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一日想起書中寫過,賈元春是大年初一的生日,現在快過年了了,是不是應該給這個可愛的小妹妹準備生日禮物了,也不知原主之前都送些什麽,於是便喊來喜鵲探問。

“可記得去年妹妹生日,我送了什麽給她?”

“大爺不是每年都寫一幅字嗎,怎麽還來問我,老爺說都是自家人,年紀又小,不必慶什麽生,不拘什麽送送就行了,這幾年,大爺都是送字的。”

“看我都忙糊塗了,今年想送點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