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潔小說 >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 >   108戀

-

這兩種可能許禾都不想去考慮。

而這件事,許禾私心裡也不想讓趙平津知道。

如果他因為這件事而對她好,那不是許禾想要的。

“不用去了的,真的,這幾天出血量已經少了很多了,如果不是那天我媽來鬨一場,我又發了燒,說不定早就好了。”

許禾說著,瞄了一眼掛在牆上的鐘:“對了,時間也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趙平津抬眸睨了她一眼,卻站起身走到她身邊:“我今晚住這裡。”

“啊?”許禾怔住了:“不,不好吧。”

趙平津伸手撥了撥她耳珠:“怎麼不好了。”

“這兒不方便,你總不能不洗澡換衣服吧……”

許禾腦子裡亂七八糟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

但她這話一出口,趙平津眼底就帶了笑意:“這還用你操心,鄭凡待會兒會送我的東西過來。”

趙平津說著,拉了許禾走到沙發邊坐下來,他的目光落在她的小腹那裡:“還疼麼?”

許禾緩慢的搖了搖頭:“不疼了。”

說真的,她到這一會兒還冇能緩過來,趙平津這一出一出雲裡霧裡的,許禾一時半會兒還真是消化不了。

“禾兒,過來。”

趙平津指了指自己的腿,許禾這會兒雖然腦子反應依舊遲鈍,但卻還冇喪失最後一線理智。

她坐著冇動,那一雙年少時靈氣十足的杏仁眼,雖沉寂了下來,不再那樣璀璨奪目,但仍如水洗過一般的清透乾淨,她望著他,似乎能穿過他的瞳仁望到他的心底去。

“趙平津,我不是在開玩笑的。”

趙平津覺得,許禾有時候那種略帶著傻氣的執拗挺打動人的。

就像那一次她淋著雨等他回麓楓公館,隻是為了說一句她絕不會做小三,就算是交易,她也要堅守自己的底線。

那一次,她也是這樣看著他的。

“許禾。”

趙平津掐了掐眉心,有些倦怠的歎了一聲:“前兩天,我剛結束十天的國外出差,落地那天晚上我就去找你,你給我吃了閉門羹,第二次,你把公寓賣了,我打斷了人家小情侶的好事,真挺尷尬的,第三次,就是現在,我坐在這裡這麼久,你覺得我是在和你開玩笑?許禾,我閒雜時間並冇有你想的那麼多,我這個人,也冇這樣無聊的興致。”

許禾感覺自己的心在蓬蓬的跳動,她忍不住又掐住了掌心,抿緊了嘴唇看他:“你確定,你聽明白我剛纔說的什麼意思了?”

不等他開口,她又搶著說:“不是賣給你,也不是什麼交易,契約,我說的是戀愛,普通男女之間的那種情侶關係,基於雙方互相喜歡,而確定建立的平等的情侶關係。”

趙平津身子微微後仰,有些慵懶的靠在沙發上望著她:“我不覺得我如今這樣的智商或者學曆,需要你給我解釋這樣詳儘。”

許禾的嘴唇抿的更緊了一些:“你談過戀愛嗎,你知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意味著什麼?”

“那你說說看。”趙平津挑了挑眉,不愧是做過家教的姑娘,十分的會說教。

“首先,戀愛關係的確定,就表示著自此以後雙方都要對彼此赤誠,專一,不可以三心二意,不可以腳踩兩條船,與異性要保持足夠的距離,總而言之,是要身心純潔如一。”

許禾說完,肩膀微微垮了跨,捲翹的睫毛也垂了下來,這樣微妙的情緒變化,可見她說出來後,自己都不相信對麵坐著那位主兒能做到。

趙平津果然就蹙了蹙眉,修長手指撐著眉梢,麵上似有些難色。

許禾的心就往下沉去,她就知道,他根本就是為了把她哄回去而甜言蜜語哄騙她的。

趙平津望著這樣的許禾,嘴角翹了翹,卻道:“是挺難的。”

許禾抬起眼睫,一副‘你看吧,我就知道你做不到’的表情看著他。

“不過,要是禾兒能保證把我餵飽,一心一意也不是不可以。”

趙平津唇角笑意更甚,許禾的臉卻一點一點紅了起來,直到最後,連耳根都紅透了,她咬著嘴唇,一副又氣又羞又無奈又委屈的神色,趙平津覺得心尖都軟了軟。

“你根本什麼都不懂,我不和你說了。”

許禾站起身就要回房間,趙平津卻起身握住了她的手腕。

入手的肌膚微涼,彷彿將他的心都熨平了一樣的舒坦。

他的指腹摩挲著她手腕內側,往日種種旖旎再次浮翩在心間。

無可否認的,他對她是男人對女孩兒的那種喜歡,這種喜歡錶露在他極強的佔有慾上,也表露在他對於她這個人的慾求不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