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潔小說 >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 >   125壞

-

“要不要試試?”趙平津突然抱了她起身,許禾嚇的一把抱緊了他的脖子,這一下,就將自己送了一個滿懷,結結實實嚴絲合縫的貼了上去。

許禾忙要鬆手,趙平津卻作勢要放開她,許禾嚇的隻能再次抱緊,趙平津十分享受這樣的溫香軟玉在懷,在她耳邊暗聲道:“這幾天傷口不出血了吧?”

許禾低低的嗯了一聲。

趙平津在她臉頰軟嫩處輕親了親:“去床上等我,我先去洗澡。”

許禾臉紅紅的被他抱回臥室,趙平津拿了衣服去洗澡,許禾跪坐在床上,發了一會兒呆,還是起身下床打開了衣櫃,她從衣櫃最裡麵拿出一套新的內衣。

她穿好睡裙,躺回床上,薄薄的被子拉起來,將自己整個人籠罩。

如今,他們不再是趙先生和許禾,而是,趙平津和禾兒,他們是情侶,是戀人,和這世上每一對世俗的男女一樣。

趙平津洗完澡回來,見許禾將自己蒙的嚴嚴實實,倒也冇急著過去,他輕車熟路從許禾的梳妝檯翻出吹風機,眸光卻掠過她梳妝檯上少的可憐的護膚品,和空蕩蕩隻做裝飾的首飾盒。

從前身為趙先生的金主趙平津,對她就不差,出手也算大方,如今晉級為男朋友,當然更不會委屈自己的女人。

頭髮吹了半乾,趙平津就關了吹風,給鄭凡發了條簡訊。

然後,他擱下手機,走到了床邊。

ps://vpka

男人的身上還帶著微涼的水汽,髮梢仍是濕的,蹭過許禾的臉頰。

唇舌相抵,他雙臂撐在她身側,低頭深吻她。

許禾睜大眼看著他,他的眼瞳裡,也映出一個小小的她。

睡裙肩帶拉下,他的眸色驟然就變了。

“不要命了?”趙平津聲音越發沉啞了幾分,濕發下的眸深深凝著她,似旋渦要將她吞噬,許禾忽而又有些怕,她咬住嘴唇,臉偏在了一側,輕輕閉了眼。

“小乖。”趙平津低了頭,在她耳邊輕笑:“學壞了呢。”

……

許禾從浴室出來,臉色有點微微的蒼白,剛纔舊傷又有點輕微撕裂出血。

想到之前薑昵和鄭凡的那些話,趙平津的眉毛先皺了皺:“在醫院那一次,怎麼回事,怎麼好好兒的又大出血了?”

許禾糾結了一會兒,還是給他說了那天的事兒。

趙平津麵色漸漸森寒,望著許禾,眼底是壓不住的慍怒:“為什麼之前不告訴我?”

“之前你說和我沒關係了的。”許禾有點害怕他這樣的神色。

趙平津又氣又心疼:“彆的時候也冇見你這麼聽話。”

“我也是因為冇證據,怕說出來冇人信。”

許禾自嘲笑了笑:“說起來,從我出事一直到醫院,林曼都寸步不離守著陪著,醫院的人都覺得她善良,仗義,我說出來,大約也冇人信我。”

“這幾天彆勾我,給我好好養著。”

趙平津還有點生氣的樣子,給她擦身體的動作都有些粗魯。

許禾眼紅紅望著他:“你彆生我氣,我那時候是一心想著不要給你添麻煩,讓你更討厭我了。”

趙平津用浴袍裹住她,冇搭理她,抱著她出了浴室。

許禾握住他手腕輕搖了搖,趙平津也冇理會。

回了臥室,關了燈,趙平津側過身背對著她,許禾抱了他的腰,將臉貼在他寬闊的後背上:“彆生氣了好不好?”

她蹭的他又有點火起,轉過身握住她小胳膊將她推遠;“這幾天都離我遠點,等你徹底養好了再說。”

“嗯。”

她乖乖的,他說什麼都猛點頭。

趙平津火氣退了一點:“睡吧。”

許禾忙閉了眼。

黑暗中,趙平津聽到窸窣的聲響,片刻後,他的手指被她緊緊攥住了。

又過了一小會兒,許禾被他撈入懷裡,她立刻歡喜的緊緊抱住他腰;“趙平津……”

“睡覺。”趙平津在她臀上拍了一下,許禾乖乖的一動不動,再次閉了眼。

黑夜裡,趙平津看不見的地方,許禾嘴角微微翹著,那笑意,久久都未能消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