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潔小說 >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 >   097破

-

因此當江太太對她說,許禾報警把江淮給抓起來之後,秦芝就暴怒了。

其實經過這麼兩個月專業係統的治療,秦芝的病情早已穩定且好轉,但畢竟精神方麵的疾病大多也隻是控製,並不能根除,稍微受點刺激,就很容易再次發作。

江太太一邊抹著眼淚,一邊添油加醋:“誰讓我們江淮太癡心了呢,許禾都懷了彆人的孩子,他雖然傷心欲絕痛不欲生,但卻還是舍不下,可許禾偏偏各種難聽話刺激他,我們江淮才忍不住動了手,許太太,您想想啊,這哪個男人被戴了綠帽子不動怒的?許禾至於就把我們江淮送進去嗎?我們可是把她當兒媳婦看待的,也是把您當親家母看待的……可現在江淮進去了,過些日子就要判了,許禾再不鬆口和解,您女婿就真的要坐牢了……”

秦芝越聽越氣,越聽臉色越難看,到最後,乾脆氣的一把摔了茶杯,蹭地站了起來:“她敢,她敢,她要是敢這樣做,我打死她這個小賤人!”

“親家母,您可千萬消消氣,您要是打她,她氣不過,再記恨到我們江淮身上怎麼辦呢?”

江太太拉著秦芝的手,嗚嗚嗚嗚的哭:“我們江淮說了好幾次了,等許禾一畢業就要結婚,還要把你們家的老房子買回來當聘禮的……”

秦芝的眼底就漸漸有了癲狂的情緒,她推開江太太的手,步子飛快的向外衝去:“車呢,快給我準備車,敢把我的好女婿弄進去坐牢,看我不撕了她這個小賤人……”

精神病患者發病的症狀之一就是會不停的說話謾罵,秦芝氣沖沖的上了車,一路上翻來覆去的都在詛咒許禾。

在秦芝眼裡,自己體貼溫柔的丈夫都是因為這個小小年紀就招三惹四的長女害死的,許禾本來就罪無可恕。

而現在,這麼好的親家和女婿,又被許禾給害成這樣,多好的江淮啊,長的高大英俊,嘴巴又甜出手又大方,許禾不但不珍惜,還為了一個野種把人家送進去坐牢。

秦芝恨不得扒了許禾的一層皮。

ps://m.vp.

江太太看著秦芝上車離開,立刻就收了眼淚,對著遠去的車子,狠狠呸了一聲。

等到事情塵埃落定,許禾還有這個神經病,她自然會狠狠收拾好好出一口惡氣。

而現在,也隻能捏著鼻子一口一個親家母的哄著秦芝。

江家司機將秦芝送到了許禾樓下,故意道:“許太太,聽說您女兒買了新房子,這冇接您出來享福,是真有點不孝啊。”

秦芝原本就受不得刺激,司機這樣一說,她對許禾的怒氣和不滿,瞬間就到了頂。

車子剛停下,秦芝就衝下車,站在樓下提著許禾的名字破口大罵起來。

許禾原本在臥室休息,還是李姐在陽台晾曬衣服,隱約聽到了樓下有人大喊許禾的名字,她忙打開窗探頭望瞭望,就聽到了秦芝一口一個小賤人的罵著許禾。

而樓下,很快也聚集了一大堆的人,衝著秦芝指指點點。

李姐趕緊去臥室找許禾,推開門時,看到許禾拿著手機坐在床邊,臉上是一片死灰的沉寂。

她剛剛從宋闌那裡知道,化驗結果出來了,那瓶藥是她一直吃著的長期避孕藥,並冇有被人給換掉。

許禾覺得造化挺弄人的,她之前心裡還在想著,要是化驗出來她的藥被人換了,至少趙平津那裡,她就有個合理的解釋,能讓他不像那天在醫院時那樣惱她,厭恨她,其實,她還是挺有職業道德的,並冇有算計他。

但現在,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是她太傻了,為什麼早冇想到,就算林曼做了手腳,她出事後,林曼也把做過的一切都抹平了,她在醫院住了這些天,林曼有的是時間和機會,還會等著她來抓她的把柄?

許禾很想笑,笑自己愚蠢,天真,異想天開,更想笑,到了這樣的地步,卻還在想著去趙平津那裡洗脫自己的罪名。

“許小姐……”

許禾緩緩抬起頭看向李姐,聲音慘淡:“怎麼了李姐?”

李姐看著她此時的模樣,心裡頭忽然有點說不出的難受,“那個,就是樓下有個女人,在喊你的名字,罵的很難聽……”

許禾放下手機,搖搖晃晃站起身,她還未走到窗邊,就聽到秦芝的聲音。

許禾隻覺得耳邊像是響起了刺耳的金戈鐵馬聲,她頭暈目眩,手腳一陣一陣的發軟,那種極致卻又無力的怒和委屈,潮水一般的洶湧襲來,她死死咬著牙,咬到口腔裡滿是血腥氣,眼底那強忍著的淚,才一點點的滾落。

李姐眼圈都紅了,忙過去扶住她:“許小姐,要不要報警?這也太欺負人了,也不知道哪來的瘋婆子,您還在坐小月子呢……”

許禾睜大眼看著李姐,眼淚綿密的滾落,嘴角卻翹了翹:“李姐,那不是什麼瘋婆子,那是……我媽媽。”

李姐驚呆了,好半天纔回過神:“這天底下哪有媽媽這樣罵孩子的,這,這真是,太過分了……”

許禾輕輕推開李姐的手:“我下去一下。”

“許小姐,您身子太虛弱了啊,她要是對你動手……”

“總不能讓她一直這樣鬨下去,影響到其他住戶。”

許禾搖了搖頭,其實她看起來雖然瘦瘦小小的,但內心一直很剛強,家裡出事後,很多人都等著看這一屋子老弱婦孺的笑話,但她強撐著一口氣,不肯讓親朋看輕,她總覺得,自己腦子也算聰明,學習也不錯,考上了好大學,辛苦也就辛苦這幾年,等到她畢業工作了,一切也都會好起來,所以,她從來都冇有心灰意冷,冇有想過放棄。

但是這一瞬,也許是身體太虛弱,以至於她精神也有點崩潰,許禾第一次有了破罐子破摔的想法。

秦芝如果真的打她,那就打死她好了。

死了,也就不用這樣累了,反正,她還有什麼呢,她自始至終,都是一無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