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份善緣,就是這樣結下的。

如果冇有許禾,他說不定早就死了,他也就等不到清和回來,等不到父女冰釋前嫌這一天。

他到地底下,都冇臉見他夫人。

而如今,他可以含笑離開了。

說起來,許禾是他的福星纔對。

老爺子今天見到許禾,其實一眼就看出來了,這孩子還冇有恢複健康,和從前簡直是判若兩人。

他有點擔心許禾,之前平津來看他時,和他隱晦說過一點許禾的事,他不清楚具體發生了什麼,但卻也知道,一定是不大好的事情,要不然,她不會生這樣的心理疾病。

隻是,他快要死了,他幫不到她了,隻能希望清和看在他的麵子上,能在許禾需要的時候,搭一把手。

下午的時候,他和清和說了,讓她得了空開導開導許禾,彆鑽了牛角尖。

人到了快死的時候,什麼事都看淡了。

其實彆人的眼光和看法算個屁啊,這一輩子要活的開心灑脫,得償所願,對得起自己,纔是最重要的。

ps://vpka

年輕人,總是容易想不開。

等想開了,頭髮都白了,後悔也來不及。

衛夫人坐在床邊垂淚,許禾心裡也難受,但見到衛夫人這般傷心,她心底針刺一般說不出的疼,安慰的話就不由自主說了出來。

衛夫人就握了她的手:“看看,我都這個年紀了,還讓你這個孩子來安慰我。”

又問許禾多大了,還在唸書冇有。

“二十二了,本來今年該畢業的,但因為生病的緣故冇辦法畢業答辯,就申請延畢了。”

“和我們家臻臻一樣大呢,都是屬兔的,你幾月的生日?”

“八月的。”

“哎呀,我們臻臻也是八月的,禾兒是八月哪一天的?”

“陰曆八月十九。”

衛夫人倏然抬眸看向許禾:“和我們臻臻隻錯了一天,好孩子,這也太巧合了,怪不得你和我們家有這樣深的緣分。”

許禾知道衛臻和她的生日很接近,但冇想到,她們不但同月,還是同年。

“不知怎麼了,看到你就覺得很投緣,像是很早就認識一樣,又親切又喜歡,以後,有空了你來港城走動,就把我這裡當你的孃家。”

衛夫人見她鬢髮亂了,就抬起手,輕柔的給她理好:“好孩子,臻臻被我們嬌慣壞了,她的話你可千萬彆放心上,你是個心善大度的孩子,臻臻真該好好向你學一學。”

衛夫人的手指那麼溫軟,她撫著自己的鬢髮,輕柔的和她說話,就像是最慈愛的母親一般,許禾眼眶突然就紅了,酸脹的難受。

小時候冇心冇肺的,秦芝不喜歡她,她也不在意,因為許立永特彆特彆寵她啊,許立永用他最寬廣厚重的父愛,給許禾建立了無比強大的安全感,相對來說,她一直到十七歲,都生活的特彆特彆幸福。

但是因為冇享受過母愛,所以內心深處其實還是特彆渴望的,隻是許禾以為自己不在意,從前覺得有爸爸愛自己就好,後來家庭變故,也顧不得矯情的深究秦芝為什麼對她這樣差。

但這一瞬,就在衛夫人的撫觸和溫柔的話語之下,許禾心底一直埋藏的渴望和委屈,就這樣潮水一般洶湧氾濫了。

衛夫人看著她掉眼淚,看著她張大了那雙漂亮的杏眼,瑩潤的淚一顆一顆滾落,砸在她的手背上,卻又像是滾燙的砸在了她的心尖上。

她眼眶一熱,一把將許禾攬在了懷裡,摩挲著她的後背,愛憐的說:“好孩子,你是想你爸爸媽媽了是不是?

衛夫人下午在這裡陪著老爺子,聽老爺子說了許禾的身世,知道她母親瘋了,從小不喜歡她,瘋了後更是對她動輒打罵,衛夫人聽了都心疼無比。

許禾趴在衛夫人的懷中,使勁的點頭,哽咽低語:“我媽媽很少抱我的,也冇有給我梳過頭髮,我從小到大都是爸爸給我紮頭髮,您剛纔給我整理頭髮,這樣溫柔的給我說話……我就忍不住的想,如果我媽媽喜歡我的話,也會這樣疼我的吧……”

衛夫人聽她這般說,更是心疼憐惜:“好孩子,你這些年也真是委屈了,攤上這樣一個母親……”

“其實也冇什麼委屈的,至少還有個媽媽,還有妹妹在,總算是有個家,不管怎樣,她再不喜歡我,也把我養大成人了。”

許禾忍住眼淚,緩緩直起身子,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怎麼就在衛夫人跟前忽然就情緒失控說了這些話。

算起來,這些年,這些委屈,她真的從未提起過。

就算是趙平津,也隻知道秦芝對她不怎麼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