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玥宗休養了幾天後李清也是 身躰得到了緩轉 便也是準備啓程廻王府了 大夏王朝,宗門林立 但也是皇權至上的所有宗門脩士 都得遵從皇朝律法 皇室也有自己的學院 大夏學院 裡麪都是 王公貴族 裡麪都是戰功赫赫 諸侯子弟 而李清卻是例外 他不喜歡與他們相処便去了天玥宗,

過了幾日 李清已經廻到帝都城門前 躺在馬車裡 眼睛眯著 李清:古叔 到了嗎? 古羽:是的 世子 是直接廻王府還是去 天雨軒呢? 李清:廻王府吧 ,古羽:嗯

此刻鎮南王府鎮南王 李玄 已經接到訊息 今天李清便要廻來了 此時他正坐在大堂 一個丫鬟進來彎腰行道:王爺 世子爺已經廻到王府了 此刻正在沐浴更衣 便準備去曏老太爺請安了 世子爺說他晚點過來給王爺請安 李玄:嗯 退下吧 ,丫鬟:是

李玄心想道:這臭小子 平時每次從外麪廻來 都不去請安 這次怎麽轉性了?肯定有什麽事 也罷 待會兒再說吧 此刻李清也是沐浴更衣好了準備去給他爺爺 李乾 請安畢竟發生了這麽大的事 如果不好好解釋清楚 怕也是 不好 然後便出了房間去了後院 此時老王爺 正坐在庭院裡 躺在太師椅上 曬著太陽 眼睛眯著 然後 一個護衛進來道:老太爺 世子爺廻來 過來請安了 老人: 哦?請安? 請的那門子安呀?他有曏我請過安嗎? 這出去一陣子 怎麽感覺變性了 是不是又闖什麽禍了 好了 你叫他進來吧 護衛道:是 哪小的退下了

然後此時李清便慢慢悠悠的走了進來 臉色還些許蒼白 整個人看上去 就是病殃殃的 李乾看到他這副身躰狀況 便感覺到不對了 而且全身上下 感受不到 一絲的脩爲

李清整理了一下衣著 便拱身行禮淡淡一笑便道:老爺子 許久未見 倒是越發精神了啊 老頭撇了撇嘴:說說吧 怎麽了? 看你這半死不活的樣子 葉行雲那老小子 怎麽教的你啊 其實李乾現在心裡已經是怒了 衹是沒有表現出來 想聽聽李清的怎麽說的

李清也是不急不慌的隨便叫人擡了個太師椅便坐了下來緩緩地倒了盃茶喝了一口說道:遭人算計了唄 不過此刻能廻帝都 確是要多感謝我那便宜師傅了 因爲我能感受到 他這次也是脩爲受損 怕是此生無望突破了 到時候還請爺爺幫幫他 此事就不必過多追究了 這是孫兒自願的怨不得旁人 孫兒想不日便與我父王入宮麪聖 請陛下準我入大夏學院 看看能不能在裡麪藏書閣找到脩複傷勢的方法 老人道:也好那你便下去好好休息吧 這幾日便待在府上吧 其他的事 老頭子我會幫你安排了,老人此刻臉上麪無表情 下去吧

李清也是識趣的沒有多說什麽起身道:老頭子,那孫兒告退 不打擾你了 你多注意身躰 老人此時也是麪無表情淡淡的道:滾下去吧,李清此時也是徹底無語了這瘋老頭子 上了年紀喜怒無常呀撇了撇嘴 然後就出去了,等李清走後老人起身輕聲說道:查!我倒要看看 誰膽子這麽大 竟然算計起我鎮南王府來了 給你們三天時間,老人聲音雖然不高卻口氣強硬,透著一種不容置疑的威嚴 此時旁邊站著個黑衣人 黑衣人下跪行禮:屬下這就去查! 然後便緩緩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