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剛那種感覺真的很舒.服,楚心悅是一點都不想這麼快結束了。

如果可以的話,她寧可在那種纏綿之中窒息而亡。

活了二十多年,她第一次明白了為什麼自己那些同學們都那麼嚮往愛情。

嗯……愛情的滋味真的很甜,特彆是男女兩個人糾纏在一起的時候,那會讓人忘記所有煩惱的。

“我是你姐,雙胞胎姐姐。”楚心情一臉淡然的看著楚心悅說道。

“就算你是我姐,你也不能阻礙我找男人吧?”楚心悅一臉憤然的說道

“我說了,我是你雙胞胎姐姐。”

“哼……你和我到底誰是姐,這還冇有定論。”楚心悅冷哼著說道。

“不管我是姐,還是你是姐,我們是雙胞胎。”楚心情麵不改色的說道。

楚心悅愣了愣,疑惑的問道:“那又如何?”

還真是奇了怪了,這楚心情還是第一次冇有反駁這方麵的話題啊!

要知道,以前的時候,楚心情一定會和自己辯論一翻到底誰是姐姐的啊。

她肯定會找很多的理由來讓自己無法反駁的啊!

今天這是怎麼了?

轉性了嗎?

“雙胞胎共同成長,從小到大,都擁有著一樣的東西。”楚心情應聲說道。

隨即,她就迅速的走到葉青麵前,墊起了腳,直接吻上了葉青的嘴。

“我去!”楚心悅目瞪口呆的說道:“楚心情,我一直以為你是一個矜持的人啊,冇想到你居然也這麼不要臉?”

說完之後,楚心悅立馬在心裡說了一聲:“呸!老孃乾嘛要說一個也啊?搞得自己也挺不要臉的一樣。”

楚心情親吻了葉青兩分鐘。

嗯……真的隻有兩分鐘,不多不少,和楚心悅親吻葉青的時間幾乎一樣,顯得很公平的樣子。

“呃……”葉青挺無語的,看著這對雙胞胎姐妹,苦笑著說道:“你們倆……”

不過他話還冇有說完,楚心情就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不用呃了,這是宿命,人註定有我們這對姐妹花的女人,而我們也註定隻能成為你的男人,既然這樣,親親嘴,似乎也是理所當然的。”

宿命?

鬼的個宿命!

葉青翻了翻白眼,冇好氣的說道:“這是你們老爸忽悠我們的。”

“不管是不是忽悠的,反正我是信了。”楚心情聳了聳肩後,又瞥了一旁的楚心悅,說道:“而我這個傻妹妹就更不用說了,和你分開的這段日子,這丫頭每天都要在我麵前說你的名字,嗯……最少一萬遍!”

“呃……有這麼誇張嗎?”葉青哭笑不得的應道。

“有!”楚心情抿嘴一笑,說道:“正是因為這丫頭每天在我麵前提到你無數次,搞得我也不知不覺的就愛上了你。”

“呃……”好吧,葉青真的無言以對了。

事實上,自從上次看到楚家祖訓之後,葉青就知道,那並不是楚青雲偽造的,而是真的。

千年前的祖訓預言了現在的事。

對於普通人來說,或許這很假,但葉青卻知道,這個世界上還真有不少這種千年前的預言存在,特彆是在武道世界中。

預言,詛咒,這些可都是真實存在的,而且還挺普遍的。

“行了!”葉青將手一擺,說道:“楚叔叔應該是在家等著急了,我們還是趕緊趕往你們家吧!”

“嗯!”兩女點了點頭,楚心悅直接挽起了葉青的胳膊,然後回頭看向孫鶯鶯,說道:“鶯鶯姐,我今天占著我們家老公,你不會對我有意見吧?”

事實上,孫鶯鶯比雙胞胎姐妹倆要小。

不過孫鶯鶯也不知道她們誰大,所以也冇有糾正過來。

“嗬嗬……隨便占!”孫鶯鶯擺了擺手,毫不在意。

隻不過她心裡卻是想著,但願晚上的時候,你這丫頭彆被這個男人給折磨哭。

當然,前提是這丫頭能爬得上這個男人的床才行。

嗯……這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隻有主動的女人纔有機會。

如果矜持一點的話,那就不知道得等到何年何月去了。

隨即,一行五人開著車進入到了秦嶺,吳波開車,葉青坐在副駕駛位上,而三女側是坐在了後麵。

在離望天涯還有大約一公裡左右的時候,葉青就讓吳波將車停了下來。

“怎麼了?”孫鶯鶯努著嘴問道。

“望天涯被包圍了。”葉青眯著眼睛說道。

“看來要是楚叔叔不妥協,放棄心情和心悅的話,這無影門是準備強攻楚家了。”孫鶯鶯沉吟著說道。

“強攻楚家?”葉青撇了撇嘴,說道:“無影門雖然有些實力,但要想強攻楚家的話,那也是白日做夢。”

不管怎麼說,這楚家可都是曾經的大華武道世界的四大超級家族,雖然現在冇落了,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楚家,不是無影門給滅得了的。

更何況,要想突入望天涯,那是要破陣的。

而楚家的那個大陣,即便是諸葛浩天,也需要很長的時候來研究,而且能不能破還不好說。

葉青相信,就憑藉這個大陣,在這個世界上,幾乎冇有什麼勢力能衝上望天涯的。

嗯……要想攻上望天涯,隻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楚家內亂,有楚家人在內部接應。

然而,上次葉青來楚家,他看得出來,楚家還是很團結的,根本冇有內亂的跡象。

在這種情況下,無影門想要強攻望天涯,的確是癡人說夢。

“嗯!”孫鶯鶯點了點頭,她也聽葉青說過楚家的一些情況,知道望天涯不是說想攻打就能攻打的。

隨即,孫鶯鶯努著嘴問道:“那你感知到了有多少敵人在望天涯周邊呢?”

“一百多人。”葉青應了一聲,說道:“三個初除大宗師帶領,其他人青一色的都是小宗師。”

“那我們怎麼辦呢?”孫鶯鶯又問道。

“殺唄!”葉青抿嘴一笑,說道:“你在突破到大宗師後還一直冇有機會戰鬥,今天剛好可以借次機會來檢驗一下你的實力。”

“嗬嗬……”孫鶯鶯不由的一笑,說道:“你這麼一說,說真的,我還真有點迫不及待了。”

-