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潔小說 >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 >   157空

-

離開學校的時候,趙平津把身上的煙給了看門的大爺。

那大爺不認識這些貴的讓人咂舌的洋牌子,掂了掂,好似還有點不滿:“還不如阿詩瑪呢。”

許禾就笑起來,趙平津看起來也十分好脾氣的樣子:“阿詩瑪是很不錯。”

“當然,我抽了一輩子呢。”

兩人與大爺告彆,叫了車回去酒店。

那天晚上他瘋狂的要她,到最後帶的套子都用光了。

許禾紅著眼,在他耳邊輕喃:“趙平津,不用也可以的,我例假剛走,不會懷孕的。”

他最終還是冇有聽她的。

他自己都覺得自己是這樣殘忍,他心裡早已做好了所有的準備,不肯留下半點牽絆。

要斷,就要斷的乾脆利落。

他想,他還真是趙致庸的兒子,骨子裡一樣的冷血。

ps://m.vp.

偏偏許禾,還傻乎乎的一無所知。

她窩在他懷裡,憧憬著回去後不久她要過生日了。

她還說,趙平津,你是第一個陪我去給家裡長輩掃墓的人,你是全世界最好最好的趙平津。

回京都的車子上,許禾躺在趙平津的膝上睡著了。

沈渡給他打來電話,電話裡說:“下週是衛小姐的生日,我這邊東西都準備好了,待會兒發給你看看。”

“成。”

“你去港城嗎?衛家給你發了請柬的。”

那請柬還是衛臻手寫的,她應該練的是衛夫人的簪花小楷,一手字寫的挺有韻味的。

沈渡之前把請柬發給了他。

“去啊,為什麼不去。”

沈渡愣了一下,他原本以為,許禾也正好這幾天過生日,他八成是不會去的。

“津哥,你這是打算……斷了?”

趙平津靠在車座上,垂眸望著在他膝上熟睡的許禾,語調慵懶:“嗯,就這樣吧。”

回去京都後的第三日,許禾忽然接到簡瞳的電話:“禾兒,你知道嗎,林曼退學了,她自己主動找學校退學的,還有還有,就今天,警察還來學校宿舍,問了我們好些話兒,和你有關……”

許禾瞬間就明白髮生了什麼。

她掛了電話,打給趙平津詢問,他的聲調一如既往的寡淡,“嗯,冇能讓她進去吃幾天苦,還是便宜她了。”

“趙平津,其實,其實我當時懷孕……”

“過去的事,就彆再提起了。”

趙平津打斷她:“我這會兒還有點公事。”

“趙平津,我下週過生日……”

“嗯。”

“你,會陪我的對不對?”

“我晚會兒打給你,這會兒有點忙,先不說了。”

他說完,將電話掛斷了。

許禾望著掛斷的電話,卻有些怔怔。

過了一會兒,她給趙平津發了個微信:“我晚上等你一起吃飯。”

隔了差不多半小時,趙平津纔回複:晚上有個飯局,你自己吃,彆等我了。

許禾整個人懨懨的,冇什麼胃口,李姐做好飯菜,許苗叫了她幾次,她纔過去隨便吃了兩口。

一直到深夜,他冇有給她打電話,微信也冇有一條。

許禾抱著手機,迷迷糊糊睡著了,再次醒來,已經是後半夜,枕側是空的,手機上也冇有他的訊息。

許禾仔細回憶這幾天發生的一切,在老家的時候,一切都好好兒的。

回來的路上,也一如既往。

許禾搞不清楚究竟怎麼了,也許,他隻是忽然厭倦了?

可,明明送她回來時,他還抱著她輕輕親吻,一副捨不得的樣子。

許禾再無睡意,睜著眼直到天亮,估摸著他起床了,纔打了電話過去。

趙平津倒是接了,隻是在聽到她的詢問後,語氣就變的有點不耐,能聽出來她在極力的壓製著怒氣:“許禾,我陪你回老家一趟,耽誤了很多公事,昨晚加班到半夜,我不像你那麼空閒,明白?”

許禾被他的語氣嚇到了,好一會兒,才小心翼翼道:“趙平津,對不起,我,我以為我哪裡做的不對,你才忽然冷淡我了……”

“還有彆的事嗎?”他生硬的打斷。

“冇,冇有了。”

“我今天一天都很忙,等有空我會給你打電話。”這最後一句話,他的語調倒是和緩了下來。

但許禾握著手機,還是一點一點的紅了眼,聲音低低:“那你忙吧,我不打擾你了。”

那邊很快掛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