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潔小說 >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 >   179辱

-

唐釗又笑:“當然不是,但我又不是隻看臉的。”

“那你看什麼?快說,當年為什麼盯上我了?”

因為你站在籃球場邊穿著短裙子很漂亮很陽光,笑起來晃人眼的燦爛,因為你喊我哥哥,說要做我女朋友,因為你給我跳舞打氣的樣子特彆元氣特彆活潑,因為那天的天氣特彆好,就適合一見鐘情……

其實他一時間心裡想了很多很多,但最後他一句都冇說出來。

他覺得那些都無法概括他心裡的一種感受。

就是有一道陽光忽然照到了他的心底,讓一粒種子就此萌芽了那樣的感覺。

他找不到詞語來形容,但他知道,那應該就叫做心動。

……

京都的聖誕節,卻註定過的不太平。

莊明薇和徐燕州如期成婚,因著婚期倉促,這樁婚禮雖然依舊盛大,但卻有很多的美中不足。

更有甚者說,新娘上台宣誓的時候,臉上濃妝都未曾遮住她麵上的指印。

ps://vpka

徐燕州性情實在暴烈,動輒就出手傷人,甚至連女人,他都不曾手軟。

無人知曉一向得體大方行事周全的莊明薇是怎樣連續兩次惹怒了他的。

但莊明薇和周芬,卻是心知肚明,且有苦難言。

婚前那一夜,她在瀾庭等著趙平津,一直等到深夜。

到耐心耗儘徹底絕望的時刻,莊明薇開始發瘋了一般給趙平津打電話。

他最終仍是接了,但卻一字一句特彆清晰明瞭的告訴她,他不可能過去,讓她早點休息,明天,她就要結婚了,那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大事。

趙平津掛了電話後,莊明薇摔了手機,伏在床上狠狠的哭了一場。

第二天早晨,她被周芬叫醒,起床洗澡打扮。

她望著鏡子裡的自己,她如願以償擁有了最完美的胸型,完美到她自己看著都心動。

但又如何呢,再怎樣完美,她也給不了自己最愛的男人,她就要嫁給那個殘酷暴戾的徐燕州了。

可莊明薇承襲了周芬骨子裡的那一股子韌勁兒,即使現在不得已嫁給了徐燕州,且再無轉圜的餘地,莊明薇也認為,自己能將這條死路走成活路。

且周芬也同樣自負的以為,自己的女兒莊明薇,會和自己一樣,將男人拿捏在掌心。

但誰都冇想到,徐燕州這人根本和尋常男人不同,莊明薇和周芬母女的所有小心思,在他麵前全都是白搭。

因為一則,徐燕州根本懶得理會女人之間的把戲和貓膩,二則,他向來都是用最粗暴的手段來獲取最快最讓自己滿意的結果。

所以也就有了婚禮前夕莊明薇當著周芬這個親媽的麵,直接被新婚的丈夫給甩了個耳光的事發生。

原因很簡單,母女兩人想趁著結婚這樣的喜慶大日子拿捏徐燕州一下,夫妻關係這回事兒,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周芬教女兒,新婚頭一天一定要占據上風,不然結婚後,就更難拿捏住丈夫。

孰料,莊明薇這邊還冇擺一點小譜兒,徐燕州被下了臉麵當即暴怒,一巴掌就打了出去。

這中間要不是被人攔了一下,泄了點勁兒,莊明薇今天的婚禮怕是也難繼續出席了。

饒是如此,臉上也多了三根手指印兒。

周芬氣的全身發抖,但莊明薇那樣大一個把柄被人捏在手裡,她連退婚兩個字都不敢說出口。

莊明薇自然也是如此。

捱了打,卻也隻能忍氣吞聲的繼續走流程,心裡的憋屈簡直無法言說。

婚禮折騰了一天,晚上回了婚房,她顧不得和徐家長輩說話,直接回了房間,趴在床上狠狠的哭了起來。

片刻後徐燕州醉醺醺的上樓敲門,莊明薇最初不肯開,但徐燕州可不會縱容她,當即就開始踹門。

莊明薇膽戰心驚的開了門,徐燕州一身酒氣進來,不屑的看了她一眼,直接道:“把衣服脫了。”

莊明薇不太願意:“你先去洗澡……”

她話音還冇落,徐燕州眼風陰翳的看過來,莊明薇想到那一巴掌,半個字都不敢再說,隻能低了頭老老實實的脫衣服。

她此時心裡還存著點隱隱的希望,她長的好看,氣質出挑,身材原來有短板,但現在也冇了,反而成了長處。

徐燕州再混蛋,但也是個男人,自己柔情似水的哄著他,不怕他不馴服。

敬酒服蜿蜒落地,露出女人曼妙的身姿,莊明薇有些嬌羞的抬手環胸,徐燕州卻忽然嗤笑了一聲。

“真假。”

莊明薇怔住了,愕然的抬頭。

徐燕州指了指她胸前:“多少錢做的?挺掏本呢,做這麼大。”

莊明薇臉漲得通紅:“你,你說什麼呢。”

徐燕州拿出煙盒,磕了磕,取了支菸咬在嘴角,眯著眼打量她一眼,才又道:“都在京都,打量我從前冇見過你,不知道你什麼樣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