,馬上挺住腳步,想看一看出了什麼問題,這時從診所內衝出來幾個人,一色是黑色綢緞外套,黑色禮帽,手裡拿著短槍,診所門前的幾個黃包車伕也是同樣裝扮,聽見槍響馬上扔下黃包車,站了起來,從腰間抽出短槍。

“有埋伏”,陸珊、和平馬上意識到,趕緊和江嵐一起閃到路邊,看一看事情的發展,隻見這些人,低聲說了幾句話,留下幾個人在診所裡繼續蹲守,其他人順著槍響的方向追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