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潔小說 >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 >   122怦

-

怨不得老太太這樣的出身和見識,都說自己極喜歡衛臻。

老太太和江清和說笑幾句之後,就握了衛臻的手,愛不釋手的摩挲著,連聲誇讚不停。

衛太太笑的眉眼彎彎,做父母的,誰不喜歡彆人誇讚自己的孩子。

衛臻落落大方,笑容得宜,進退有度卻又應對自如,既不顯得過分的端著,回答長輩問話時又有著略微的小俏皮,卻又不顯得浮躁,在她這個年紀的名媛千金裡,算是掐尖了。

沈渡一直悄無聲息打量著衛太太和衛臻母女,今天老太太口風裡透出來對衛臻的喜歡,沈渡心知,這事兒八成是要往下進展的。

他覺得衛臻還是堪配趙平津的,她母親江清和出身不錯,江家就算大不如前了,但從前在京都也恢赫過,而衛誠儒,倒是讓沈渡有些惺惺相惜。

因為衛誠儒原本出身書香世家,十分的清貴,但少年喪父喪母家道就中落了,這也是為什麼當年江家拚死反對的原因。

一個在走下坡路的大家族,是十分仰仗兒女聯姻來保持家族的榮耀和輝煌的。

衛誠儒當時真是窮的叮噹響,大學都是江清和偷偷資助他唸完的。

而如今衛誠儒功成名就,重振衛家,且在業內名聲口碑都極好,若是娶了衛家女,對趙平津來說,百利無一害。

更何況,衛誠儒和江清和夫婦隻有一兒一女,長子性情十分敦厚,已娶妻生子,而唯一的小女兒,是夫妻倆的掌上明珠,視若珍寶,衛誠儒早就放過話的,將來女兒出嫁,要以一半衛家陪嫁。

ps://vpka

趙平津當然不會在意自己妻子的陪嫁是否豐厚,趙家正如日中天,不會利用兒媳婦的出身來錦上添花,隻是衛臻事事出挑,萬裡無一,沈渡就覺得,這真是極好的良配。

再看趙平津,依著沈渡對她的瞭解,他至少對衛太太母女是不反感的,甚至,比他之前想的態度還稍好一些。

“這就是我那個不爭氣的長孫。”老太太一手拉著衛臻,招呼趙平津和沈渡過來,對江清和和衛臻道:“這是沈渡,從小就跟我們平津一起長大的,關係最好。”

衛臻溫婉一笑,輕言慢語和兩人打了招呼,就十分矜持規矩的站在老太太身側,微垂著眼簾,冇再多看一眼。

但衛太太卻十分敏銳的發現,自己女兒的耳尖有些隱隱發紅。

她唇角微抿,視線落在趙平津身上,他正扶著老太太,哄著老人家開心。

生的相貌是再無什麼可說的,趙家的男人,個個都是容貌出挑,能力亦是出眾,在年輕一輩裡,算是極其出挑的,品性,容貌,出身,身高,才乾,樣樣都無可挑剔,想到衛誠儒對女兒的疼惜,江清和不由得抿嘴笑,這樣一個女婿,想必才能入衛誠儒的眼。

而且,趙平津的名聲也不錯,這些年在京都,也冇像那些花花公子一樣傳出什麼不堪的事蹟,隻是隱約聽說,從前倒是有過喜歡的人,但這也正常,他這樣的出身容貌,招惹的桃花定然是少不了。

隻看以後吧。

一行人落座,老太太就吩咐餐廳那邊準備開席。

江清和說話語速稍慢,十分柔軟和善,她雖到了這個年紀,但一雙眼眸卻仍是清透澄澈的乾淨,因著身體不大好,整個人看起來稍顯柔弱,但卻又不是那種菟絲花,一味依附著男人,以丈夫為天。

若非如此,也不會在二十多年前做出那樣匪夷所思跟人私奔的事兒來。

趙平津就覺得這個衛太太倒是有點江老爺子的影子,在如今江家這個亂七八糟的圈子裡,算是清流了。

因此,他對衛太太就十分的尊敬客氣。

老太太見狀,心裡就舒坦了幾分,看看身側的衛臻,又看看長孫,怎麼瞧都是天作之合的一對。

自己的孫兒自己瞭解,平津看起來為人冷淡不怎麼好接觸的樣子,這些年瞧著也逐漸沉穩能獨當一麵,但老太太卻知,他骨子裡實則還是叛逆倔強的,所以,就算現在心裡迫不及待想要促成好事,但卻也不能操之過急。

而且衛臻剛二十一歲,衛家也早就放出口風,不會把女兒這樣早嫁出去,他們夫妻捨不得,是要多留兩年的。

那就慢慢來好了,隻要第一次初見的印象不差,那就是開了個好頭。

老太太心中盤算著,衛臻一邊規規矩矩的用餐,一邊卻忍不住抬眸看一眼趙平津。

他正含笑與母親說著話,襯衫衣袖捲起了幾褶,露出一截肌肉線條格外流暢的手臂。

衛臻的視線從上麵掠過,想到方纔他走過來時,身高腿長,身姿挺拔的模樣,心頭不免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